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8章 权宜之计 - 神医弃女

第3638章 权宜之计

居然有人,会用自己的灵魂永世不得超生为代价,召唤上古邪神! 在封天令出现之前,帝莘在内的所有人,包括身为神尊的奚九夜,都以为,所谓神,就是四大神帝。 可当封天令出现后,关于四大神帝构架的神之传说,不攻自破。 包括叶凌月在内的一干人,终于知道了神界之上,还有三十三天的真神一说。 神界不再是神界,四大神帝也不再是神帝。 可眼前,煞巫太子召唤出来的上古邪神就不同了,他是真正的神。 真神临世,煞巫太子邪神附体,原本已经陷于静止状态的献祭大阵,再度恢复了运转。 不仅如此,它比早前更加可怕。 就见大阵化成了一个深渊黑洞,整个天罚皇都轰然塌陷,以极快的速度卷入了黑洞中。 天罚大帝只觉得体内的神力,正在被那深渊黑洞疯狂吞噬。 深渊之中,邪神的大笑声不绝于耳。 天罚大帝提起了一口气,却见其双掌挥出,帝莘和奚九夜被掌风托起,猛的送出了天罚皇都。 “立刻离开,告诉她,只有封天令,才能化解天罚皇朝的这场浩劫。” 天罚大帝的声音,被深渊黑洞吞没了。 帝莘和奚九夜回过神来时,已经处于天罚皇都之外。 皇都已经化为了一片虚无,可怕的黑洞正在缓缓向外扩张。 但在黑洞的边缘,有一片淡淡的金色帝皇之气,那帝皇之气,似在和黑色的深渊邪神之力角逐哦,让深渊黑洞没法子一下子扩散开。 “你们俩可算是出来了。皇都里发生了什么事?” 尉迟青等人看到了帝莘他们从城里出来,先是松了口气,可看到那巨大的深渊黑洞将天罚皇城吞噬,又是一脸的震惊。 他们在城外争执了数个时辰,始终没有结果。 “天罚大帝苏醒了,煞巫太子自我献祭,召唤了邪神。” 帝莘和奚九夜也都被天罚皇都前的一幕惊住了。 帝莘简略将事情说了个大概。 “这都发生了什么事?天罚大帝苏醒,煞巫太子……可天罚大帝是怎么苏醒的?他不是早就死了嘛?” 冬弥君悟等人还是一头雾水。 什么死死活活,这死了一万多年的人,怎么就一下子复活了。 “这件事,八成和血迟早前所说的搜集天罚大帝的雕像的事有关。” 还是尉迟青反应快。 他当即就想起了血迟的信。 “什么雕像?快拿出来看看。” 奚九夜一听,忙命几人将搜集到的雕像拿了出来。 尉迟青等人取出了雕像,帝莘和奚九夜检查了一番。 “只是普通的雕像罢了,和天罚大帝的苏醒能有什么联系?” 奚九夜看着神像,一脸的莫名。 “让你们搜集神像的可是一名神族的女帅叶凌月?” 帝莘也看了神像几眼,忽然开了口。 “你也认识叶凌月?也对,你也是神族将领,的确是她让血迟委托我们搜集的。不过她和血迟都没说,要这些雕像有什么用。” 尉迟青先是一愣,随后释然道。 “凌月?她在哪里?” 奚九夜一听到叶凌月的名字,也是一惊,旋即抓住了尉迟青。 “我家洗妇儿在哪里,管你什么事。” 帝莘冷笑道。 方才天罚大帝送他们离开时,说出了那句话时,奚九夜兴许没听懂,但是帝莘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为此,他才肯定了,天罚大帝的出现,必定和自家洗妇儿有关系。 他这些日子一直在寻找叶凌月,想来叶凌月也是如此。 “她与你还未成亲,你一口一个媳妇儿,也不怕人笑话。” 奚九夜反讽道。 “你们俩……怎么也吵上了。叶凌月和血迟应该在一起。” 尉迟青可算是听明白了,敢情叶凌月和他们俩也都认识。 而且看样子和叶凌月的关系匪浅,两人语气里都有浓浓的醋味,再嗅不出来,那就是傻子了。 “血迟又是谁?” 帝莘和奚九夜异口同声道。 “血迟是天魔廷的殿主,也是这次魔兵寨的主要统领者之一。他还是叶姑娘的狂热追求者之一。” 墨长空哪壶不开提哪壶。。 “天魔廷?” 奚九夜蹙了蹙眉。 奚九夜加入了帝魔家族,也知帝魔家族如今在异域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天魔廷。 “他们人应该在天罚戈壁的某处,血迟只是让我们搜集神像,并没有告诉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行动。不过,他们应该也会赶到这里来。毕竟,天罚皇城才是打开禁制的唯一法子。不过……” 尉迟青看了看现在的天罚皇城,心底对能否顺利离开天罚戈壁更加没底了。 一个煞巫太子已经够头疼了,如今又加上了一个什么真神邪神。 难道他们这帮人,就注定了要被困死在天罚戈壁里? “既是如此,我们也不要再四处走动,邪神临世,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眼下,我们不妨先照着我家洗妇儿说的,搜集这些雕像。” 帝莘也不知这些雕像的奥秘所在,不过既然叶凌月需要它们,就算是上天入地,他也会帮其搜集。 这一次,奚九夜倒也没和帝莘唱反调。 在场,只有帝莘和奚九夜知道,叶凌月是封天令的原宿主,连天罚大帝都说,只有叶凌月有法子化解这场浩劫。 当然,这话,帝莘和奚九夜绝不会让第三人知道。 否则,叶凌月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帝莘和奚九夜当即就命令手下的神兵和魔兵们退到了距离天罚皇都相对安全的距离,然后下令手下的神兵、异魔们开始全境搜寻天罚大帝的雕像。 此时,叶凌月和血迟等人才刚赶回营地。 叶凌月回到了营地后,第一时间就命人将帝锦瑟传了过来。 “不知叶帅传我前来,有何贵干?” 帝锦瑟也只是比叶凌月早一步返回营地罢了,见了叶凌月,她就想起了早前自己被叶凌月陷害,险些死在煞灵大军手下,不免一肚子的窝火。 “帝四小姐,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你做过什么事,你最清楚不过。” 叶凌月也懒得和帝锦瑟多说,直接召集了所有人,当场质问起帝锦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