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3章 同门情谊,破裂 - 神医弃女

第3683章 同门情谊,破裂

队长发现那名男子时,对方刚从妖十三陵内出来。 由于太虚墓境无法进入,男子只是在太虚墓境的外围逗留了片刻。 他当时还凝视了神树好一阵子,恰好撞上了巡逻的队长,队长盘问了几句。 所以队长对其还有些印象。 赤烨听罢,挑了挑眉。 “那人问了什么?长相如何?” “那人是个清瘦老头,穿着件道袍,肯定不是妖族,应该是人族……不过好像又不是普通的人族。他询问了关于神树的事,以及近期是否有人进入过太虚墓境。” 队长见其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看其样子,又不是普通人族,想来是人族某个大门派的高手。 自从帝莘和叶凌月结为伴侣后,人界和妖界的关系也很和睦了很多。 队长对这位人族的修炼者也很是尊敬,就随口回答了几句。 “属下当时就回答过,太虚墓境是禁止任何人进入的,至于那棵神树,这阵子枝叶繁茂了些,除此再无其他。” 队长还记得,当时那位老道听了后,很是失望。 他欲言又止,旋即离开了。 “属下想起来了,那老道询问后的第二天一早,属下们就发现那棵树倒了。” 队长猛然想起。 “那老道可是身着颧骨高,一双灰目,穿着这身道袍?” 不等赤烨发问,就听到了一个柔和的女声传来。 “舞儿,你怎么来了?” 一听到声音,赤烨面色一缓,他转身看去,不由一怔。 只见妖后舞悦和一名*****并肩而来。 那美妇看上去和赤后年纪相仿,可比起妖娆美艳的赤后,美妇的模样要更加娟秀,也看上去更加的端庄,只见其云鬓堆砌,自有一股说不出的秀美之感。 “赤烨,我稍后再向你解释。” 舞悦示意赤烨先不要多说,只见其拿出了一幅画,递给了那名妖兵队长。 “你看看,你早前看到的老道,是否就是这一位?” 妖兵队长仔细看了看画像。 “对!就是他。” 舞悦的手微微一晃,眼底多了一抹悲痛之色。 “真是他。” “舞儿,怎么了?这人是……哎,这老头看着有些眼熟,我记起来了,这老头不是早前,我去迎亲时,拦着门不让我进去的那糟老头嘛?” 赤烨凑上前去,仔细瞅了瞅,认出了画上的老头来。 画像的右下方,写着无涯子三个字。 “赤烨,不得无礼,这是我的师尊,孤月海的掌门,无涯掌教。” 舞悦哭笑不得。 恐怕也就只有赤烨,才会称呼无涯掌教为糟老头了。 “等等,这么说来,早前来太虚墓境的,就是无涯掌教?” 赤烨吃了一惊。 无涯掌教在人界的地位,可是三宗之首,比起人界很多国家的国君还要高得多。 他怎么会突然来到妖界,还和神树的倒塌扯上了关系。 “他不是我师尊,他是……我四师兄。” 舞悦深吸了一口气。 她和秦小川是一个师门一起长大的师兄妹,在帝莘和叶凌月加入孤月海之前,唯一和舞悦默契的就是秦小川。 她一直将秦小川当做最尊敬的兄长,秦小川为了救夜凌光而死,舞悦还为此难受了很久。 后来得知叶凌月和帝莘帮助秦小川复活后,舞悦还高兴了很久。 只是那时候舞悦身怀六甲,不能前去神界探望。 哪知后来突生变故,叶凌月捎信告诉舞悦,秦小川可能是异魔。 帝莘也曾托赤烨仔细搜查秦小川的下落。 但是赤烨搜寻一阵子后,毫无发现,也就没有再追究。 这个事实,舞悦一直不能接受。 直到后来越来越多的证据指明了,秦小川很可能回到了孤月海,杀了无涯掌教,取而代之。 舞悦那时,依旧是不能相信。 直到这次四方神尊的到来……四方神尊在千幽都没有找到赤烨,正是为难之际,却意外遇到了妖后舞悦。 舞悦也听叶凌月提起过,在神界有一位一直很照拂夜家一家人的四方神尊。 四方神尊在舞悦的指引下,才来到了太虚墓境,找到了赤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无涯掌教成了秦小川。我记起来了,帝莘和我提过这小子。说他是异魔侯……异魔侯成了孤月海的掌门,难怪人界会突然大乱。那我们还等什么,立刻到人界把那小子揪出来。神树的倒塌一定和他有关系。” 赤烨一拍脑门,终于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联系在了一起。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已经调查过了,古九洲已经关闭了。” 四方神尊说道。 她得到了薄情的转告后,就第一时间赶往妖界和人界。 但是她发现,古九洲作为人界和妖界的通道,已经被关闭了。 古九洲是沟通人界和妖界的唯一通道。 就算是神族,进入人界,也必须是通过这条通道。 古九洲被封闭,那意味着,四方神尊就算是想进入人界,也是不可能的。 如今人界的一切消息都已经被封闭了。 “你不是神尊嘛,难道不能重新开辟一条通道,神界的神尊难道都这么弱?” 赤烨奇道。 四方神尊一头的黑线,这位妖帝说话还真是不按理出牌。 好在,四方神尊脾气极好。 “本尊虽是神尊,可并非是界神,结界这种事,并非是本尊擅长的。只有找到人界的界神,才能重新打开古九洲。” “赤烨,不得无礼。” 舞悦瞪了赤烨一眼,这该死的红毛猩猩,都和他说过多少次了,说话要客气些,偏他还是野性未脱。 “那还等什么,快去把那什么界神找出来。” 赤烨翻了个白眼。 神就是神,都什么时候了,办事还拖泥带水。 这都什么时候了,人界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中。 “本尊何尝不知道事态紧急,只是人界界神暂时不知所踪。” 四方神尊也尝试着联系人界的界神,可那位界神,一点音讯都没有。 “这……” 赤烨和舞悦的心底,都腾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那位人界界神,想来现在已经是凶多吉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