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5章 意外的功德 - 神医弃女

第3705章 意外的功德

叶凌月挑了挑眉,她倒是没想到,洪明月在最后,会留下这样的叮嘱。 她要有多大的决心,才能叮嘱叶凌月,杀自己的孩子…… 洪明月说完,其身下,太阴神印一阵神光闪烁。 一道轮回之门出现在洪明月的身前。 叶凌月的大品般若经中,蕴含着佛门的佛力,其可以召唤出佛之门。 只是洪明月身怀罪孽,叶凌月虽用了大品般若经将其一身罪孽洗净,却终究无法为其召唤出佛之门。 洪明月能入轮回之门,来世到底要投身哪一道轮回,就看她的造化了。 洪明月说罢,再也不迟疑,步步走向了轮回之门。 “奚星落。” 身后,飘来了轻轻的一个声音。 洪明月脚下一顿,骤然回首。 却见了一个朦胧的身影,出现在了前方。 那身影,正是叶凌月的精神存在。 早起洪明月一身罪孽,看不清叶凌月所在,可如今,她洗净一身罪孽,尤其是最后的那一番话,却是让其神魂得到了一次升华。 那是?佛光…… 洪明月眼中的叶凌月,虽是身形不清,可那一身月沐般的光华,却是柔和无比,让人一看,就觉心灵得到了一阵洗涤。 原来,她和叶凌月之间的差别,竟如此之大。 洪明月心底暗叹。 多年来,她一直觉得自己和洪明月的差别,只是机缘之差,如今看来,两人当真是云泥之别。 离开了紫堂宿,叶凌月依旧是叶凌月。 “星落,真是个好名字。多谢,叶凌月,我们来世再见。但愿来世,我们不再兵刃相见。” 洪明月说罢,以身进入了轮回之门。 洪明月的身影消失后,叶凌月在原地呆立了片刻。 就在其打算走上前去看看太阴神印时,叶凌月只觉得自己的右手微微一烫。 “恭喜,成功超度死敌一名,获得十万功勋值。” 叶凌月先是一愣,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掌心。 掌心内,九洲鼎正在微微发光。 自从吸收了五彩魂玉后,叶凌月的九洲鼎就发生了些许变化。 虽说鼎灵没有再度出现,可九洲鼎却有着越来越多让叶凌月意外的状况出现,譬如说眼前的情况。 九洲鼎所说的十万功勋值,可非同小可,是针对九重玉净柳而言的。 九重玉净柳每生长出一根柳枝,就需要十万功勋值。 早前叶凌月几次获得十万功勋值,那可是拯救了万千煞灵乃至死灵的缘故。 可这次,只是超度了一个洪明月,就获得了十万功勋值? 这算是什么事? 叶凌月百思不得其解。 却见叶凌月的眉心,玄阴神印一动,九重玉净柳的枝叶舒展开,原本已经有了七根柳枝的九重玉净柳,此时枝叶微微舒展,抽出了第八根枝叶来。 伴随着第八根枝叶的产生,嫩绿色的枝叶上,一滴杨枝甘露滴落。 叶凌月指尖一抬。 那一滴杨枝甘露就被叶凌月收入了瓶子中。 “啧啧,丫头片子,你运气真不错。这佛门讲究的是,放下屠刀立定成佛。你居然连死敌都能超度,看来你的修为,也是更上一层了。” 却见叶凌月的意识之中,烛照的声音传来。 “烛照老爷爷,你还在?” 叶凌月自从莫名其妙精神离体后,还有些浑噩。 这时候听到了烛照的声音,自是欢喜不已。 “老夫本就活在你的虚空意识海中,只要你精神还在,老夫自然还在。你也莫要担心,你的精神存在之所以到了这里,想来是受了宿命的指引。早前那丫头因你而死,你若是不帮她超度,对你的功德积累必定是一大障碍。所以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你才回到熬了这里。既然你已经完成了任务,想来,不久之后就能返回原处。” 烛照早前也是暗中观摩了半天,才看出了个所以然来。 对于叶凌月的奇遇,烛照也是咋舌不已。 洪明月的存在,对自己的修炼是个障碍? 叶凌月对烛照的话,也是似懂非懂。 可是事后再一想,洪明月被超度轮回之后,自己的心境的确开阔了不少。 更不用说,这一次还有意外收获,让九重玉净柳又生出了一枝。 叶凌月看着在太虚墓境里不停摇摆着枝叶的九重玉净柳,或者说,八重玉净柳,心底也是一片欢喜。 不知不觉,九重玉净柳已经长出了八根柳枝。 只要再长出一根柳枝,它就能成为名副其实的九重玉净柳,届时,叶凌月就可以用其来炼制起死回生的回春天符了。 关老多年的心愿,也总算是可以完成了。 叶凌月感慨着。 看到玉净柳自在的模样,叶凌月的目光不由从手中的杨枝甘露上,落到了一旁那一棵倒塌在地的紫叶菩提上。 “师父紫……你如今到底是死是活。” 原本,她收集杨枝甘露是为了能够救师父紫。 可如今,师父紫下落不明…… “师父紫,无论你是死是活,我一定会救活你。” 叶凌月下定决心,一定要炼制成功回春天符。 叶凌月正寻思着,却觉得耳根子一阵发痒。 一个坚持不懈的声音,始终在耳边徘徊。 “洗妇儿……洗妇儿……” 那是帝莘的声音?! 叶凌月听到了帝莘的声音后,精神一振。 她感到自己的精神存在,正在迅速离开太虚墓境。 墓境的一切,都变得遥远不清。 清晨前后,叶凌月的营帐内。 已经昏迷了大半夜的叶凌月猛然睁开了眼。 眼前,多了一张焦急的俊脸。 “帝莘。” 叶凌月抬起了手,抱住了帝莘的脸。 “洗妇儿,你可算是醒了。” 帝莘看到叶凌月醒了过来,紧紧握住了她的手,搁在他心头的那块大石这才放了下来。 他已经照看了叶凌月一整夜,期间,叶凌月时有呓语。 帝莘听得不甚清楚,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什么师父……什么墓境……神印。 他担心叶凌月陷入了魔靥中,这才一直坚持不懈,呼唤着叶凌月的名字。 皇天不负有心人,自家洗妇儿总算是醒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