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6章 尸山 - 神医弃女

第3556章 尸山

那几名神将,都是神界天战营的人,他们一听到蚩印,只觉得汗毛倒竖。 个个在心底叫苦不迭。 独孤术个新来的,当然不知道蚩印的厉害之处。 蚩印在神界,那名声可真是响当当的。 想当初,蚩印在天战营时,是先锋营最出色的探子和刺客。 只要蚩印一出,异魔的任何举动都是一清二楚。 蚩印手下,更是杀过多名异魔魔将。 再后来,蚩印和天战营失和,其以一人之力,将整个先锋营屠戮一空。 当时整个先锋营的驻地,全都被鲜血染红,先锋营的营帐的头颅,都被高挂在了天战驻地的门口处。 压根没人知道,蚩印是什么时候留下的头颅。 所以一提起蚩印,整个天战营的脑子里,就只有一句话“咱惹不起,还躲不起不成!” “蚩印到底是何人?为何你们一提起他脸色都这么难看?” 独孤术满脸的诧异。 “咳咳,独孤元帅,你是有所不知,那蚩印,乃是神界一个极其厉害的人物。他曾经效力于天战营,后来传闻其魔化,成了异魔奸细,再后来,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段,又得了诸神山的赦免。” 两位神将干咳了几声,简明扼要说了下蚩印的事迹。 “这么说来,那蚩印倒是有些本事。不过,他再厉害,敢为难我的人,我独孤术必定不会轻饶。那蚩印说白了,不过是一名戴罪立功的强者罢了,你们又何需如此畏惧。我这就带了人,将其拿下。” 独孤术对这几位神将的说法很是不以为然。 他到天战营也已经有一些时日了,天战军的实力,他已经摸索得一清二楚。 天战营已经是神界最强的兵力,可在独孤术看来,也不过如此。 这里的神将,神力普遍不过四五步虚空境,如此的实力,在万古族内,说白了,也就只是中等实力。 至于那两名天战元帅,也都是贪生怕死之辈。 一遇到了异魔大举入侵,就畏手畏脚,如此的元帅,又岂能打胜仗。 反倒是异魔方面,尤其是近段时间,异魔大军的军事谋略和行军,让独孤术很是赞赏。 如此下去,如果独孤术不插手,异魔攻占神界,只是时日问题。 独孤术当即点兵,就带了人前去追踪蚩印。 叶凌月和帝莘分开后,带着五百名精英兵王朝着天罚戈壁的腹地处行去。 越往天罚戈壁深处走,地势就越难走,不是还会遇到一些上古时期遗留下的小阵法和机关。 在那些阵法和小机关旁边,还陈列着不少尸体。 这些尸体,都是早前穿越天罚戈壁的一些兵士留下来的。 还有一些,则是修炼者的尸骨。 叶凌月早前就听帝莘说过,天罚戈壁除了是天然的阻隔异魔和神界军队的屏障之外,同时还是神界乃是异魔中的一些强者的修炼地。 只是和军队行军不同,那些神族和异魔的至强者,只会在每个月的三分之二的时间里,才会进入天罚戈壁。 只因那时候,天罚戈壁里会不定时出现各种极端的天地异象。 这种异象,比起叶凌月早前在人界时经历的天地劫时经历的天地异象,要强得多。 有些甚至达到了十倍乃是上百倍的威力。 一些人,甚至会在天地异象之前,魂飞魄散。 但是只要能够熬过这些威力逆天的天地异象,那些至强者的修为,也会突飞猛进。 叶凌月边走着,边心底感慨着,若是有机会,她兴许也可以进入天罚戈壁一探。 不过当务之急,她必须先找到凌日的下落。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天罚戈壁夜晚会起风。 这里的风和寻常的风不同,这里风被称为割喉刃。 这种风,能够割破神兵们的铠甲,在风力强劲时,能一刀割喉。 就连小乌丫这样的飞行神兽,在这种环境下,也很容易受伤。 所以在夜间,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很少有人会行军,可叶凌月心底记挂着阿日的安危,自是不敢怠慢。 由于缺乏引路的人,她只能靠着微弱的神念,洞察着四周风力强弱,一脚深一脚浅,在戈壁中穿行。 “老大,前方地形有变化,还是探查清楚地形后再前行。” 小乌丫眼力好,借着天空暗淡的星光,她看到而来前方的地势变化。 “地形变化?” 叶凌月勉强在风中,查看着前方。 暗夜中,前方有一片矮小的丘陵。 看到那片丘陵时,叶凌月也有几分奇怪。 “怪了,帝莘分明说过,天罚戈壁里,几乎全部都是平地,照理应该不会有丘陵出现才对。” 叶凌月纳闷着。 帝莘早前因人祸躲避在天罚隔壁里。 他利用天罚隔壁里的天地异象,冲击体内的帝魔血脉。 对于天罚戈壁里的环境,帝莘是很熟悉的。 他既然说是没有丘陵,应该就是没有丘陵才对…… “原地驻扎,小乌丫、小吱哟,你们和我去前方看看。” 叶凌月不愿意让手下的神兵冒险,决定先行到前方探路。 小乌丫和小吱哟一左一右,陪伴着叶凌月。 一人两兽顶着强劲的风力,一直朝着那一片小丘陵走去。 走了没多远,叶凌月的脚下一顿,她的眼底有一抹慌乱闪过。 “老大……是……是血的气味。” 小吱哟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担心。 叶凌月的脚底,土壤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叶凌月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了几分。 她不顾一切,朝着前方的丘陵跑去。 割风刃打在了脸上,叶凌月只觉得脸颊一阵子生疼。 脚下踩到了什么,叶凌月身子一歪,险些没摔倒在地。 她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脚步,看清了眼前所谓的丘陵。 丘陵……这哪里是什么丘陵,叶凌月颤抖着,蹲下了身来,难以置信地看着脚下。 这座所谓的丘陵,分明就是用了神兵的尸体堆积而成的。 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层层叠叠,从矮到高,堆积成了一整座丘陵。 叶凌月的心一下子往下沉。 “阿日!” 声音在了沉暮的夜色中,在空旷的天罚戈壁里,不断回旋着。 ~赶飞机刚回国,今晚还有两章,明天开始补前两天少掉的更新,月底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