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0章 天罚戈壁之变 - 神医弃女

第3570章 天罚戈壁之变

暗夜无声,天战营内,叶凌月忙碌了一天之后,回到了自己的营地。 “启禀副营长,营长请你前去帅营商议要事。” 叶凌月前脚踏进了营地,后脚就有兵士前来相邀。 叶凌月只能是去了帅营。 一进帅营,叶凌月就见了独孤术一脸的阴沉,坐在了帅位上。 同时也在帅营的还有独孤术的副将,万古族的一位副酋长。 至于帝莘,叶凌月倒是没看到。 叶凌月这才想起,自从傍晚之后,她就没看到帝莘了。 “帝副营长不在营地,既然两位副营都已经到了,我们就开始商议进攻魔兵寨的具体事宜。” 叶凌月留意到,孤独术的声音里满是怒意,他一直引以为荣的帅铠也没有穿在身上。 独孤术这一次,可真是阴沟里翻船,丢面子丢到家了。 他本想身先士卒,攻下一座魔兵寨,在天战营立威。 哪知道立威不成,反倒被一干魔兵寨追杀。 若非是独孤术的万古圣体了得,这一次只怕是有去无回了。 独孤术为人气量小,最是记仇,返回了先锋营后,第一件事,就是要报仇。 他经历了这次,算是知道了,魔兵寨的魔兵们早已将其视作箭靶子,只要他一出现,必定会被群起而攻之。 他不好亲自出马,自然就想到了派手下的几名副营前去当炮灰。 他最理想的人选是帝莘,毕竟帝莘身手是几位副营中最好的,奈何帝莘那小子,连人影都不见。 “营长,你说进攻魔兵寨?这可万万使不得。听说天罚戈壁那边,一下子修建了十几座魔兵寨,那里魔兵林立,我们若是贸然进攻,必定是有去无回。” 叶凌月一脸“胆怯”的模样。 “叶副营,你真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难道我们天战营上下,还抵不过几座魔兵寨。明日一早,你和我的副将就穿过天战营,前去一探魔兵寨的虚实。务必在三日之内,攻下第一座魔兵寨。” 独孤术极其蛮横地命令道。 “营长,这件事事关重大,切不可果断行事。据我说知,第一座异魔魔兵寨乃是异域天魔廷的魔兵寨,实力不容小觑。” 叶凌月听罢,暗骂独孤术个脓包。 天魔廷在异域,就好比神界的诸神山。 她曾经和身为殿主的血迟打过交道,在不能使用天地之力的情况下,叶凌月没有十足把握能够打败血迟。 更何况,叶凌月还怀疑,父亲夜北溟以及早前被掠走的阿日,都在天魔廷的手中。 此时,不是和天魔廷闹翻的时候。 可独孤术哪里听得进去。 他冷哼一声。 “叶凌月,到底你是营长还是我是营长,军令如山。明日日出前后,你不出兵也得出兵。” 独孤术说罢,不耐地挥了挥手,就像是赶苍蝇似的,打发了叶凌月几人出去。 叶凌月出了营帐,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简直就是个脓包,早晚先锋营要毁在他手上。这事来得突然,必须和帝莘商量一番。” 叶凌月思忖着,四处寻找帝莘的下落。 可一个时辰过去了,叶凌月还是没有找到帝莘。 帝莘平日,就算是有什么行动,也会提早告诉叶凌月。 像是今晚这样,毫无音讯,却是第一次。 叶凌月不禁感到不对劲,无奈之下,她只能拎出了小吱哟。 “小吱哟,你嗅觉好,寻觅一下,帝莘到底去了何处?” 叶凌月示意小吱哟找到帝莘。 小吱哟一听,一脸的不情愿。 “老大,我偶感风寒,最近鼻子不大好使。” 叶凌月一听,神情古怪。 “小吱哟,你好歹也是荒兽,从出生到现在,身体倍棒,可从没生过病。你该不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吧?” 叶凌月看着小吱哟长大,小吱哟撒个谎,那是必然瞒不住叶凌月的。 “老大,本吱哟可没骗你,骗你的是帝莘那家伙!” 小吱哟被叶凌月看得汗毛倒竖,没坚持多久,就丢盔弃甲投降。 “你说帝莘去天罚戈壁找奚九夜去了?这么重要的事,你为何不早点告诉我?” 叶凌月听小吱哟讲明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帝莘和奚九夜两人,若是真对上了,必定是天雷对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如今又是异魔和神族大战之际,两人一旦动起手来,必定会让形势变得更加复杂。 “我想告诉你的,可帝莘不让,他还威胁,我要是敢告诉你,就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小吱哟弱弱地说道。 它天不怕地不怕,平生就怕自家小媳妇儿和帝莘。 “本吱哟本来想和帝莘一起去天罚戈壁的,可他说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让我去。” 小吱哟提起此事还是一脸的愤恨,早晚它要让帝莘这个狗眼看人低的家伙,对其刮目相看。 “帝莘的判断没错,奚九夜的确是想利用五彩魂玉引我过去。你还记得奚九夜修炼的地方在何处?我们现在就赶过去。” 叶凌月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就要发生了。 她并非是不相信帝莘的实力,而是因为奚九夜手中有五彩魂玉。 那五彩魂玉,乃是陨天一族的宝物,早前无论是在五彩圣母手中,还是在帝青玄手中,五彩魂玉都未曾发挥过真正的威力。 谁也不知道,五彩魂玉落在了奚九夜的手中,会发挥怎样的作用。 叶凌月和小吱哟疾驰一路,朝着天罚戈壁行去。 到了天罚戈壁的入口处,小吱哟就指着北面的某个方向。 “老大,我就是在那个位置遇到奚九夜的。” 小吱哟抬起了爪子,可就在那时,叶凌月的眉心动了动。 她的目光,不自觉落到了天罚戈壁的那一端。 脚下,有几块石头扑愣愣滚动着,地面一阵阵的发颤。 在小吱哟所指的那个方向,天空阴云密布,一道道比手臂还粗的闪电,凌空落下。 “变天了。” 叶凌月哑然失声。 天罚戈壁尽然变天了。 这本该是不可能发生的事,这几天,应该是天罚戈壁的晴天,也就是平稳期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