第3450章 杀人事件 - 神医弃女

第3450章 杀人事件

那血迟见了叶凌月嘴里大呼小叫道。 “女神,好久不见,我可想死你了。” 血迟自打那一日被尉迟青强行带回去之后,就整天无精打采,好不容易有了借口,可以来找叶凌月,立马屁颠屁颠跟了过来。 说着,血迟撒腿就往叶凌月跑去,准备给叶凌月一个热情的拥抱。 “血迟,还律的命来。” 冬弥君悟一见血迟,分外眼红。 只听得空气一阵爆炸声,一股雪暴飓风拔地而起,直冲向血迟。 血迟又岂是善类,只听得嗤的一声,他的手掌就如烧红了般,大放红光。 轰的一声,血迟掌势大盛。 那掌在半空无限膨胀,将雪暴飓风狠狠震碎了。 “血屠掌!” 嗜血魔君血迟的成名绝技,就是血屠掌,那掌力携带着血煞之气,威力惊人,能开山碎石。 且中了此掌的人,会身中血毒,这种毒,一天天入骨入肉,直到身体溃烂开,化为一滩血水。 异域的人,也正是如此,才会听到了血迟的名字就闻风丧胆。 血屠掌洞穿了雪暴飓风,直朝着冬弥君悟的印堂轰去。 冬弥君悟不敢大意,却见其凌空一指。 指力和掌力碰撞在一起,冬弥君悟生生被逼退了数步,若非是冬君悟身上穿着冬弥家的宝甲,只怕早已被击伤。 “君悟哥!” 冬弥家的几人俱是一惊。 “冬弥君悟,你一言不合就开打,似乎不大合乎规矩。” 尉迟青在旁看了片刻,见冬弥君悟还要动手,这才开了口。 “血迟杀了律,我不过是替他报仇罢了。” 冬弥君悟没想到,血迟的实力竟如此之强。 “血迟杀了律?冬弥君悟,你们这是恶人先告状。分明是你们的人先杀了我尉军的人。” 尉迟青一听,很是不满。 他一大早来找冬弥君悟,就是因为昨夜他有几名尉军手下,外出巡逻,哪知就被冬弥家的人给杀了。 “胡说八道,我的人昨夜都在天工帐篷里,怎么可能去杀你的人。” 冬弥君悟勃然大怒。 “我的人亲眼目睹,又怎么会骗人。曹虎,你出来看清楚了,昨晚杀人的到底是谁?” 尉迟青命令他手下侥幸余生的一名武者站出来认人。 这几日,尉迟青也一直命人在诅咒之原搜索天兽的下落。 只是和冬弥家一样,他没有半点发现。 不过,他下午得到了风声,说是冬弥家似乎发现了天兽的行踪。 尉迟青就打算,命人监视冬弥家的人。 哪知道,他的人马还未监视多久,就被冬弥家的人给杀了。 当然这件事,好面子的尉迟青是绝不可能说出口的。 一名左臂受伤的男武者走出来,他在冬弥家几人中看了个来回,一脸的茫然,随后就摇了摇头,示意杀人者不在其列。 “怎么,不是他们?” 尉迟青分明记得,曹虎早前说,对方使用的乃是冬弥家的绝学。 “对方的确是冬弥家的人,早前属下看到过。他早前,和那位姑娘站在一起,和血迟少爷一起击杀鬼鳗。” 曹虎说道。 “你说的是冬弥律?” 尉迟青也大吃了一惊,他和冬弥君悟齐齐看向了不远处的那口棺材。 由于身在诅咒之原的缘故,当地环境很是有限。 冬弥君悟就和几名兄弟一起辟了口冰棺给冬弥律。 “这怎么可能,律昨晚明明已经死了。” 冬弥家的人面面相觑。 冬弥君悟命人打开了律的棺木,律的尸体还好好的在里面。 曹虎上前看了看,虽说律已经面目全非,可他的身形以及衣物,曹虎却是人的一清二楚的。 “就是他,昨晚就是他杀了我们几名兄弟。他是名巫尊,当场还使用了几张符箓,那些符箓的残骸我都留着。” 说着,曹虎就拿出了一些符箓的残骸。 冬弥家的人辨认后,确认了那的确是冬弥律的符箓。 “这下子可是真相大白了,冬弥君悟,你可还有话要说?” 尉迟青沉着脸。 他手下的这些尉迟军都是自小就跟他一起长大的,情同手足,冬弥律一连杀了他好几个手下,这口气,他咽不下去。 “律昨夜,一直在天工帐篷外罚站,我们发现他时,他已经死了。试问他若是真的杀了人,哪来的时间赶回来,更何况,他的死状极惨,绝不可能是自杀。” 冬弥君悟也不明白,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整件事,显得扑朔迷离。 “就算不是冬弥律,那也必定是你们冬弥家的其他人。” 尉迟青查过,方圆几十里外,只有冬弥家和尉迟家两顶帐篷。 早前冬弥家和他们起过冲突,双方又都是为了天兽而来,冬弥家的嫌疑最高。 “我们队伍里,只有律一人是巫尊,也只有他……” 冬弥君悟说了一半,顿了顿。 “还有一人懂得用符,叶凌月她也是巫,而且她在符箓方面的造诣,比律还要高。” 冬弥琴香抢先说道。 不等叶凌月反驳,血迟就嗖的一声,站在了叶凌月前头。 “开什么玩笑,我家女神犯得着偷偷摸摸去杀几个尉军?她只要给句话,我就帮她把全尉军给屠了。” 尉迟青的嘴角抽了抽,狠狠瞪了眼血迟这胳膊肘往外拐的牲口。 “我更相信,杀人的另有其人,他想要挑拨尉迟家和冬弥家,自相残杀。” 叶凌月忽说道。 她的话,犹如定海神针,让尉迟青和冬弥君悟都是镇定了几分。 “你说这话可有凭据?” 尉迟青不善地打量着叶凌月。 这女人,身份神秘,又长得过于美艳。 只是一眼,就让血迟神魂颠倒。 “就凭,律的死和尉军的死,你们都找不到真凶是谁。对方的做法,分明就是为了声东击西,我怀疑,是天兽从中作祟。” 叶凌月从看到冬弥律的尸体时,就已经开始怀疑。 “天兽?不过是个兽族,怎么可能这般狡诈。” 冬弥君悟也有几分不信。 “我们可以静观其变,那天兽一次不成功,必定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叶凌月坚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