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5章 寻衅,东至尊 - 神医弃女

第3495章 寻衅,东至尊

其中一人,连神兵都握不住了,只能弃了神兵,主动弃权。 两刻钟后,中联校场上的人已经全都败下阵来。 “哎,这重力校场,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完成的。” 几名兵王下来后,都是一脸的惨淡。 “看来今日,又是无人能够成功达到一个时辰了。” 南至尊座下的几名兵王摇了摇头,重新插上了一炷香。 “女人,滚远点,这种地方可不是你们能来的。” 一名落败的兵王走下校场,看到叶凌月刚好挡住了他的去路,呵斥了一声。 对方看清了叶凌月身上佩着块铜雀令,对叶凌月愈发瞧不起。 叶凌月抬抬眉,正欲发作。 那兵王忽的身形一顿,背脊弯曲,摔倒在地惨呼不已,不出几个呼吸,就口吐鲜血,倒地不省人事了。 叶凌月一惊,场内也顿时乱成了一片。 “杀人啦!” 这一切来得太快,叶凌月甚至不及反应,就已经被人包围住了。 “何人如此大胆,敢在南至尊的地盘闹事!” 几名虎狼般凶神恶煞的兵王推开了人群,冲到了叶凌月的面前。 “我没有杀人。” 叶凌月看了眼地上的那具尸体。 不过是眨眼之间,对方就口鼻流血,四肢僵硬,这死法…… 叶凌月不禁想起了早前枯面兵王在校场,同样也遭了他人的暗算。 没想到,同样的一幕,会发生在叶凌月的身上。 实在是太大意了。 叶凌月暗忖着,不过她并没有为此乱了阵脚。 “所有人都看清了,他骂了你一句之后,就倒地身亡。” 人群中,有人指证道。 “所有人也看到了,我压根连一根手指都没动过,况且,你们以为,一名铜雀令新手可以在顷刻间击杀一名银雀令的高手?” 叶凌月沉声说道。 南至尊的几名手下以及在场的那些兵王们被问的哑口无言。 叶凌月看上去弱不禁风,况且方才那么多人在场,的确没人看到叶凌月是怎么出的手。 不得不说,叶凌月长了张太过分漂亮的脸。 她只要往那一站,男人都不禁要为之神魂颠倒。 到底毙命的那名兵王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在男人中也算是异数了。 叶凌月事后想来,只怕她在进入校场后,就已经不被人给惦记上了。 “旁人也许不可能,但是叶帅面前,不可能也成了可能了。” 就在众人对叶凌月的敌意稍减时,一个冷不丁的声音,让局势再度发生了变化。 人群就如抽刀断水般,立刻分开了。 早就见一人在多名兵王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来人看上去有几分脸生,叶凌月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 可即便是不知道对方的具体身份,可光是看对方气势,叶凌月就一眼断定了此人的身份。 “东至尊。” 南至尊座下的几名兵王看到了东至尊后,纷纷行礼。 一众兵王也同时行礼。 所有人中,唯独叶凌月一人一动不动。 东至尊的出现,更加坐实了叶凌月早前的猜测。 她被人给陷害了。 东至尊一出现,哪怕这里是南至尊的地盘,其他人也都是纷纷礼让。 隐隐之间,今日审讯叶凌月的,已经成了东至尊。 “东至尊,你认识她?” 南至尊手下的几名兵王恭敬道。 “你们几个,有眼无珠。怎能把叶元帅当成了寻常弱女子。叶元帅以一人之力,重挫十万异魔大军。她还打伤过异魔王侯帝青玄。我说的可是?叶帅?” 东至尊笑盈盈着,打量着叶凌月。 冒牌东至尊帝青玄早就听说过叶凌月的名讳。 只是一直没有亲眼目睹,如今一见,他总算是知道了,为何蚩印那小子对叶凌月痴情不改,就连奚九夜也对叶凌月念念不忘。 此女,甚美。 帝青玄来自异域,异域的女子和神界的女子有所不同。 异域的女子更加野性,也更加张扬。 神界的女子则相对内敛,可眼前的叶凌月,却美得截然不同。 她的身上,同时有张扬和内敛两种美感。 那种美感,不仅仅美在了皮囊,还美在了骨子里。 她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就犹如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让人移不开眼了。 东至尊这一声“叶帅”,就如一滴水滴落在了滚烫的油锅里。 油锅一下子炸开了。 神界这么多年来,只有一名女帅。 那就是早前,在诸神山一战成名的第七军团女帅,叶凌月! 说起这叶凌月,如今也算是神界的一号传奇人物了。 传闻她是八荒神尊和医佛之女,自小体弱多病。 可正是这样一个体弱多病,连神力都没法子修炼的女子,却和当年的北境神尊,如今的新帝奚九夜并肩作战,建立了北境。 但这还不是叶凌月最传奇的地方。 她最富传奇色彩的是,她死过一次。 在历劫重生,再度成神之后,她势不可挡,精通方士和兵法,在诸神山岌岌可危之时,也是她,扭转了乾坤。 除去女帅的身份外,叶凌月还有一个让在场群雄都闻之色变的身份。 她是蚩印的伴侣。 叶凌月的身份被一公布,校场上,所有的人都闻之色变。 他们看她的眼神,就如在看洪水猛兽。 “东至尊如此抬爱凌月,还真是让凌月受宠若惊。凌月只是一介弱智女流,那些所谓的威名,也全都是外界夸大的。诸神山那一场大战,真正的有功之臣乃是两位新帝,尤其是曾帝。” 叶凌月皮笑肉不笑,一双美眸,淡淡扫过了东至尊。 来者不善,东至尊挑选的这个时机刚刚好。 看样子,他是摆明了要将杀人的罪名栽到她头上了。 只可惜,她叶凌月也不是什么好拿捏的软柿子。 “叶帅又何必客气,功就是功,过就是过。你在神界军界享有威名,那是你应得的。但若是你想用过往的盛名,在兵王营横行霸道,那就不妥当了。” 东至尊话锋一转。 “说得不错,仗着自己是有功之臣就想在青云堡胡作非为。什么狗屁不通的元帅,我看你分明和蚩印一样,都是神族的叛徒!” 人群再度骚动了起来。

上一篇   第3494章 重力校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