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2章 借刀杀人 - 神医弃女

第3712章 借刀杀人

只是想要杀叶凌月灭口也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 “如今我方和天魔廷方面的兵力分布如何?” 帝释伽沉吟一声,询问道。 “大抵相当,不过对方大将比我方多。” 皇甫臣此行总算没有白当奸细,他在叶凌月那边,呆了几日,将对方的兵力,摸了个一清二楚。 按理说,神兵和异魔的战力,异魔更胜一筹。 不过叶凌月和帝莘带出来的神兵,虽说体魄上不如异魔,但是精通一种阵法。 那种阵法,让神兵们战力增强了不止一倍。 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两军交战,异魔兵团未必能占到什么好处。 更何况,叶凌月那一边,拥有血迟、尉迟青、墨长空和封子域等人,更不用说叶凌月和帝莘本尊,也是神界一等以的战将。 而帝释伽这边,帝释伽因为是魂火的形式出现,实力只有平日的一半,帝锦瑟和冬弥君悟显然不如对方的几员大将。 原本还有个奚九夜可以撑场面,可惜奚九夜偏偏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两军交战时,尤其是两军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对方大将的作战能力及其重要。 一名好的大将,足矣抵御成百上千的兵士。 更不用说,在天罚戈壁里,还隐藏着邪神和煞巫太子这两个隐雷,残缺的太阴神印虽是将邪神暂时镇压,可包括皇甫臣在内,都不知道,邪神什么时候会破阵而出。 一旦邪神破阵而出,万一还是在两军拼的你死我活的情况下,反倒会让邪神坐收渔翁之利。 这显然不是皇甫臣和帝释伽愿意看到的。 “另外,我已经得到了风声。天战战场方面,最后一位神帝火炎已经御驾亲征。对方至少带来了五万神兵。这就意味着,就算是我们侥幸获胜,且击杀了邪神,可是一旦离开天罚戈壁,就会正面对上神族的主力。所以硬碰硬,显然是不可行的。” 皇甫臣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们得另外想法子。” 帝释伽也不愿意和天魔廷直接起冲突。 “我有一计,只是有些风险,可能会导致封天令落入他人之手。但那也不是什么大事,若是计谋成功,也许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来个黄雀在后,灭了邪神和叶凌月等人。而且也不会得罪了神族。” 皇甫臣忽说道。 两军交战,也要讲个明目。 若是叶凌月等人被他们杀死在天罚戈壁里,以叶凌月的身份地位,火炎神帝必定会第一时间讨伐。 但若是对方是被来自三十三天的邪神所杀,那情况就不同了。 “但说无妨,富贵险中求,你我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交情了。” 帝释伽笑着说道。 他也知,皇甫臣素来擅谋略。 他既是开了口,必定是不错的策略。 “那就是破坏太阴神印,提早放邪神出来,同时泄露给邪神,叶凌月就是玄阴之女。你也知道,玄阴之女不仅仅是对我们有威胁,对邪神那样的邪魔外道而言,也是致命的存在。在我们出手之前,邪神必不会容叶凌月的存在。” 皇甫臣和帝释伽由于被叶凌月抓住了把柄的缘故,没法子直接泄露叶凌月是玄阴之女的事。 但若是将这个消息泄露给邪神,那就无妨了。 太阴神印可以镇压天魔井,也可以镇压邪神。 破坏了太阴神印,邪神出世。 但由于帝释伽才是封天令的宿主的缘故,就算是叶凌月等人对上邪神,也不可能真正获取封天令。 如此一来,既有机会让邪神除去叶凌月,封天令也不会失效,倒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法子。 “你当真要破坏太阴神印?那玩意,可是你们皇甫家族千辛万苦才绘制成功的,一旦破除,邪神出世,万一我们都无法镇压?” 帝释伽还有几分犹豫。 他做事历来谨慎,面对邪神,帝释伽还有些避讳。 他有些担心,皇甫臣此法,等于是前门拒虎后门进狼。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还是说,你想让叶凌月永远手握我们的把柄?” 皇甫臣眼底满是愤怒之意,他只知,叶凌月非除不可。 “只能是拼上一拼。只是我们要如何让邪神知道,叶凌月是玄阴之女?将邪神的怒火迁怒到叶凌月的身上?” 帝释伽抱着如此的疑惑,和皇甫臣商量起来。 两人在营帐里,密谋了一个晚上。 一直到了三更前后,就听到了一阵密集的咳嗽声。 “隔壁营帐是何人?” 皇甫臣警惕道。 他们所在的营帐,乃是帝释伽的营帐。 “是奚九夜。” 帝释伽随口说道。 “就是那进入天罚深渊,行百鬼吞噬之术的小子?那小子胆子不小,命也够硬,居然在肉身和魂魄残缺的情况下,还能保住性命。只可惜,是个神族。” 皇甫臣语带惋惜,他对奚九夜还是有几分印象的。 “他很快就不是神族了,百鬼吞噬,已经将其神体毁的差不多了。回到帝魔家族后,我就打算替其铸帝魔肉身。这小子,是个人才,值得我去栽培。” 帝释伽之所以将喜奚九夜安排在自己隔壁,也是因为这几日,奚九夜数次出现了病危的情况。 族中的巫者数次没法子救治,只能是帝释伽亲自动手。 也亏了帝释伽的修为了得,奚九夜才吊住了一口气。 这几日,他大多数在昏睡。 所以方才帝释伽和皇甫臣在商量如何对付叶凌月等人时,也没有设禁制,横竖奚九夜也是在昏睡,听不进什么。 就算是他听进了什么,可以他神族叛将的身份,也不可能将秘密泄露出去。 所以帝释伽对奚九夜可谓是很放心的。 两人说吧,继续商量着如何对付叶凌月等人。 另一边的营帐里,奚九夜横躺在床榻上,由于神体严重受损的缘故,他浑身上下都包裹着。 但是细细看去,在他包裹的绷带之下,流淌着一股暗金色的神秘力量。 那力量,就如潮水般,不断洗涤冲刷着他的经络,让其肉身不断强化、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