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2章 青云堡 - 神医弃女

第3482章 青云堡

站在了传送阵前,叶凌月不禁又问道。 “曹判,精英兵王营到底是怎么样的?” 叶凌月早就耳闻精英兵王营大名,但是具体精英兵王营身在何方,叶凌月却一直不清楚。 以兵王营的修建看,普通兵王营修在了精神海上,高级兵王营乃是平地上的一座城,精英兵王营以任何一种形式出现都不奇怪。 “穿过了这座传送阵,你就知道了。看在你我都是佛修的份上,本判就送你一程。” 曹判笑道。 说着,他示意叶凌月随他一起进入传送阵。 像是眨眼之间,又像是经历了一甲子那么久。 等到叶凌月再睁开眼时,她脚正欲往前踏上一步。 哪知道身旁,曹判提醒道。 “小心脚下。” 叶凌月的半个脚掌,已经踩了出去。 这一踩,叶凌月就意识到不对劲。 出于本能,她脚骤然往后一缩,下一刻,一阵可怕的呼啸声,平地而起。 一道道风刃,犹如最锋利的刀刃,擦着叶凌月的脚尖过去了。 叶凌月看清了眼前的情形,不禁整个人一震。 她的目光,缓缓向上移,视野所及之处,她还看不清眼前的景物。 不得已之下,叶凌月不得不动用神识。 足足一刻钟之后,叶凌月才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指着前方…… “那就是精英兵王营?” “不错。” 曹判笑着说道。 尽管有过无数的猜测,可当叶凌月亲眼目睹精英兵王营时,还是大吃了一惊。 叶凌月的脚下,是万丈悬崖,周围山脉起伏,沟壑纵横。 一片片山脉,呈环形分布,在山脉的正中,有一座孤峰。 那孤峰之上,肉眼难及。 只有叶凌月用了神识去探索,才能发现孤峰之上,是一座孤堡。 在神界赫赫有名的精英兵王营,竟是一座擎天危堡。 精英兵王营就在了城堡之内。 城堡之下,就是那一根擎天柱似的山体,上不接天,下不接地,足有万丈高。 整个孤峰就如刀切一样,山壁很是光滑,根本没有手脚可以落下的地方。 但这还不是这座城堡最独特的地方,这座城堡最让人心生畏惧的,乃是周遭,有大量的阵法。 这些阵法,不断释放出类似于风刃、土刺乃至是火球、冰锥、滚石之类的特殊攻击。 常人要想进入精英兵王营,势必就要打破重重攻击。 见叶凌月用了诧异的眼神看着自己,曹判笑道。 “曹判,这座兵王营是何人修建的?与早前的高级兵王营是否出自同一人之手?” 叶凌月收回了视线,询问道。 光是靠着大自然之力,显然是不可能形成这样的危崖的,显然是有人靠着神力,强行创造出了这一座兵王营。 其实不仅仅是精英兵王营,就是普通兵王营的精神海,以及高级兵王营地下那神秘的阵法,在叶凌月看来,都已经超出了神界现有的匠心造诣。 这让叶凌月对兵王营更加好奇了。 “我也不知道精英兵王营到底是什么人打造成的。但是有一点,这座山体传闻是用了神力创造出来的,至于上面的城堡,也是动用了上千人之力,才一砖一瓦打造而成的。因地势的缘故,此处又有另外一个名字,名为青云堡,取名之意就在于一步而上,直上青云霄。若是能进入青云堡,就意味着你真正进入了神界军界的巅峰。” 曹判耸耸肩。 “你要做的,就是先进入精英兵王营报道。别小看了这一座山崖,当初可是有很多通过考核的兵王,直接从山崖下摔死的。” 曹判如此一说,叶凌月低头向山崖下看去。 山崖之高,云深不知处,但可见万丈之下,必定有皑皑白骨无数。 一股逼人的寒气,从山崖下直冲上来,那寒气,黑魆魆的,仿佛来自地狱的阴风,侧耳倾听,能听到阴风惨叫,犹如死囚的哀嚎声。 以叶凌月如今的洞察力,一眼就看破了,那并非是普通的阴风,而是常年累月沉淀下来的冤煞之气。 “我也就只能送你都这里了,再之后,就全看你的造化了。” 曹判说罢,转身步入了传送阵中,不过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精英兵王营,我来了。” 叶凌月看了眼高不见顶的危崖,一步踏出…… 晨曦初上,青云堡的门是大开着的。 从里面走出了名金甲兵王。 那兵王打着哈欠,毫无戒备之意地看了四周一圈。 尽管青云堡内,竞争极其激烈,可作为青云堡的城卫,却是一个闲差。 原因无他,只因青云堡的地势的缘故,太过险峻,这种地方,除非是通过了考核的精英兵王,否则谁会想到冒险前来一闯。 所以身为城卫,每个月拿些俸禄,只需要看管好开门和关门两件事,闲的不能再闲了。 金甲城卫像往常那样,对着云雾缭绕的城门发呆,今日看上去和平日没什么不同。 忽的,他听到了一阵异响,像是有风从了山崖下吹上来。 这山崖下,常年都有鬼风,也就是那些冤煞之气累积而成的,所以城卫也是见怪不怪。 但没过多久,他又听到了极其细微的梭梭声。 那声音,和风声有些不同了。 城卫觉得有些不对劲,走到了的城门口,往下一看。 这一看,城卫不禁呆住了。 他有没有看错,只见了一个白点,就如跳蚤似的,扶摇直上。 青云堡附近的那些禁制阵法,例如风刃、火球、乃至滚石,就如冰雹暴雨般,疯狂咋下。 说来也怪,那些密集的攻击,那白点恍惚没看见一般,三两下就躲避开了。 很快,那个白点就落到了青云堡前。 “这位大哥,我是新来的兵王,敢问,我去哪里报道?” 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那城卫只觉得眼前一花,就见了一名巧笑倩兮的女子,站在了他的面前。 女子笑靥如花,一双美眸含着笑意,她闯过了青云堡外的多道禁制,可整个人看上去,没有半丝疲态,就连额发都未曾乱上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