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6章 爹爹的新身份 - 神医弃女

第3566章 爹爹的新身份

连反偷袭,几名独孤盟军的兵士,转瞬之间,就被击杀。 独孤术暗道不好,他飞身掠起,哪知半空之中,忽有几声长唳。 几头体型彪悍的魔兽从天而降,朝着独孤术扑杀而去。 “这是什么鬼玩意!” 独孤术看到了那几头魔兽,就已经知道自己中了今日被多方势力埋伏了。 先是刺杀,再是狙击,又是兽袭,哪怕异域来的大家族,都无法一下子掌握那么多的偷袭技能。 只是,为何这些人会不约而同,将矛头对准了他? 独孤术眼眸一厉,体内一股肃杀之意骤然炸开,他身形一动,就如箭驰般,数掌霹出,那几头魔兽的头颅爆开。 他的周身,犹如笼罩着一轮金色的太阳,偷袭的魔兽和飞箭还未近体,就炸开了。 再看独孤术的身上,皮肤上流淌着一片熠熠金光,璀璨无比。 每一块肌肉,都富含着充裕的神力。 此乃万古界的万古圣体! 独孤术身为万古界的封天令的宿主,实力自是不弱。 他修炼的乃是一种叫做万古圣体的特殊奥义,这种功法,一旦炼成,就拥有金刚不坏之身,且五感六识极其惊人。 独孤术圣体一出,原本不甚高大的身形,也陡然变高变壮了几分,就见其犹如一个金人,双目迸射出了两道金光。 戈壁附近的一切,包括埋伏的机关和魔兽乃至异魔,全都看了个一清二楚。 小小的片戈壁腹地,竟有几百名异魔之多。 这些异魔,有魔将,有武者,也有巫者。 “不知死活的异魔,今日本帅就让你们横尸在此。” 独孤术拔地而起,身法奇快,不过瞬息之间,其霸道的万古圣体就助其斩杀了多名异魔。 余下的异魔见了独孤术如此神勇,哪敢再做逗留,把腿就跑。 独孤术杀得兴起,又怎肯作罢,一路穷追猛赶,一直从天罚戈壁追击到了魔兵寨的边沿地带。 “启禀独孤元帅,前方就是异魔魔兵寨。魔兵寨有重兵把守,还请大人止步。” 独孤术手下,盟军神兵忙劝说独孤术止步。 独孤术抬眼看去,就见了一座形如鸟巢的魔兵寨,黑压压地在了三十里开外。 他杀得兴起,又怎肯轻易作罢。 “异魔胆大,连本帅都敢刺杀,本帅又是胆小懦弱之辈,今日本帅就要用这一座魔兵寨祭旗。” 独孤术目中无人,根本没将区区一座魔兵寨看在眼里。 他飞身而起,就如一头展翅的大鹏鸟,朝着那座魔兵寨飞掠而去。 这座魔兵寨,也是异魔驻扎的,距离天罚戈壁也就是天战营最近的一座魔兵寨。 和其他魔兵寨,譬如帝魔家族的魔兵寨略有些不同。 此魔兵寨的寨门口,并未悬挂任何家族乃至魔门的徽章,只是有一面灰蒙蒙的旗帜悬挂在那里,门口也未曾有重兵把守。 也正是因此,自负老谋深算的独孤术才会认定,这不过是一座小魔兵寨,里面也不可能有任何高手坐镇。 独孤术一掠而至,就到了魔兵寨前头,他手中运起了万古神力,神力化为了万千拳影,朝着那座魔兵寨轰去。 就在那时,魔兵寨内,有一股魔兵势力纷涌而出。 那些莫斌见了独孤术,也不惊慌,只听得一阵尖啸声。 半空中,有数十名巫者凌空而起。 “天符禁制!” 那些巫者见了独孤术,连连催动天符。 犹如冰雹一样的天符,在了半空中连接成一道符墙。 只听得轰轰数声,一阵地动山摇声,万古神力和符墙狠狠撞击在一起。 独孤术饶是有了万古圣体,也被逼得倒退了几步。 他怆然落地,体内的气血一阵翻滚。 魔兵寨内,一名巫者疾行进了帅营。 帅营里,只有一黑一红的两名男子。 两名男子早前显然在商量什么事情,见了魔兵突然闯入,两人都噤了声。 “启禀殿主,神族盟军元帅独孤术在寨外挑衅。属下已经按照殿主的命令,用天符墙将其拦在了外头。” 巫者的前方,却是一名黑衣男子。 男子背对着那名巫者,直到后者说明了寨外的情况,才转过了身来。 男子剑眉星目,薄唇如刀削般,一双深邃的眸,正是早前被冥日和啵啵认定了已经死去的夜北溟。 不过是数月,夜北溟却犹如变了个人般。 此刻即便是叶凌月在眼前,怕也是一时不敢和夜北溟相认。 夜北溟生性淡漠,对于神界的同僚,一直是点头之交,从不苟言笑,可在了家人面前,尤其是爱惜如命的妻女面前,他一直是体贴专宠。 可自从医佛云笙离开之后,夜北溟的脸上就没有了笑容。 他此刻,脸上就如笼了一副面具,眼底波澜不惊,压根让人看不出喜怒来。 “万古界的独孤术?他倒是有胆,敢出现在魔兵寨前。这般的小喽喽,还无需我动手,传令给其他魔兵寨,就说对方先锋营的元帅送上门来了。” 夜北溟还未开口,他身旁的那名红衣男子就先开了口。 红衣男子的言语里,满是不耐。 此人说来,也是个熟人,乃是叶凌月早前被啵啵流放时,偶然结识的血迟。 说来也是古怪,血迟竟是和夜北溟走在了一起,这恐怕也是叶凌月始料未及的。 那名巫者虽是得了命令,却没敢立刻行动,只是小心翼翼看了眼夜北溟。 也是独孤术倒霉,他以为,驻扎在魔兵寨最前列的这一座小寨,必定不是什么大势力的营地,哪知道,他是阴沟里翻船。 这一座魔兵寨的确不是一般家族的魔兵寨,而是天魔廷刚建起来的兵寨。 小小一座魔兵寨,却一下子容纳了两名天魔廷的殿主,光论作战能力,这座魔兵寨的战力,比十几座魔兵寨中的任何一座都要强。 而统领这座魔兵寨的,正是眼前这两位夜北溟和血迟。 血迟的身份倒是好理解,至于夜北溟就有些让人匪夷所思了。 不过是月余时间,他从神界神尊一下子成了异域天魔廷的殿主,这身份上的转变,是任何人都没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