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4章 逆袭 - 神医弃女

第3834章 逆袭

“叶凌月竟然拥有两重神印?” 当叶凌月的眉心,出现两个神印时,同样身为宿主之一的帝释伽大吃一惊。 封天令被唤醒的两大条件,同时满足了。 而且还是同时在两人身上满足。 这就意味着,他这个所谓的宿主,根本没有希望获取封天令。 “尊主,当真要让那两人抢夺封天令?” 昙水仙子也没料到,叶凌月竟藏拙这么深。 双重神印,这在神界从未出现过。 “你以为,在耗费了全部的神力之后,那女人还会是邪神的对手?” 女子虽也很是意外,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拥有双重神印又如何,叶凌月的气力,早就在布置七星踏月阵时,就已经消耗一空。 就算是拥有了两重神印,她也不可能有多大的作为。 毕竟,她只是九十九地之人。 和三十三天的多重神印拥有者不同,在九十九地,拥有双重神印又如何,只要没得到神明的赐福,双重神印和一重神印根本没什么区别。 这就是天与地的差别。 邪神的献祭大阵,早晚会将她的生机吸食一空。 “可是,邪神夺走了封天令,我依旧没法子……” 帝释伽心有不甘。 无论是叶凌月还是邪神,死了一个,还有一个,他想要夺取封天令的机会,依旧很低。 “你想要封天令,就自己动手,我不会帮你。” 女子冷酷地说道。 封天令这件事,也是女子对帝释伽最后的考核,若是他没法子最终成为封天令的主人,她就更有机会取消这么婚事。 她也很是狡猾,暗中帮助邪神,却不说破。 邪神夺取封天令,不仅可以对付叶凌月,还可以击溃帝释伽。 帝释伽没有了封天令,根本无法踏足三十三天,两人的婚事,自然也就不可能了。 “你!” 帝释伽一听,怒火骤起。 女子的话,伤到了他的自尊。 “皇甫,我们走。” 封天令就在眼前,他帝释伽若是再不争上一争,真的会被直接唾弃。 “少族长,还请不要冲动。” 皇甫臣并不赞同,现在离开七星踏月阵。 外头已经彻底笼罩在献祭大阵之下,若是这时候,帝释伽擅自离开了庇护,未必会安全。 “你不走,我走。” 帝释伽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气。 被困在七星踏月阵里,虽然能得到庇护,可也没法子主动出击。 他眼下,只期望叶凌月能比女子说得强一点,最好能和邪神杀个两败俱伤,这样他才有渔翁得利的机会。 皇甫臣无奈,只能是跟随帝释伽一起离开了七星踏月阵。 帝释伽的离开,并没有让女子太过意外,她也不管昙水仙子的劝阻,径直将目光聚集在叶凌月和邪神身上。 而此时,整个天罚戈壁,已经被大阵覆盖。 帝莘等人,也全都守护在叶凌月身旁。 “两重神印……难怪,你会被选为封天令的原宿主。” 在看到叶凌月眉心熠熠生辉,形态各异的两重神印时,邪神才恍然大悟。 九十九地,几乎每一地就有一名宿主。 封天令会在这九十九中,选取一位。 早前邪神也好,帝释伽也罢都从未想过,叶凌月这样的实力能被选为原宿主。 如今看来,正是因为她眉心的神印的缘故,才会如此。 “不过,你的神印也只是虚有其表。他们也帮不了你。” 邪神忽笑道。 却见众人脚下,一阵摇晃。 大量的亡灵,从地下钻了出来。 这些亡灵,不要命似的,抓向了帝莘等人的脚下。 亡灵的数量之多,多如蚂蚁。 帝莘等人一时之间,竟是被困在了其中。 “邪神,你以为,我为何要布这个七星踏月阵。” 面对流水般,正朝着自己涌来的那些亡灵。 叶凌月没有惊慌,相反,缓缓抬起了头来,看向了邪神。 “难道不是为了避难?” 邪神被问得一愣。 这不是多此一问。 “非也,你以为,我耗费全部的佛力,布置一个阵法,就是为了帮助他人?” 叶凌月笑出来声。 邪神真是邪神? 居然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来。 她,叶凌月从不是圣母,旁人的死活,哪怕是手下的神兵,对她而言,都不是第一位的。 在不费代价的情况下,她可以乐于助人。 但那并不意味着,她愿意费尽自己全部的佛力。 在天罚戈壁这种地方,在封天令被四方觊觎的情况下,她自损佛力,无疑是愚蠢至极的。 “那你的用意是……” 邪神看着叶凌月的笑容,不可否认,眼前这位玄阴提a女的笑容,美丽之中,透着几分魅惑,可同时,又带着几分森冷的意味。 “献祭大阵,十万亡灵,数千神兵魔兵,呵~我就借花献佛,借你的十万生灵大军一用。” 叶凌月嫣然一笑,她抬起了手来。 只见她纤纤十指,已然掐成了两个佛诀。 那佛诀,掐得极快,让人眼花缭乱,根本看不清。 这佛诀,也是叶凌月当初,在亲眼目睹紫堂宿传授其大品般若经时,学会的。 紫堂宿只是演示了一遍,叶凌月就记在了心底。 佛宗中人都知,佛法无边,只有心、口,手合一,方能将佛家法门发扬到最大功效。 她红唇一张一合,只听得一声古老的梵音,自她的唇下吐出。 那梵音,落在了邪神和女子等人的耳中,一时不明所以然。 只见地面的晃动,一下子微弱了许多。 早前,用叶凌月的佛力凝聚而成的那一个“卐”字佛印,再度释放出了光芒来。 在“佛印”之中,又衍生出了一片片新的梵文。 那些梵文,组合在一起,竟是成了大品般若经。 大品般若,小品般若,两种经文,就如燎原之火,在叶凌月的佛诀和梵音声中,不断蔓延开。 原本邪神费了大气力,布置下来的献祭大阵,阵中的阵文,竟是被那大小般若经的经文一点点吞噬掉。 一个全新的,不同于七星踏月阵,也不同于献祭大阵的献祭大阵,在这一刻,犹如燎原之火,迅速蔓延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