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9章 天命所归 - 神医弃女

第3749章 天命所归

叶凌月凝视着夜北溟,足足一刻钟。 天魔祠内,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一向行事坚决的爹爹改变了主意。 叶凌月不是天魔廷的人,但也知道,天魔廷那样的存在,其祠堂相当于是禁地。 并非是人人可进的,天魔廷的长老,带着夜北溟进入了天魔祠,想必里面必定隐藏了极大的秘密。 那秘密重大到,让夜北溟改变了主意。 那秘密,很可能也和阿日的死有关。 尽管内心至今为没法子接受阿日已经死了这个事实,可叶凌月也明白,爹爹绝不会骗她。 血迟曾说过,夜北溟为了摆脱神体,获得更加强悍的异魔之体,修炼了天魔廷一种禁功,九命焚天诀。 这种功法,会让人性情大变,甚至是六亲不认。 眼前的夜北溟,显然已经修炼了九命焚天诀。 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认真之色。 夜北溟从不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从小到大,他说一是一,说二就是二。 既是他已说,神是神,魔是魔。 那就是事实。 她是夜北溟的女儿,更是神族的第一元帅。 她的背后,不再是一个人,还有神军几万。 叶凌月知道,夜北溟已经做好了决定。 能说服她爹爹的那个人,只有娘亲云笙,可惜娘亲不在。 体内,那一股来自云笙好夜北溟的血,让叶凌月在这一刻,不再懦弱。 叶凌月抹去了眼底的泪水,挺直了脊梁。 “爹爹,你很残忍。既是你亲自将女儿拒于千里之外,那今日,也是我最后一次喊你爹爹。从今往后,你是魔,我是神。你我神魔两难立,各为其主。” 叶凌月一字一句说道。 夜北溟听罢,眼中并无难过之色,相反,有一种自豪之感,油然上了心头。 不愧是他夜北溟的女儿,无论在任何时候,叶凌月都知道审时度势,她也知,事已至此,哭闹并无半点用处。 “叶帅能这么想,自是最好。火炎神帝派你来,可是要说服两军联盟?只是以神界如今的形势,你们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合作?” 夜北溟也换上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夜殿,神族虽然整体实力上,不如异魔,可那也仅仅是说全体异魔。若是光论天魔廷单方面的实力,未必就比得过神界。” 叶凌月针锋相对道。 夜北溟的实力毋庸置疑,可他成为异魔,加入天魔廷的时间尚短,就算是能在天魔廷占据绝对上风,但在异域却不能。 以叶凌月进入魔兵寨的情况看,很显然,异域在对待神族的态度上,还未达成一致。 至少,帝魔家族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夜北溟挑挑眉,对于叶凌月如此犀利的观察力颇为满意。 这方面,不得不说,月儿比夜凌日兄弟俩都哟啊敏锐,像极了她娘亲。 想到了小野猫,夜北溟的心,微微一疼。 也不知小野猫,在佛门如今如何了。 若是天魔祠里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不久之后,他们一家人…… 只是在那之前,月儿怕是要……夜北溟在心底长叹了一声。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如今他能做的,就是在那一切发生之前,尽可能保护月儿,将损伤减少到最低。 “就算是异域依旧是形如散沙,可天魔廷一方,已经将神界打得溃不成军。” 夜北溟冷哼一声。 火炎神帝当神帝兴许不错,可在行军打仗方面,比不上他,甚至连奚九夜都比不上。 “但若是加上一个我和帝莘,那就不同了。夜殿也许不知道,我手上,拥有武极八阵。我若是没看错的话,夜殿用来对付神族的战阵中,就有早前我提供给夜殿的两种阵法,以及孙子兵法。” 叶凌月丢出了自己的杀手锏。 武极八阵? 夜北溟一听,不禁瞳仁一缩,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了叶凌月。 在叶凌月自太虚墓境中,获得了武极八阵后,就一直慢慢在学习,她也知自家爹爹喜爱兵书阵法,在领悟了两种阵法后,就曾经暗中命人给夜北溟送去了两种阵法。 夜北溟看后,就爱不释手。 他经过改良,将其改造成了新的阵法,这一次对战神族时,的确是受益不少。 可没想到,叶凌月手中,还有余下的武极八阵。 这可不大妙,以叶凌月和帝莘的才智,一旦领悟学会了余下的阵法,神族的作战力将会大增。 夜北溟倒是没想到,叶凌月居然对自己都留了一手。 不愧是小野猫的女儿啊。 夜北溟不禁哭笑不得。 夜北溟倒是误会了叶凌月,叶凌月虽然握有武极八阵,可由于自身实力的缘故,一直只能领悟其中一小部分的阵法。 她说用武极八阵对付夜北溟,那绝对是睁眼说瞎话。 “此外,若是异魔决意和神族一战,只会让邪神有机可趁。邪神手中拥有封天令,一旦让其吸收了足够的本源之力,只会让封天令提早被唤醒,届时,邪神以十万生灵献祭十万煞灵。带着天罚戈壁飞升,对异魔和神族而言,都是一场劫难。” 叶凌月将阳泉殿主所说的一切,告诉了夜北溟。 早前叶凌月就是将这些告诉了火炎神帝,才改变了火炎神帝的主意。 这意味着,神族和异魔,谁都无法或者离开天罚戈壁。 “邪神不会成功。” 哪知也夜北溟听罢,却是淡淡说道,丝毫不感到担心。 “夜殿何以这么肯定?” 叶凌月很是奇怪。 邪神如今已经恢复了大半实力,若是神魔继续交战,这一幕,并非完全不可能。 “叶帅,可信天命?” 夜北溟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叶凌月一愣。 天命? “若是说,你的转世是天命,你遇到的人和事,也都是天命,你可信?天命所归,九十九地的掌控,并非是邪神。一切都已经命定。你离开吧,告诉火炎神帝,我答应合作,并非是为了什么驱逐邪神,而是天命。邪神自有将其击杀之人。” 夜北溟的话,让叶凌月很是诧异。 可夜北溟已经下了逐客令,却是没有半点和叶凌月多说的意思。

上一篇   第3748章 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