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4章 重力校场 - 神医弃女

第3494章 重力校场

却说叶凌月得了几种药材的种子之后,就返回了屋舍。 她将种子连夜种了下去。 经过了一夜,鸿蒙天里的种子就已经破土而出,长成了绿油油的一片。 又经过了一个上午,几种基本材料都已经达到了五年生左右,虽说药效还不算最好,但也勉强可以使用了。 叶凌月炼制了一些药剂后,喂了枯面鬼母喝下了。 枯面鬼母依旧没有醒来,只是面色好看了许多。 “叶老大,三妹这样下去,还有救嘛?” 金牙兵王一脸的忧心忡忡。 他为人兄长,却没能照顾好枯面鬼母,心底的内疚可想而知。 “只要能炼制成回春天符,就还有机会。不过,除了服药之外,还得找出东至尊伤枯面兵王用的那种特殊手法的化解之法。” 叶凌月已经查找了一夜。 从鸿蒙方仙的鸿蒙手札再到玉手毒尊的五毒宝录,其中各种化解之法,她都试过了,可是没有一种,对枯面兵王有用。 这也是叶凌月从医以来,遇到过的最复杂的一次疑难杂症。 叶凌月思来想去,恐怕也只有找到东至尊本人,才能化解此法。 “东至尊怎么可能会出手相助,那人很是阴毒。叶老大,你可千万不要上当,我怀疑,他就是想要故意引你上钩,才会重伤了三妹。” 金牙兵王这些日子,也反复思考过了。 他们和东至尊说起来,并无多大的仇怨,对方又是封号至尊,身份地位颇高,刁难他们这些小角色,分明就是另有目的。 “我自有分寸。不过也正是因为对方是大人物,而我只是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所以才不足为惧。至少,他不敢直接对我动手,尤其是在青云堡内。” 叶凌月气定神闲道。 东至尊和剑主联合在一起,动用了那么大的人力物力,拐弯抹角刁难她,却一直没有真正下手。 叶凌月可以推断出,东至尊必定有所顾忌,让他不能直接下手。 她要做的,就是伺机出手。 “那我们接下来该如何?要不先等三妹醒来,我们再做打算。” 金牙兵王担忧道。 早知会落到今日的地步,他们宁可留在高级兵王营。 至少叶盟人多,加上有曹判的庇护,叶凌月会安全得多。 “不,恰好相反,我要出去走动走动。今日已经不是点将日了,我想去校场一带看看。你先留下来,好好照看枯面兵王,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叶凌月主动说道。 点将日的缘故,昨日城中的校场是封闭的,叶凌月去过屋舍,也去过点将台,也去过集市,唯独没去过校场。 她早前就听说,青云堡内的校场,乃是神界一绝。 若是不亲自去一趟,未免可惜。 “校场?那一带可不大太平,虽然不是点将日,可平日,也有不少兵王因场地修炼的缘故,在校场一带大打出手。” 金牙兵王不赞同叶凌月丹都前往。 “金牙兵王,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天黑之前,必定回来。” 叶凌月看了看时辰,安抚了金牙兵王几句,这才出了屋舍,向南面的校场走去。 在神界,一般意义上的校场就是武者修炼之地,规模中等以上的家族,乃至一些神宫内都会设有校场。 它们大多是一方宽阔的青石地,旁边摆设着各种神兵。 一些家族还会请了知名的武者和教头前来指点。 这个规矩,青云堡内也要。 青云堡因为是小天战战场的缘故,这里的校场也是颇有战场的特色。 在这里的校场上,日常有两种功能。 一种就是一般意义上的武练,由四大至尊座下的至尊兵王们前来指点。 还有一种,就是文练,所谓的文练,练习的就不是什么武斗了,而是兵法较量。 叶凌月到了校场时,已经是下午了。 可整个校场里依旧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只见整个南区的校场,被分为了前后两块区域。 前区是武练所在地,不少身形彪悍的兵王都云集在那里。 叶凌月才一靠近,就听到了一阵刺耳激烈的短兵相接之声。 眼前一阵刀剑闪动,有多名兵王比拼得兴起。 叶凌月留意到,这些兵王的动作都比平日迟缓许多,他们的身上足下,全都是汗水印子。 再看他们脚下的青砖,也不是寻常的青砖,而是一块块雕刻着特殊符文的青砖。 那些青砖,显然是经过了符文加持的。 “重力禁制?” 叶凌月看了几眼,就看出了端倪来。 青云堡的前区的校场,看似普通,但却是加持了重力作用的。 “哗。在这等重力禁制场内,居然还能斗得风声水起,不愧是南至尊手下的猛将。” “可不是嘛,我早前也曾在那校场上练过,一个回合,就累得我脊梁骨都挺不住了。” “也就只有老手,敢在重力校场上比拼,据说南至尊还说了,谁能在上面坚持打斗一个回合,就能拜入她门下当客卿。” 几名兵王在旁议论着,叶凌月留意到,那几人的身上都佩戴着银雀令。 在青云堡,兵王也是分了三等的。 级别最低的,自然是像叶凌月这样的,刚从高级兵王营来的新兵王,佩有铜雀令。 这种,也是点将日被欺负的最惨的。 稍高一点的,则是配戴了银雀令的,这些兵王,一般有三至十年的资历。 更高一点,就是四大至尊座下的客卿兵王了,他们一般都是至尊兵王,在城中拥有数十年的修炼经历。 叶凌月听到能在重力校场上支持一个时辰,就能拜入南至尊座下的消息时,心头微微一动。 百人斩的竞赛资格,叶凌月昨日也算是见识到了,连胜百场,这种非人的战绩,一时半会儿也没法子达成。 相较之下,能够加入四大至尊座下,得到他们的推荐,进入天战战场无疑更快捷一些。 但是叶凌月并不愿意,贸然加入他人座下当客卿。 这个念头,也就只能暂时打消了。 叶凌月正想着,重力校场上那几名缠斗着的兵王已经大汗淋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