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4章 天罚危机 - 神医弃女

第3554章 天罚危机

那骏马飞驰而来,横冲直撞,压根没看到前方有人。 再看马身上,根本不见骑手。 帝莘见状,却是上前一步,只见其一手抓住了马的鬃毛,横举了起来。 天战战场的战马,每一匹都是身强力壮,比起神界的马来,还要壮硕的多,这一举,整匹马被帝莘高举过了头顶。 只听得扑通一声,有重物从了马背上摔了下来。 “有人!” 叶凌月看清了马背上跌落的“东西”,那哪里是东西,分明是一个人。 “是先锋营的人。” 帝莘一眼就认出了对方的衣服。 先锋营的人怎么会出现在驻地? 难道是先锋营除了什么事? “夜凌日和薄情负责的就是先锋营。” 帝莘提醒道。 叶凌月一惊,忙将那名神兵搀扶了起来。 对放身受重伤,此时气息奄奄,一身都是血,身上有多处伤口。 那伤口,很是奇怪,呈圆形,血流不止,好在那些伤口都不致命,这才能让这名神兵一路坚持回到了天战驻地。 叶凌月接连用了三张回春符,施救之后,那名神兵总算是缓过了一口气。 “救……救命。” 那名神兵一睁开眼,就敬爱呢了两张陌生的面孔,但看清了叶凌月和帝莘身上的衣物乃是神界神兵之后,他才大胆开了口。 “你是先锋营的人?你们的营长可是夜凌日,督军可是薄情?他们在哪里?” 叶凌月一脸的焦虑。 “营长遭遇了埋伏,很危险,求求你们,立刻前去增援。” 那名神兵说罢,咳了几声,吐出了几口鲜血。 他说话时,手死死抓住了叶凌月的手臂。 叶凌月一听,登时胆战心惊。 阿日遭受了埋伏,她必须去营救他。 “你们在什么地方收到了埋伏,立刻带我过去。” 叶凌月手下,还有一千精英兵王,此时赶过去,兴许还有一线生机,虽然叶凌月也知道,机会已经很渺茫了。 “在天罚戈壁的南面……” 那名兵士费力指了指南面。 叶凌月和帝莘一眼,当即就要启程。 “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是何人?” 就在叶凌月和帝莘准备赶往天罚戈壁时,就见了一队巡逻军赶了过来。 “在下叶凌月,这一位是帝莘,乃是诸神山和兵王营派来增援的。” 叶凌月心急如焚,只想立刻赶赴天罚戈壁。 “增援?我们怎么没得到消息。” 那一只巡逻军警惕着打量着叶凌月等人。 “这几位兄弟,先锋营遇到了埋伏,我们需要立刻奔赴天罚戈壁,你们若是有什么问题,待到我们会来后,再做定论也不迟。” 叶凌月解释道。 “不行,你们身份不明,我们岂容你们擅自离开,若是你们是奸细,岂非是泄露了我军的机密。” 巡逻小队的队长不依不饶着。 叶凌月还想解释。 哪知帝莘却是拉着了她。 “对付这些人,需先礼后兵。” 帝莘走上前去,只见其一手拎起了为首的那名小队长,冷笑道。 “你可知我是何人?我是蚩印,数月不见,看来你们已经把我给忘了。” 帝莘那张脸,妖孽祸世,那名小队长被他忽然拎住了脖颈,免不得一阵怒骂。 可一听到“蚩印”的名字时,那小队长和那些神兵全都打了个激灵。 天战战场上,神兵们宁愿遇上异魔,也不愿遇上蚩印。 “蚩……蚩印!” 那些神兵一听帝莘的名讳,吓得拔腿就跑。 “蚩印,你快放了我,你可知,我是何人的手下?” 那名小队长虽有听说过蚩印的名讳,可并不像是其他神族那么惧怕。 他虎目一瞪,怒斥道。 “我倒是想听听,你是何人部下。” 帝莘不以为然道。 看对方的军衔,充其量不过是一名队长,就算是两大元帅的部下,帝莘也并不畏惧。 “我是轩辕家的家臣,是联军的人。” 那名队长一脸的洋洋自得。 本以为祭出了轩辕家的名讳后,帝莘必定会吓得屁股尿流。 哪知道叶凌月和帝莘听了之后,都是一脸的茫然。 两大元帅中可没有轩辕这个姓氏,至于联军,那又是什么东西? 帝莘在天战营时,可不知道什么联军。 “我们先去天罚戈壁找夜凌日和薄情,再拖下去,两人怕是有危险。至于这个什么联军的人,我们一并带过去,免得多生事端。” 帝莘说罢,直接将那联君的走狗打晕了过去,两人在那名受伤神兵的带领下,一起朝着天罚戈壁走去。 半路上,那名神兵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包括军机图走失,薄情和夜凌日一起追踪军机图的事,告诉了叶凌月和帝莘。 约莫是一个时辰之后,叶凌月和帝莘抵达了早前夜凌日和薄情分开的路口。 “这么说来,凌日和薄情就是在这里分开的?一人去了南边,一人去了北面?” 叶凌月试着,用神念搜寻两人的气息。 只可惜,在进入戈壁深处后,她很快发现,自己的神念的作用变得很是微弱,似乎在天罚戈壁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干扰她集中神念。 “天罚戈壁里蕴含着一些上古阵法,这些阵法,很可能是天人留下的,会影响神念和一些神兵的运行,在这里,神念并不是很管用。” 帝莘为了体内帝魔血脉的缘故,曾经身陷天罚戈壁一段时间,他很清楚天罚戈壁里的情形。 “可这样一来,我就没法子确定薄情和凌日的下落。我们必须分头去找寻他们。” 这位前来送讯的乃是薄情的手下。 薄情素来气运好,他带领的人马中,还有人可以来送讯求救,可夜凌日那一边,却是连一个人都没有回来。 这意味着,夜凌日遇到的情况,可能比薄情还要糟糕的多。 “凌月,我知你担心凌日,你去搜寻凌日的下落,我去搜寻薄情的下落。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旦发现情形不对,不可硬碰硬,需立刻返回这里和我商量对策。” 帝莘略一思忖,还是决定和叶凌月分头行事,此时时间就是生命,能早一刻发现两人,就多一分生还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