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3章 地下水道 - 神医弃女

第3503章 地下水道

回到屋舍后,见枯面鬼母已经醒了,叶凌月再一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不禁哭笑不得。 “你们俩小家伙,实在是太胡闹了。也亏了这次运气好,你们误打误撞,反倒是救醒了枯面,否则你们真是闯下了大祸了。” 叶凌月训斥了两小兽一通。 接着,叶凌月就用了早前她从帝青玄那看来的手法,替枯面鬼母治疗了起来。 不出一会儿,枯面鬼母被禁锢住的精神力就畅通起来。 叶凌月也趁着治疗的机会,将自己发现东至尊就是帝青玄的事,告知了众人。 “东至尊真的就是帝青玄,这下子可就麻烦大了。如今夏判不在,四大至尊一手把持着整个青云堡。东至尊的势力又尤其庞大,我们要不要将这个发现,告诉其他三位至尊?” 金牙和枯木兵王两人担忧道。 “这件事,暂时不能告诉其他几位至尊。而且,我们也告诉不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外头应该有东至尊的人,随时监视我们。” 叶凌月说罢,看了看屋外。 屋外已经是黑夜,暗处,有多道似有若无的神力波动。 帝青玄此人多疑,他见叶凌月今日如此厉害,必定对其更加避讳。 若是叶凌月有什么异动,只怕今晚他就会对叶凌月下手。 在帝莘那边行踪不明的情况下,叶凌月暂时还不能和帝青玄撕破脸,免得打乱了帝莘的计划。 “那我们该如何是好?” 屋内,众人一片沉默,这时,有人在外面询问道。 “请问叶帅可在屋里?” 屋外,站着一名兵王。 叶凌月走了出去。 “叶帅,我家大人南至尊请你到府中一叙。” 来人是南至尊座下的一名至尊兵王。 南至尊早前在校场时,就提出邀叶凌月到南至尊府中一聚,叶凌月挂念着枯面鬼母的伤势,所以婉言谢绝了,想不到南至尊会再度相邀。 叶凌月看了看四下,在南至尊的这名使者出现时,四面八方,又多道视线看了过来。 “告诉南至尊,我稍后就到。” 叶凌月不动声色。 那兵王才刚走,西至尊和北至尊的人也都纷纷前来,都是邀请叶凌月过府一叙。 “得到(西)北至尊的赏识,在下不胜荣幸,不过我已经答应了前去南至尊的府中,很是抱歉,只能改日再去叨扰至尊大人了。” 叶凌月一一回拒了。 “三大至尊的人都来了,就只差东至尊了。” 金牙和枯面两位兵王见此情形,为叶凌月感到高兴的同时,又有几分担忧。 “我先去南至尊府中一趟,打听打听情形。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不要轻易离开屋舍。” 叶凌月说罢,带着小乌丫和小吱哟一起前往南至尊府。 早前小乌丫也说了,帝莘和南至尊有些交集,也许她可以从南至尊口中打听到一些关于帝莘的计划的事。 叶凌月虽不知道帝莘到底在做什么,可她隐隐觉得,这件事,可能会关系到神界将来的格局。 就在叶凌月前去赴南至尊的宴席时,帝莘也刚到了高级兵王营。 下午在校场上,帝莘本想和叶凌月相认,将自己的计划告诉叶凌月。 可就在那时候,帝莘收到了刀剑盟的暗号。 万清流和刀主剑主两人,带着一干刀剑盟的兵王们进入了高级兵王营的地下水道。 三人已经去了一个白天,也该有线索了。 帝莘必须抢在东至尊之前,赶到地下水道。 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只能匆匆叮嘱了小乌丫几句,将其交给了金牙兵王后,就马不停蹄前往高级兵王营。 帝莘果然在帝青玄之前,抵达了高级兵王营,此时已经是暮色降临。 整个高级兵王营都沉浸在了月华之下。 高级兵王营是一座气势磅礴的古城,这里的古城墙连绵不绝,已经有数千年的历史了。 地下水道所在的古城墙,是一段年久失修的破损墙体。 平日,连城中的巡逻军都未必会巡逻到这一带,帝莘靠着万清流留下来的暗号,找到了地下水道的入口。 水道之下,是羊肠大小的古渠道。 渠道的水已经干涸,露出了一片片死去的青苔。 帝莘走下去时,沿途看到了一些丑陋的水兽的尸体,很显然,早前刀剑盟等人进入时,也经历了一番恶战。 不仅如此,水道底下还有大量的机关和暗器,一些刀剑盟的兵王就中了暗算,当场毙命。 整个水道极其复杂,几乎覆盖了整个高级兵王营的城底。 也亏了帝莘本身就精通推理和奇门遁甲阵法,一阵摸索后,就准确找到了刀剑盟等人所在的位置。 那是水道的尽头,一面墙体堵塞着的死角处。 看着背影,刀剑盟这一次的运气不大好,剑主等人带进水道四五十人,如今只剩了十人左右。 “蚩印,你小子可算是来了。” 刀主和剑主、万清流等人正一筹莫展,围在那堵墙旁边商量着什么。 听到了脚步声,看到了帝莘,就如见到了救星般,满脸的惊喜。 “帝青玄也快赶过来了,我们得快点了。可是找到了天魔井的下落?” 帝莘快步走了过去。 按照推算,校场上的事一结束,帝青玄就会立刻赶过来。 虽说地下水道地势复杂,帝青玄也不是帝莘,不懂得阵法暗道,可他能定位出天魔井所在,相信手上还有其他地形资料。 帝莘以为,必须赶在他之前,弄清楚第二口天魔井的事。 “我们没看到什么天魔井,这水道很是邪门,我们的人死了大半。本以为好不容易到了水道尽头,应该能发现天魔井了,哪知道,就遇上了这堵墙。” 说着,刀主和剑主等人散开了。 刀主和剑主此时都已经是精疲力尽,他们在水道里耗费了大量的心力和人力,众人这时都已经是惊弓之鸟了。 他们身后,那面古老的水道古墙呈现在了帝莘的面前。 帝莘定睛看去,只是一眼,他就被前方那一堵墙给震住了。 这面墙! 他竟是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