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6章 了不得的一家子 - 神医弃女

第3806章 了不得的一家子

面对咄咄逼人的帝释伽,叶凌月也是不慌不忙。 “邪神必然就在天罚深渊下,只不过,深渊不知有多深,也不知邪神到底隐藏在何处。早前我神族一方,已经先行进入了冰盖区域,按理说,这一次,应该由异魔方派出先锋,前去天罚深渊一探。” 叶凌月又不是傻子。 天罚深渊下,黑魆魆一片,不见天光,简直就是无底深渊。 她就算是拥有神机符,一旦进入天罚深渊,也很可能迷失。 邪神加上煞巫太子,绝非是常人可以抵挡的。 更何况,深渊底下,煞气很重,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被煞气污染,迷失本性。 听叶凌月这么一说,帝释伽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让神族涉险。 毕竟如今从兵力上看,异魔占据了绝对优势。 “夜殿,你怎么看?” 不过帝释伽当然不会贸然派自己的人去送死,横竖异魔的第一势力,乃是天魔廷。 “异魔三分,天魔廷只是其中之一,若是要侦探,每一方势力都必须派出人来。诸位,可有意见?” 夜北溟可不会轻易上当,要进入天罚深渊,就一起进入,横竖要死要活,都是公平的。 夜北溟说罢,看了看帝释伽、尉迟青等人,他说得轻描淡写,可话语中,却透着股不容抗拒的力量。 “我没什么意见。” 尉迟青倒是磊落,摊摊手表示同意。 帝释伽见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那人又是谁?” 混迹在异魔军队的中的女子,轻声询问着身旁的昙水仙子。 女子到了九十九地之前,还以为九十九地都是些乌合之众,如今看来,九十九地还是有几个人物的。 眼前这男子,器宇轩昂,虽然相貌不似帝莘那样打眼,可自有一股魅力。 女子怎么看,怎么觉得比帝释伽要出色。 她心底嘀咕着,为何家族就偏偏给他选了帝释伽。 帝释伽在帝莘和此人面前,都显得逊色了不少。 “夜北溟,他是叶凌月的父亲。” 昙水仙子说动。 居然是玄阴天女的父亲? 女子听罢,也是惊了惊。 再看看叶凌月和夜北溟,父女俩还真有些相似的地方。 “既然是父女俩,为何一人是神族,一人却是异魔?” 女子诧道。 “夜北溟是叛神,似乎是因其妻子的缘故,他忽然宣布叛神。说起来,他的妻子,也就是叶凌月的娘亲,不久之前刚加入了佛宗。” 昙水仙子小声道。 在神界,知道云笙加入佛宗的人并不多,昙水仙子也是通过师尊之口,才知道这件事的。 “刚加入佛门不久?难道是戒律佛陀的弟子?” 女子一听,又是一惊。 “连尊主您都听说过云笙之名?” 昙水仙子有些吃味。 云笙在神界时,就以医佛之名享有盛誉,若非是她修炼的不是方士之道,又成名太晚,恐怕早已跻身八大方仙之列。 昙水仙子对其,一直都羡慕的很。 本以为,她到了人才济济的佛宗之后,就会称为籍籍无名之辈,哪知道,云笙到佛宗没多久,居然又成名了? “略有耳闻,我还不曾交锋过,不过我同门的一名师妹曾经和她交过手,还被羞辱了一番。” 女子沉吟道。 要知道,戒律佛陀的那弟子前不久,才刚在三十三天掀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佛宗芸芸众生,能够崭露头角,本就不是易事。 “不过,此人锋芒太升,树大招风,已经被好些势力给盯上了。若是再不收敛锋芒,必定会夭折。” 女子言语里,透着股傲气。 三十三天不比九十九地,那里有着浩瀚的三十三道苍穹海,那里的天才,拥有多重神印,那里也孕育了无数的天才。 女子自身就是一个罕见的天才,她成长至今,也见过不少惊艳绝才之辈,可这些人能存活下来的,不到万分之一。 归根究底,并非是因为那些天才的实力和天赋不够,而是因为他们大多锋芒太盛,且没有强大的家族实力作为支撑。 没有家族或者是门派庇护,他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个叫做云笙的新起之秀,虽然是佛宗戒律佛陀的弟子,可戒律佛陀在佛宗之中,也并非是高层的存在。 即便是在佛宗之中,也并非是完全没有竞争的,云笙的声名越盛,被同门嫉妒的可能性也就越高,她受到排挤的可能性也就越高。 女子就认定了云笙没法子从佛宗中生存下来。 不过不得不说,一家子里,能同时出现云笙、夜北溟包括叶凌月那样的人物,这一家子,也的确是天赋惊人。 女子看了眼叶凌月,叶凌月此时已经将心思从女子的身上转移到了爹爹夜北溟身上。 异魔的三方势力,当即就派出了三只侦察兵。 每只侦察兵由五十人组成。 “诸位,一旦发现邪神,立刻放出红色的讯号箭。” 包括夜北溟、帝释伽、尉迟青在内,叮嘱着手下。 手下的异魔兵们一起进入了天罚深渊。 天罚深渊,不知深处几何。 邪神并非是天罚深渊下,最让人避讳的存在。 相反,邪神再是神通广大,也是一人之力。 经过了方才右使附体异魔兵的事情后,让异魔们最担心的是邪神会用邪法控制魔兵们。 比起神族来,由于异魔们体质的缘故,异魔比神族更加容易受到邪煞之气的入侵。 在商议了一番后,三大异魔势力都有了应对之策。 一百五十名异魔兵们并非是直接下去,而是乘坐着一种叫做风魔雕的大雕进入天罚深渊。 这种大雕,预警性极强,在接触到煞气时,就会发出预警,这样一来,异魔兵们就可以避开煞气浓厚的区域。 伴随着一阵阵鹰唳,一百五十名异魔兵乘坐着风魔雕迅速向天罚深渊深处潜去。 一刻钟过去了,天罚深渊内,并无什么异动。 又过了一刻钟,足足半个时辰过去了。 忽然间,一枚红色的讯号箭,从天罚深渊底腾空而起,尖锐的箭鸣声打破了一片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