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8章 龙王现(月票加更二) - 神医弃女

第3518章 龙王现(月票加更二)

帝莘话音一落,帝青玄,万清流就连金焕也不由动容。 “什么,你小子说你是童男……没想到啊,这年头,兵王营里还有童男之身。小子,你很不会连女人的都没尝过吧,居然是个雏。大伙都看看,这小子居然是个雏。” 帝青玄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帝莘要不是易容的缘故,这会儿也是一阵子脸红。 他在心底,将帝青玄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他是童男又怎么了,前世今生他身旁其实并不缺乏美女,有一些甚至是绝色美女。 但是他全然没看在眼里。 他遇到了叶凌月后,就一门心思想要把自家洗妇儿拐回家。 他承认,好几次都是软玉温香抱满怀,险些就和叶凌月擦枪走火了,但出于爱护叶凌月的缘故,他只能一次次压抑自己的欲火。 “哪来那么多废话,我让你们放了那些孩童,我来代替他们。” 帝莘冷着脸。 “金焕,你看看,这小子的提议可行不可行?” 帝青玄看了眼金焕。 金焕也在上下打量帝莘,再反复推算帝莘的命格。 “启禀大人,这小子是如假包换的五命纯阳,如果他真是童男身,那真是上天赐给大人的宝贝。用他,必定能够召唤出太阳龙王。事不宜迟,还请大人再行祭祀之法。” 金焕也是满脸的喜色。 他当了巫者这么多年,曾经见过无数次圣祭。 但那些所谓的圣祭,说白了都是邪祭,只能引来地底深渊出的堕落天兽。 可这一次的祭祀不同,一旦成功,就能引出三十三天的正派太阳龙王。 这对于所有的巫而言,都会梦寐以求的事。 帝青玄自然乐意看到太阳龙王出现,毕竟和太阴龙母作对可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 只是,他同时也很怀疑这位“童男”兵王为何要挺身而出。 对于孩童而言,由于孩童的魂魄本身还不健全,所以魂魄出体之后,只要及时返回,对肉身的影响就不会太大 。 但是对于成年人,而且尤其是修为深厚的成年兵王,魂魄离体,一旦离体的时间越长,对魂魄的损伤也就越大。 万一真的是召唤出了太阳龙王,太阳龙王一旦发狂,想要吞噬他的魂魄,他很可能会魂飞魄散。 帝青玄可不相信,会有人那么愚蠢,牺牲自己,保护一些和自己毫无干系的孩童。 这就让帝青玄对于帝莘的目的,产生了怀疑。 “我答应过一个人,会保住这些孩童的性命。” 帝莘也懒得多做解释。 他早前学过元神分神,魂魄离体对他的损伤并不高,并且,他经历了数次轮回,魂魄强度远非一般人可以媲美。 “愚蠢的神族,总是喜欢遵守一些无谓的承诺。路可是你选的,能不能活下来,就全看你个人的造化了。” 帝青玄对于帝莘的选择,嗤之以鼻。 帝莘叮嘱了万清流,看住了那些孩童,也不再多说,走到了那一口四方大炉旁。 金焕和帝青玄也当即开始了二次圣祭。 “这人,是傻子不成。” 万清流也是看的一阵心惊胆战。 他同样也是巫者,自然也知道魂魄损伤对一个人的影响有多大。 伴随着吟唱的开始,帝莘体内,魂魄飘飘然离开了肉身,朝着那一口四方大炉上飞去。 此时,四方大炉上的那十炷太阳龙王的香已经点燃,一缕缕青烟腾空而起。 帝莘的魂魄,也晃晃悠悠飞到了那口炉的上方。 和早前那些孩童的魂魄一样,帝莘的魂魄也凝聚成了一团金云,在了半空中徘徊。 “一个人的魂魄,到底够不够?” 帝青玄边行着三叩九拜之礼,边嘀咕着。 早前百名男童都没成功,这童男小子的一缕纯阳魂魄,不知道能不能奏效。 一刻钟过去了,帝莘的魂魄已经逐渐形成了金云。 就在第二刻钟时,那金云忽是发生了变化。 本只有拳头大小的金云,一下子膨胀了数倍。 正在催动咒语的金焕见了,眉间不住抖了抖,他心底暗道。 “好强大的魂魄之力,以一人之魂魄哦,竟是能够远胜过百名纯阳男童的魂魄,此人的魂魄之力,堪称罕见,只怕在异域,也没有几个人比得上他的魂魄之力。这样的人,只是刀剑盟的一名普通兵王,这显然有些不合乎常理。” 金焕正猜测着帝莘的身份,可他不及提出,又一变故突生,让金焕转瞬之间,就将其对帝莘的怀疑抛在了脑后。 在那朵金色魂云膨胀了数倍之后,这一个地下祭台已经被金云完全笼罩住了。 金云到了最后,金色渐渐变幻,化成了一朵五光十色的云彩。 四方大炉上的那十炷香上,香身上,那一抹龙王的图案,此时也慢慢发生了变化。 静止不动的龙图腾,正在缓缓而动,那条龙,正在活过来。 不仅如此,十炷香冒出来的青烟,也直冲天际。 一阵隆隆作响声,正从帝莘魂魄凝聚而成的那一朵金云里不断传出。 金焕激动地浑身发抖,一双眼险些没瞪出来。 帝青玄也是欣喜若狂,他甚至忘记了,自己还跪在了地上。 “成了,难道说,太阳龙王就要来了!” 当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悉心搜集过来的一百名男童没能召唤来太阳龙王,一个半途冒出来的“童男兵王”,居然能够召唤出太阳龙王。 龙王出,龙母灭! 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帝青玄狂喜往外,一干男童们则是被这一幕吓得瑟瑟发抖。 帝莘的躯壳,也是一动不动。 而在距离地底近千丈的地面上,叶凌月和叶盟的几人,刚刚打开了开关。 几人正以极快的速度往下沉,准备进入地下,制止帝青玄等人开启天魔井。 在地面不断下沉时,叶盟等人也经历了早前帝莘等人一样的经历。 在地面沉到了一定程度后,四面墙壁上,就开始涌出大量的“水”来。 众人眼前发黑,根本弄不清这些“水”从何而来。 “大伙儿小心,这机关不会致命,我们需冷静一些,等到彻底到了地下再说。” 叶凌月出声,安抚着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