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3章 看他很不顺眼 - 神医弃女

第3773章 看他很不顺眼

见符道士一脸求才若渴,恨不得立刻把叶凌月收为弟子的模样,昙水仙子又是嫉妒又是恨,对叶凌月的仇恨值,可谓是如滔滔江水,源源不断啊。 想当初,昙水仙子也是仰慕符道士一手神出鬼没的本事,想要拜他为师。 可符道士压根连看一眼她的机会都不给,就以自己无意收徒为理由,拒绝了自己。 这千余年来,符道士也的确没有再收弟子,昙水仙子也才稍稍平衡了些。 哪知道,遇到了叶凌月后,这种情况就来了个大逆转。 符道士甚至还未见到叶凌月本人,只是看了看道心镜中的叶凌月,居然就要收她为徒弟? 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昙水仙子岂能让叶凌月占了如此的便宜,她连忙说道。 “师叔,叶凌月不可能拥有道脉,她是玄阴之命,而还是罕见的玄阴天女。” 昙水仙子唯恐符道士不信,还特意说出了叶凌月的生辰八字。 叶凌月是玄阴天女的事,早已经在神界的神尊、上位神间传开了。 至于消息的来源,一部分是因为邪神的肆意传播,还有一部分,则是因为昙水仙子。 两人都是不怀好意,想要借用神界的舆论压力,打压叶凌月。 至于效果,那就见仁见智了。 “什么,玄阴天女?” 听昙水仙子这么一说,符道士不禁缩了缩脖子。 就算是叶凌月被佛宗的人盯上了,符道士也不怕,可若是叶凌月是玄阴天女,那就有些麻烦了。 即便是在三十三天,所有的大门宗派中,也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要招惹玄阴族的人。 要知玄阴族,被称为罕见的太古族。 这个族群,虽然人数不多,也一直处于隐世的状态,可却一直是最棘手的势力之一。 原因归根究底,有两个。 原因之一,是玄阴族的历史上,出现了很多厉害的角色,包括当年一手化解了天地浩劫的**娘娘,就是玄阴族的人。 原因之二,是这个族群都是女人,女人又是特别爱记仇的生灵,一旦得罪了玄阴族,玄阴圣女就会下令不计一切代价报仇。在三十三天有明文记载的历史上,至少有几大势力,因为得罪玄阴族,被连根拔除,直接灭族灭门。 鉴于经验教训,宁可得罪三十三天的任何势力,也不要得罪玄阴族的人,已经成了三十三天一条墨守成规的规矩 符道士还有些不死心,他再仔细瞅了瞅叶凌月的生辰八字,一番推演。 这一推算,符道士的心登时凉了一大截。 这叶凌月的生辰八字,也嘎邪门,明明是双生玄阴命,又历劫重生过。 难怪同时身怀佛根和道脉,想来身怀佛根是她前世之因,身怀道脉乃是今世之果。 可正因为这前因后果,导致了她命数不凡,成了万年一见的玄阴天女命。 如果没记错的话,就算是现任的玄阴族的玄阴圣女,也未必是玄阴天女命。 若是叶凌月抵达三十三天,得到了玄阴族的认可,她很可能会取代玄阴圣女,成为新的圣女。 毕竟,玄阴族的规矩是,拥有至纯至阴的玄阴命格的人,才能当圣女。 “这件事还真有些棘手,以那玄阴圣女的脾气,若是知道了真相,必定会不计一切手段,追杀此女。更不用说,老道我还想收她为徒了。” 符道士的脸,登时皱得和苦瓜似的。 他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可面对玄阴圣女比狂风暴雨还要猛烈的追杀和报复,甚至此事还一定会波及到道门,符道士就犹豫了。 难怪佛宗的那群秃驴看走了眼,没有收这小丫头为门徒,想来也是因为考虑到玄阴族的缘故。 符道士内心,经过了一番痛苦无比的挣扎,再瞅瞅叶凌月,只得是收起了收叶凌月为徒的心思。 “罢了罢了,反正我也有两个好徒弟了。” 符道士只能是恋恋不舍,收起了心思。 昙水仙子见状,也是松了口气。 若是叶凌月真的成了符道士的徒弟,那对她而言,反倒是个大麻烦。 尽管憎恨叶凌月,可昙水仙子不得不承认,叶凌月无论是在军事方面,还是在方士修炼方面,都是昙水仙子见过的人中,最有天赋的。 神界的方士修炼,看似高深,可实则到了八大方仙级别,已经是尽头了。 相反,一旦加入道门,那就不同了。 道门道法无数,像是昙水仙子,加入道门数百年,也不过刚刚遁入道门罢了。 不能收徒,符道士只得收回了对叶凌月的关注度,他的视线,很快就落到了叶凌月身旁的那小子的身上。 “嗯?这小子……” 符道士盯着帝莘瞅了半天,发现这小子很不对劲。 “师叔,他也不行,他叫做帝莘,这小子是神魔同体,而且为人狡诈,绝不适合成为道门中人。” 昙水仙子一听,吓了一跳。 师叔不会是叶凌月不行,又看上了帝莘吧。 她也承认,帝莘无论是外貌还是天赋,那都是妖孽级别的,丝毫不逊色于叶凌月。 可问题是,帝莘此人,正邪难分,而且冷血无情,此人要是加入了道门,只怕第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 不仅如此,整个道门只怕早晚有一天要落入帝莘之手。 昙水仙子宁可叶凌月加入道门,也坚决不想让帝莘加入道门。 “谁说想要收他为徒了,老道是想说,这小子看着很不顺眼。这小子是什么来历,你好好说一说。” 符道士闷哼了一声。 他早前还没发现,细细一看,发现帝莘这小子,咋看咋不顺眼。 他严重怀疑,这小子和他早前在地底遇到的那条巨龙有关系。 “这……” 昙水仙子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无语,其实,她也不知帝莘是什么来历。 比起叶凌月的双亲都是神尊,又是历劫重生,根正苗红不同,帝莘那小子,简直是半路杀出来的异数。 “师叔你若是真想知道对方,可以用道心镜一窥,毕竟道心镜能看破一般人的伪装,您也刚好可以看看,他是否就是您要找的人。” 昙水仙子想了想,提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