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1章 福祸一念间 - 神医弃女

第3651章 福祸一念间

小冥君自出生以来,冥界的生死薄就从未出过错,听父神冥日说,也是如此。 这次生死簿出错,倒是第一次。 “比起八荒神尊的事,凌月的安危更加让人担心。邪神临世,她被困在里面……” 薄情看向了天罚戈壁,眼底满是担忧。 他下意识,用手去触碰前方的天罚戈壁,尽管没有颜色,也没有形态,可手一碰上天罚禁制,就被弹了回来。 而且攻击越强,这股反弹力也会越强。 “这些日子,我也试过了多种法子,但是一直不得其法。” 小冥君也觉得很是挫败。 世上的禁制万万千千,但是像眼前的天罚禁制这么棘手的,他也是第一次碰到。 这时,有一名神兵匆匆走来。 “启禀薄将军,小冥君大人,我们在附近巡逻时,捉到了一名煞灵。” “煞灵?” 薄情和小冥君俱是一惊。 两人当即让神兵把那名煞灵抓了过来。 经过了一番审讯,薄情和小冥君发现这名煞灵是从天罚戈壁里逃出来的。 自从邪神临世,左使又被叶凌月的九洲鼎吞噬,由于天罚大帝用了天命锁链暂时困住了邪神和煞巫太子,天罚戈壁里的煞灵就处于一种无人管控的状态。 尤其是早前那些游离在天罚戈壁里的煞灵们,他们四处逃窜。 其中有一些就逃出了天罚禁制。 煞灵逃离了天罚戈壁之后,受到外界灵气的影响,自身的煞气减弱,变得异常虚弱,就被巡逻的神兵抓了个正着。 “天罚皇都里的情况如何?你可知道一个叫做叶凌月的神族的消息?” 薄情和小冥君捉到的那名煞灵,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捉到的。 薄情审讯了一番,可惜这名煞灵只是最低等的煞灵,他甚至于连天罚皇都如今的情况如何都不知道,更不用说叶凌月等人的消息了。 “慢着。我兴许想到了一个可行的法子。” 小冥君看着阿明煞灵,忽是眼眸一亮。 “哦?什么法子?” 薄情一喜。 “一直以来,我们都以为天罚禁制是不能打破的,可煞灵却从里面逃了出来,这意味着,天罚禁制并非是坚不可摧的。它有缺陷。” 小冥君说罢,疾步到了天罚禁制前。 禁制存在缺陷? 薄情听了,也是半信半疑。 他随着小冥君,一起站在了天罚禁制前。 “可是我们早前已经试验过了,无论是五行之力,亦或者是各种神兵乃至符箓,我们都已经试验过了。都没法子穿越这一层禁制。” 薄情不解道。 “可我们没有试过其他法子,譬如用魂魄的形态穿越。” 小冥君也是看到了煞灵之后,才想到了这一点。 禁制本身,对于一切实体攻击,都具有极强的反弹力。 但只要是魂魄的形式,那就未必了。 “魂体?可我们又不是煞灵?” 薄情为难着。 小冥君的发现自然是极好的。 可实践起来,根本无法操作。 除非是死上一次,否则怎么才能以魂魄形式出现。 “非也,在神界,还有一种法子,就是元神出窍。只是大部分的神族,都不曾修炼过。” 小冥君在冥界时,就曾见过有人修炼此法。 “既是功法,必定需要修炼,我们眼下,怕是没有时间再修炼了。” 薄情遗憾道。 小冥君也知此法行不通,所以他只是提议,并不打算真的采用元神出窍之法。 毕竟出去少数天赋极佳的神族,元神也不是人人可以修炼成的,弄不好,还会让人的神魂遭受到重创。 “元神出窍怕是行不通,不过我还有一个法子,可以借用召魂阵的法子,让人魂魄暂时离体。不过这个阵法,必须由我亲自来维系,所以我本人,只怕是没法子使用召魂阵。” 小冥君说道。 “小冥君看我是否合适?” 薄情一听,迫不及待道。 “你?可是薄将军,有一件事,我需要先告诉你。召魂阵我也是第一次使用,并非是绝对安全。况且魂魄出体,可能会有一定的副作用,连我都没法子预测。” 小冥君所谓的召魂阵,即便是在神界都是很禁忌的一种阵法,冥日再三叮嘱小冥君,非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切不可使用召魂阵。 可今日事关叶凌月的安危,小冥君不得不动用。 “只要是为了凌月,我什么都愿意做。再说了,我这人气运好,想必不会有什么问题。” 薄情笑了笑。 “话虽如此,可气运一事也是风水轮流,你耗费越多,终也有竭尽的时候。” 小冥君也知薄情的命格是极其还见的福星,可小冥君掌管生死薄,他也知,人的福缘有尽时。 尤其是薄情这样的,一直福缘逆天,但若是有一日,福缘耗费一空,等待他的将会是比旁人凄惨百倍的命运。 “时间不多了,小冥君无需顾虑,只管施行召魂阵即可。” 薄情心意已决,当即就和小冥君开始筹备进入天罚戈壁的事。 在薄情和小冥君打算突破天罚禁制时,诸神山方面,火炎神帝和冥日夫妇也收到了薄情小冥君等人的信。 诸神广场上,昔日四帝并排而坐的场面再也不复见了。 “神帝陛下,天战战场的情况,大致如此。天战营的两位元帅胆子也太大了,竟擅自做主,越过陛下,直接向慕容家求救。这件事,神帝陛下一定要严加惩治。” 四方神帝念完了薄情的来信,满脸的义愤。 四大神帝如今只剩火炎神帝一人,各地纷乱不断,这个节骨眼上,慕容老方仙的势力如果介入,无疑等同于宣告四大神帝政权的终结,神界易主。 “罢了。其实他们的做法,也是可以理解的。就算是向诸神山求救,朕又能如何?朕,终究不是太虚神尊。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朕才知道,太虚当年的做法是正确的。” 火炎神帝揉了揉眉心,面上满是疲态。 对于天战战场的事,他并非不愿意管,而是管不了,如今的火炎神帝,根本是分身乏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