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4章 帝莘的难题 - 神医弃女

第3754章 帝莘的难题

夜北溟睁开了眼。 记忆如潮水般迅速退却。 阿日之死,未必就是坏事。 甚至于,阿日的这一次自裁,能够让其脱胎换骨,避开神界的这场祸事。 所以,夜北溟才会对于大长老的擅做主张,听之任之。 关于阿日和阿光的将来,夜北溟看到也只有那么多。 这些事,照理说,应该告诉叶凌月,可夜北溟一字未提。 归根究底,是因为夜北溟不想女儿提早知道太多。 醒世未来篇虽是预言之书,可到底有多少是真,有多少是假,天命是否是不可逆,夜北溟也不知道。 以及那一战之后,到底女儿的命运如何,夜北溟也不知道。 以他如今的认知力,也就只能看到那一战罢了。 夜北溟再睁眼时,外面依旧是一片漆黑。 叶凌月带着天战元帅离开,已经有近一个时辰了,算算时间,她应该已经返回天战营了。 夜北溟虽然和神族达成了合作协议,但是并没有太过放心。 若是一切照旧,邪神应该最终不是神魔联军的对手才对。 可是事实上,在醒世未来篇的预言世界里,夜北溟看到的并非是如此。 神界必定是遭遇了重大变故,可夜北溟也只是看到了其中关于夜家几子的命运,他并不知道,神界其他势力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于神族和异魔的这次合作,夜北溟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 问题的根源,怕是出在异魔的其他势力上。 “血迟。” 夜北溟沉吟了一声。 血迟闻声走了进来。 “去打听一下,其他几家反应如何。” 夜北溟也知,叶凌月这一次来和谈,与神族和谈的其实并非仅仅只有天魔廷一家,帝魔家族和其他势力都需要考虑。 “我和尉迟、冬弥以及封子域他们几人知会过了,包括他们家族在内的一干势力,对于合作没有多大的意见。” 由于叶凌月的缘故,尉迟青等人对神族的敌意少了不少。 神族派了薄情前去和谈,薄情此人又是个讨喜的,达成合作协议的可能性极高。 “帝魔家族那边呢?” 夜北溟再问道。 在夜北溟看来,帝魔家族同意与否,才是这一次神族和异魔势力能否最终联手,一起抗衡邪神的根源所在。 “这……夜殿,你也知道,帝魔家族那边,我们的密探不大好安插。” 血迟尴尬道。 帝释伽那小子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 他派到帝魔家族的好几个暗桩,都被帝释伽连根拔除了。 血迟唯一知情的就是,神族这一次派去和帝魔家族谈判的,乃是帝莘。 不得不说,帝莘不算是最好的人选。 毕竟早前帝莘和帝释伽有过冲突,不仅如此,帝莘还的罪过帝魔家的四小姐。 不说和谈成功,光是帝莘能否全身而退,就已经是个大问题了。 “派人去帝魔家族的营地旁盯着,一有风吹草动,就告诉我。” 夜北溟提起帝莘时,语气也有些复杂。 帝莘曾经是夜北溟和云笙一致同意的叶凌月的夫婿的最合适的人选。 可这一切,在夜北溟看到了醒世未来篇后,就有所改观。 在醒世未来篇的预言世界里,在凌月面对那么大的危险时,帝莘没有出现。 这让夜北溟很是不满。 身为凌月的双修伴侣,帝莘怎能在那样情况下,弃叶凌月于不顾。 血迟退出了营帐,当即就命人去盯梢帝魔家族所在的魔兵寨的情况。 血迟的探子才刚到了帝魔家族的魔兵寨外,就见了一个人,一直矗立在魔兵寨外。 那人,不是他人,正是帝莘。 与叶凌月顺利进入天魔廷的魔兵寨不同,帝莘以神族身份前来和帝魔家族和谈。 帝释伽兄妹俩,直接将其拒之门外,连魔兵寨的大门都不许帝莘踏入半步。 这不,叶凌月和薄情的谈判都已经结束,帝莘的谈判甚至还未开始。 他已经足足在魔兵寨外,等候了两个多时辰。 夜风凛冽,帝莘站在了寒风中,一动不动。 身旁,有不断窃窃私语的魔兵们,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在暗处窥探着。 魔兵寨内,帝释伽才刚放恢复了真身。 魂火钻入了帝释伽的胸膛中,魂火慢慢黯去,几名巫尊匍匐在帝释伽的身前。 皇甫臣席地而坐,他的身前,是一团召灵之火。 “帝少族长,那小子已经在外等候了足足三个时辰。你依旧不想见他?” 皇甫臣瞅了眼召灵之火里的帝莘,对于帝莘,皇甫臣还是颇为欣赏的,不过不知什么缘故,帝释伽对帝莘似乎很有敌意。 “我不喜欢那小子。” 帝释伽挥了挥手,示意那些巫尊退下。 “能让帝少族长厌恶的人可不多见,只是不知道,那小子怎么得罪少族长您了?” 皇甫臣好奇道。 帝释伽能被称为帝魔家族史上最天才的少族长,一部分原因是因其一出生,身上就有五条帝魔命脉,另一个原因,是帝释伽为人豁达,对于人才,历来是不拘一格。 像是奚九夜那样的叛神,帝释伽不也是兼容并包,将其收归旗下。 至少在皇甫臣看来,帝莘比起奚九夜来,更加出众。 “谈不上什么得罪,我不喜欢他,他还公然侮辱过锦瑟,看不起帝魔家。还有一点,他姓帝,除了帝魔家族,世上无人配得起帝姓。” 帝释伽冷哼道。 啧啧,因为姓氏就讨厌一个人? 要说帝释伽任性起来还真跟个娘们似的。 皇甫臣在心底暗讽道。 “虽说我也不喜神族,但是不得不说,眼下的情况,我们最好是和神族合作品。一来我们不是邪神的对手,二来两军冲突,会增强邪神的实力。三来,我可是听说了其他两家都已经和神族合作了。” 皇甫臣坦言道。 “你觉得,凭我一家之力,有多大机会,可以除去邪神,夺回封天令?” 帝释伽反问道。 “一成都没有,要知邪神是神,除了玄阴之血,没有其他法子可以直接将其镇压,更不用说将其屠戮了。” 皇甫臣摊了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