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2章 血祸 - 神医弃女

第3452章 血祸

叶凌月说话时,她身旁的冬弥君悟忍不住问道。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是说,就快到目的地了。” 暴风雪对于叶凌月而言,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她自从在幽冥鬼王的帮助下,突破了太阴圣体后,身体素质又上了一个台阶。 诅咒之原的恶劣天气,她最初有些不适应,可带了多日后,身体已经适应了这里的寒冷。 加之小乌丫自从完全融合了不死冥凰的魂魄之后,叶凌月将其揣在了怀里,就如塞了个小暖炉似的,一点也不觉得寒冷。 所以,叶凌月早前连一件斗篷都没有。 还是血迟那家伙,死活把自己的斗篷让给了叶凌月。 关于天气恶劣和天兽的关系,还是小乌丫获得了不死冥凰的记忆后,告诉叶凌月的。 小乌丫说,不死冥凰的这个死敌,最擅长的就是制造恶劣的天气。 而且实力越强,它影响天气的能力就越强。 尽管不知道,这几日接连的杀人事件,是否真的和那天兽有关,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那就是对方必定在实施什么计划,它早就已经盯上了诅咒之原里的每一个家族。 叶凌月相信,它必定隐匿在什么地方,暗中窥探她们。 一想到这里,叶凌月就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叶凌月说完没多久,前方果然就出现了一片橘黄色的灯光。 一座天工帐篷出现了。 在异域有个说法,要看一个异魔家族实力的强弱,就要看其天工帐篷的大小。 叶凌月看到的这一顶天工帐篷,比冬弥家的略小一些,想来对方的家族实力,也要比冬弥家弱一些。 “那是墨家的营地。” 尉迟青说道。 “墨家?你说的可是几千年前曾经一度很强大的墨家?” 冬弥君悟对墨家不是很了解。 他是南边的家族,墨家是东边的势力。 “就是那个墨家,墨家最鼎盛时,出过十余名进入天魔池修炼的子弟,其中一人,从离开天魔池后就被封为了墨侯,还被天魔廷选派去了做任务。只可惜墨侯去做任务之后,就一去不回了。外界一直说他已经陨落了。” 血迟在异域闯荡,对于各种消息知道的要比两位世家子弟多得多。 “你们说的墨侯难道就是墨离?” 叶凌月一惊,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那顶比夜色还要漆黑几分的天工帐篷。 没想到,她会遇到墨离的族人。 “就是他。看不出啊,女神你的消息还是挺灵通的。” 血迟调侃道。 “那你们可知道帝青玄?” 叶凌月灵机一动,忽问道。 她一直不知道,帝青玄的来历,既然到了异域,她大可以打听下帝青玄的消息,没准还能知道一些关于帝莘的消息。 听到帝青玄的名字时,血迟的脸僵了僵。 “姓帝,那一定是帝魔家族的人,那个家族,可不大好招惹,尤其是那个叫做帝释伽的。” 尉迟青拍了拍血迟的肩膀,接过了话茬。 叶凌月还想再追问几句,这时,前方蹿出了几道黑影,有人厉喝道。 “来者何人?” 尉迟青和冬弥君悟互看了一眼,尉迟青走上前去,拱了拱手。 “在下尉迟青,是尉迟家的,听闻墨家出了些事,特来拜见墨家的少族长。” 天工营帐内,墨家的少族长半张脸上满是伤药,帐篷里,已经成了个临时的停尸房。 负责这一次天兽试炼带队的,乃是墨家的墨长空,墨家一共来了十三人,昨夜和张家起了冲突,墨家直接就死了七人。 张家的情况也没好多少。 张家的少族长带了十五人过来,死了九人。 两家闹得不可开交,直到最后因为天气的缘故,才被迫各自回了营地。 一听说尉迟青在外头,墨长空神情一紧。 “尉迟家的?该不会是张家的人找来的援手?” 正如血迟早前所说,墨家在墨离还在的那些年头里,是很风光的,曾经和尉迟家相差无几。 可好景不长,在墨离进入了天魔池,得了天魔廷的赏识后,就离开了家族。 就连他的生生父母,都没能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 墨离走后,墨家就跟中了诅咒似的,接连有多名墨家的子弟被杀。 墨家也开始没落,几千年后,从一个异魔大家族直接成了一个中等甚至偏下的家族。 墨长空身为墨家少族长,自是不甘心的,所以他才会借着这一次的机会,来到诅咒之原寻找天兽的下落。 哪知道天兽还没找到,就和张家起了冲突。 这次血拼,让墨家元气大伤,想要再寻找天兽,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启禀少族长,看样子不像,他们来得只有四个人,其中一人是冬弥家的少族长。” 墨家的武者回禀道。 尉迟和冬弥两家实力都不弱,张家不可能一下子请动他们两家。 墨长空听了,情绪稍缓,忙命人将四人请进来。 “尉迟少族长,冬弥少族长,久违了。” 墨长空一脸的狼狈,看到了两人时,有些汗颜。 三人都是平辈,彼此也都是认识的。 “墨少族长,你这是……” 尉迟青和冬弥君悟看到了满地的尸体,才发现,情况比他们想象得还要严重得多。 “一言难尽,都怪那张弛那小子,他手下的人夜袭,杀了我营帐里的几个人。我一起不过,就带人前去声讨,哪知……不过他也没讨到什么好处,我杀了他九人。” 墨长空不甘心道。 “你说的,张家杀了你的人,可有证据?” 尉迟青和冬弥君悟一听,还真是和他们两家早前发生的事如出一辙。 “还用什么证据,我的人亲眼看到了张家的人,这就是证据。” 墨长空没好气道。 他心想,这不都是废话吗,这两人,该不会是来看笑话的吧。 “其实,我们今日也是为了此事而来,早前,我与冬弥家也发生了一些误会,两家也险些爆发了冲突。事情的经过,和你说的一模一样。” 尉迟青这才肯定了,事情确实如叶凌月所说的那样有些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