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4章 异变,天罚戈壁 - 神医弃女

第3574章 异变,天罚戈壁

到手了! 直到手掌内握住了五彩魂玉,感受到魂玉身上传递来的温润之感时,叶凌月才可以确信,她真的夺到了五彩魂玉。 诚然,对于奚九夜乃至神魔两族而言,五彩魂玉的价值要比封天令低得多,可是对于叶凌月而言就不同了。 一方面,五彩魂玉可以用来修复鼎灵,帮助叶凌月重新炼制九洲鼎。 天知道,叶凌月为了修复九洲鼎,重塑鼎灵,费了多少的气力。 另一方面,五彩魂玉是腾蛇兵王生前,一直想要找到陨天一族的至宝。 找到了她,也算是对腾蛇兵王的一个交代。 “洗妇儿,那封天令?” 帝莘落在了叶凌月的身旁,再看看奚九夜,奚九夜已经逼近了封天令。 “不碍事,奚九夜没法子抢夺封天令。” 叶凌月一脸的胸有成足。 奚九夜必定认为,她舍封天令,得五彩魂玉。 可实则不然,封天令可不是人人都可以抢到手的。 身为封天令的宿主,没有人比叶凌月更明白这一点。 奚九夜一碰触到封天令,本以为封天令必然到手,哪知封天令里,忽有一股怪力爆出。 奚九夜的虎口一阵巨疼,他定睛一看,却是非同小可。 封天令里的那股力量,竟是一下子将奚九夜的手掌震裂开了,鲜血淋淋而出。 奚九夜乃是神界罕见的天赐神体,自他获得北极星辰体之后,几乎是没有受过伤,亦或者说,没有人可以伤的了他。 可今日在了这块小小的石碑面前,奚九夜却一下子就受了伤。 “回来!” 叶凌月轻叱一声,半空中,那一块封天令就如得了令的士兵,嗖的一声,朝着叶凌月飞去。 那敏捷的身手,全然不笨重。 “你是故意讹我的?” 奚九夜登时恍然大悟,难怪叶凌月早前看也不看封天令,就去抢五彩魂玉,原来叶凌月早就知道,封天令不会从了自己。 他诚心诚意对待叶凌月,叶凌月却反算计于他。 再看帝莘和叶凌月并肩而立,两人在了日月星光之下,显得男才女貌异常般配。 奚九夜心底,掀起了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愤怒之感。 他冷哼了一声,手间又多了一物。 他的手上,伤口迅速愈合。 叶凌月定睛一看,看清了奚九夜手中的东西。 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叶凌月登时火冒三丈。 奚九夜手中,让奚九夜的伤势自动愈合的不是其他,正是一块星辰碎片。 这块星辰碎片,对叶凌月而言,再熟悉不过。 那原本是属于小怪物的星辰碎片,是叶凌月早前为了帮助小怪物凝聚神印,送给他的。 小怪物死时,神印破碎,那块星辰碎片也是不知所踪。 叶凌月一直以为,星辰碎片也已经破碎了。 没想到,它落到了奚九夜的手中。 “奚九夜,你到底还是不是人,那是小怪物的星辰碎片。你杀了他,他是你亲生儿子,你甚至还抢占他的星辰碎片。” 叶凌月气不打一处。 她凌空而立,肆虐的割喉风打乱了她的发鬓。 这一刻,叶凌月心中的怒火,喷然而出。 “儿子?那小子可曾把我当成爹爹?他死,那是因为他该死。不过不得不说,这快讯星辰碎片是好东西。” 奚九夜冷然一笑。 小怪物的死,对其而言已经是过去式了。 “你不配拥有星辰碎片。” 叶凌月手中,多张符箓飞出。 只听得轰轰一阵巨响,多张符箓炸开,奚九夜却是身影瞬变,避开了叶凌月的轮番攻击。 他吸收了星辰碎片里属于小怪物的那一部分神力。 “星罗万象!” 星辰碎片里的神力,交织在一起,化为了一张星辉大网,从高处落下,将那一块在半空中移动的封天令笼住了。 星力之强,将封天令死死封住。 封天令被禁锢在了半空中不能动弹。 帝莘见状,剑意一动,那把擎天大剑瞬时在了半空中化为了无数的剑意。 剑意直击向了半空中那张星辉大网。 另一方面,叶凌月也试图用神念控制着封天令。 一令,一剑意,一星辰碎片,三者在了半空中不断角逐着。 不知是否是三力齐聚的缘故,天罚戈壁里天地异象没有丝毫缓解之象,反而愈演愈烈。 地面剧烈地颤抖起来,天空仿佛要压境而来。 叶凌月、帝莘和奚九夜都处在胶合状态,谁都没有留意这一点。 忽然之间,一阵风云色变。 在天罚戈壁的多处,一阵阵光芒闪动。 原本沉寂在天罚戈壁深处,不知过去了多少年,早已失效的多个古阵法,在这一刻,就如历史的车轮,扎扎响动了起来。 这些大阵,大部分都已经失效。 可也还有极少数的大阵,只是出于休眠状态。 它们在这里千万年都不曾有半点变化,可今日,由于封天令、五彩魂玉的出现。 那些大阵像是睡梦中的困兽,一下子被惊醒了。 大阵光芒绽放,东西南北多处的大阵,那些大阵苏醒的那一刻,大阵里释放出了一片黑色的氤氲迷雾。 那迷雾灰蒙蒙的,在迷雾之中,出现了一阵阵异响。 一缕缕青烟,从了天罚戈壁的地底钻了出来。 那些青烟,不断在半空中扭曲着。 青烟里化成了一个个魂魄。 那些魂魄,有人形,也有兽形,分明就是在天罚戈壁中无辜枉死的生灵。 而在天罚戈壁的外围,同时生成了两面墙壁。 那两面墙壁,由天罚戈壁里的多个大阵控制,将天罚戈壁的南北两侧和天战营、魔兵寨强行隔绝开了。 “那是什么鬼东西,撤,大家立刻往外撤!” 魔兵寨那一边,一些刚进入天罚戈壁的魔兵们发现了这一幕,几名魔将迅速命令魔兵回撤。 可魔兵才敢撤离了几步。 几十头饥肠辘辘的煞灵兽从了黑雾中扑杀而出。 那些煞灵兽来无影去无踪,一口咬住了魔兵的脖颈,将其拖入灰色的煞雾之中。 等到魔将们再发现那些魔兵的尸体时,魔兵们早已化为了一具干尸,他们身上的生机,早已被吸食一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