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8章 宝鼎之争 - 神医弃女

第3838章 宝鼎之争

作为神界八大方仙之一,昙水仙子的素手鼎,曾经在神界掀起了惊风骇浪。 当初,在八大方仙评选之时,昙水仙子就是靠着素手鼎,击败了没了九洲鼎鸿蒙子,一举问鼎八大方仙第二席。 她本以为,自己祭出了鼎后,叶凌月必定会闻之色变。 可哪知,叶凌月只是红唇微微一动,只是吐出了一句话。 “你不是我的对手。” 叶凌月承认,昙水仙子曾经是神界方仙第一人,她的素手鼎,作为**娘娘的遗物,也却有过人之处,足以傲世神界诸位方仙。 可素手鼎最厉害的,就是其鼎内的那一颗五彩魂玉。 如今叶凌月的九洲鼎,也拥有了五彩魂玉,加之经过了多番炼化,哪怕是在没有鼎灵的情况下,她也有信心和昙水仙子一斗。 叶凌月漫不经心的口吻,却是彻底激怒了昙水仙子。 昙水仙子一听,眉头重重一跳,险些没被气得半死。 “叶凌月,你好生狂妄。” 却见素手鼎一转,鼎下,那一只纤纤素手扬了起来,翠绿色的鼎,朝着叶凌月飞扑而去。 “小鼎。” 叶凌月也是右手一扬,鼎印化为了黑魆魆的九洲鼎,毫不示弱,迎头而上。 两口小鼎,一口绿意滴翠,一口古朴无华。 两鼎就如两颗彗星,在了半空中对撞在一起。 刹那间,一阵地动山摇,两口小鼎,形成的撞击力,让整个天罚戈壁都不禁动了动。 两鼎相较,素手鼎居然有些不支,摇摇晃晃,被撞开了数步。 “怎么可能!” 昙水仙子看到自己的素手鼎,居然被逼退了,惊得面色发白。 “不要再自取其辱,把鼎收回来。” 女子在旁观战了片刻,她身为天念师,何等眼力,一眼就看成了,叶凌月的鼎也好,昙水仙子的鼎也罢,两者都是不同寻常,鼎内都加持了**族的五彩魂玉。 只是比起昙水仙子的鼎来,叶凌月的宝鼎另有乾坤,连她这样的天念师都无法看清那鼎内里的秘密。 如此一对比,昙水仙子的鼎不敌,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她的鼎,不如叶凌月的鼎? 昙水仙子听罢,恍若遭了雷击,一脸的难以置信。 “尊主,我的鼎怎么会不如她的,我的可是**族……” 昙水仙子还有几分不信,她的鼎,在神界,除了慕容老方仙,几乎是从未遇到过对手。 见昙水仙子胆敢不信自己的话,女子的面上,多了几分不耐。 只听得一阵碎裂声,昙水仙子忽是身子一震,体内一股气血翻涌,她心知大事不好,抬头一看,就见到了惊人的一幕。 却见叶凌月的宝鼎之内,忽出现了一黑一白两条蛟龙,那两蛟头顶生角,身上的鳞片如铠甲般生辉。 它们在半空中遨游,一左一右,守在了那口鼎旁。 对上昙水仙子的宝鼎时,却见那条黑蛟一个摆首,张开了獠牙,一口咬住了素手鼎下的那一只纤纤素手。 白色蛟龙也是毫不示弱,却见其反身一个扑腾,蛟尾盘旋,将素手鼎死死困住。 素手鼎下,传闻取自**娘娘的左手的那一只纤细玉手,被黑蛟死死咬住,不断挣扎着,可它又怎么是黑白两蛟的对手,渐渐地,就占了下风,显出了不敌之态。 “我的鼎,尊主,快救我。” 昙水仙子和素手鼎一起修炼多年,两者可谓是同气连枝,鼎遭遇重创,险些被分体,昙水仙子遭受的重创可想而知。 昙水仙子惊恐莫名,此时,她才知女子所说的话,并非虚言。 “叶凌月,你太过放肆了。” 女子对昙水仙子这等连九十九地都没法子进入的低等弟子,说白了,并没有多大的好感。 可打狗也要看主人,叶凌月敢当着她的面,伤她道门的人,女子的面子上,已经是很过不去了。 况且,叶凌月一而再再而三,让女子出乎意料,已经触碰到了女子的底限。 女子只是衣袖一挥,却见其手中多了一面镜子。 那面镜子,乍看之下,和早前昙水仙子持有的那面道心镜有些形似。 可是女子是道门中的天才弟子,身份地位,早已不是昙水仙子那样的低等弟子可以媲美,她用的法器,自然也不是昙水仙子那样的下等弟子可以相提并论的。 她的那面镜子,也是道门的法器,只是细看之下,会发现镜子的背面材质有些不同。 基础弟子持有的道心镜,背面乃是青铜色,形似太卦,名为铜卦法器。 女子手中的那一面镜字,名为“无镜”,镜背呈银白色,又名银卦法器。 女子也是狡猾,她知道门不允许弟子在低等的九十九地行功,可并没有说,不可使用法器,所以今日,她索性利用法器之便,对付叶凌月。 “无镜”一出,镜光一闪,镜光照在了正在纠缠的素手鼎和九洲鼎上。 原本形势大好的九洲鼎,忽是在半空中晃了晃,就如千斤坠般,笔直往下坠去。 一黑一白两蛟,在了镜光之中,忽觉得一阵灼热炙烤,蛟身上的鳞片,燃起了熊熊大火来。 “小鼎,回来。” 叶凌月不由闷哼了一声,心知女子的法器很是厉害,她忙运起了神念,将宝鼎和黑白鼎息都收了回来。 好厉害的宝器。 女子顺势,将素手鼎抢了回去。 “多谢尊主,出手相救。” 昙水仙子见状,不由大喜。 可哪知女子得了素手鼎后,没有立刻还给昙水仙子,反倒说道。 “素手鼎不是你可以驾驭的神器,待我待会道门,重新冶炼一番,自有另外一番成就。至于你,我会恳求师门,再赐你一样宝器。” 言下之意,女子是看上了素手鼎,要强行夺取了。 昙水仙子一听,那叫一个郁闷。 可女子实力身份都比她高了一筹,就算是再借她几个胆,她也不敢忤逆女子的意思。 都怪叶凌月,若非是她,自己怎么会失了素手鼎! 昙水仙子心底,对于叶凌月更加恨得牙痒痒。 “承蒙尊主看得上素手鼎,属下很是荣幸,只是叶凌月伤了弟子,又辱没道门,还请尊主杀了她,替属下出口气。”

上一篇   第3837章 邪帝之谜

下一篇   第3839章 邪帝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