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9章 得势 - 神医弃女

第3849章 得势

却说长孙雪缨带着帝释伽等人离开了天罚戈壁。 “长孙姑娘……” 皇甫臣直到确定紫堂宿不在附近了,才缓过一口气来。 那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早一刻,还一脸的云淡风轻,似乎天塌下来都不关他的事,可是他杀昙水仙子那一刻,当真是可怕至极。 这样的男人,居然是佛宗的人? 皇甫臣回想起来,还一阵后怕。 “你是皇甫家的后裔?” 长孙雪缨脸上还是一阵红一阵白,面色很是难看。 紫堂宿当着她的面,直接杀了昙水仙子,还险些要了她的性命,这笔账,她一定要算。 紫堂宿的实力太高,她就算是再修炼个数千年,也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比起在千佛宗时的紫堂宿,当下的紫堂宿还不是最可怕的。 在千佛宗时,紫堂宿被称为“杀生佛”,弹指之间,一念可诸子。 可如今,显然不同了。 离开了千佛宗的紫堂宿,已经有了弱点。 只要扼住他的弱点,他就不再是佛,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 紫堂宿,你今日对我的侮辱,我要成百成千倍要回来。 长孙雪缨在心中发誓道。 长孙雪缨说话间,一旁的帝释伽哼唧了一声。 长孙雪缨连眼角余光都不肯施舍给帝释伽一点。 自从帝释伽被紫堂宿抽去了五根帝魔命脉后,就如一条死鱼似的,一动不动。 对于长孙雪缨而言,若是说,紫堂宿这一次,还做了件好事的话,那就是废了帝释伽。 这样一来,长孙雪缨就有了名正言顺的借口,上帝魔家族一趟了。 长孙雪缨心绪稍平,心底已然有了主意。 “正是。” 皇甫臣谨慎地回道。 紫堂宿让其很是畏惧,长孙雪缨让其的感觉,也好不了多少。 这些来自三十三天的存在,一个个都深不可测。 皇甫臣本以为,长孙雪缨被紫堂宿所挫,会含恨离开。 可没想到,她没有立刻离去,反倒提出,让皇甫臣带着她前往帝魔家族。 长孙雪缨虽和帝释伽自小结有婚约,可从未到过帝魔家族。 就算是前往,也必须有人引荐,皇甫臣和帝魔家族交情不错,以他皇甫家族少族长的身份,可以带其前往。 皇甫臣迟疑了下,他早就看成了长孙雪缨对帝释伽不满意,这一次,她前往帝魔家,绝没有什么好事。 帝景天对皇甫臣本就有些看不上,若是再带着长孙雪缨前往,皇甫臣必定会开罪了帝景天,这显然是他不愿意遇到的。 “长孙姑娘,帝魔家族的魔兵魔将自可带你前往,在下家族里还有要事,还要早些赶回去。” 皇甫臣找了个借口,想要推托。 “皇甫臣,你少在我面前耍心机,本座让你引荐,那是看得起你。你也知道,我的身份。帝释伽已成了废人,我一定要得到封天令,在九十九地,我需要一个人与我合作。你若是肯帮我,我可以送你一份大礼,助你皇甫家取代帝魔家族,成为异域一霸。” 长孙雪缨冷哼了一声。 论起心机,皇甫臣可比帝释伽深沉多了。 这也是为什么,长孙雪缨看中他的原因了。 “你当着有法子?” 皇甫臣一听,不免有几分心动。 他还有些迟疑,长孙雪缨此女,性情不定,他也不敢彻底相信她。 长孙雪缨却是在其耳边,轻言了几句,皇甫臣一听,眼眸不禁亮了亮。 “若是真如长孙姑娘所说,皇甫家族上下,必定对姑娘感激不尽。在下一定会拼尽全力,辅佐姑娘。” 皇甫臣说罢,就带着长孙雪缨,前往帝魔家族。 天罚戈壁一战,几乎让异域和整个神族都卷入了大战之中。 这一战,持续了数个月,可谁也没想到,最后会因为一个紫堂宿的出现,让战况陡转直下。 战况变化之快,帝魔家族甚至还没得到消息,战役就结束了。 帝魔家族的人,甚至连帝释伽被废的消息都没有得到。 帝景天带着奚九夜和帝锦瑟返回了帝魔家族后,命令手下,全力治疗两人。 奚九夜也因救帝景天和帝锦瑟有功,在抵达帝魔家族后不久,就得到了帝魔家族的认可。 帝锦瑟经过了治疗,身子总算是恢复了,可被麒麟火灼伤的容貌,却没有法子恢复,这使得帝锦瑟的脾气变得更加阴晴不定,动不动就对手下和奚九夜大发雷霆。 反观奚九夜,他得了帝魔家族的秘法,获得了帝魔之体,从其重塑肉身时,就十分好运地凝聚成了四命帝魔之体,在余下的一个时间里,更一举修炼出了第五根帝魔命脉。 这也是数千年年来,帝魔家族第一个外姓子弟,成为五命帝魔。 帝魔家族上下为之震动,帝景天更是对奚九夜赞不绝口。 奚九夜也是个有城府的,他在帝魔家族中,与几房都很是交好,在外人面前,对帝锦瑟的坏脾气也很是包容,一时之间,帝魔家族上下,都对其赞不绝口,觉得帝锦瑟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才招到了这么好的一个上门女婿。 皇甫臣护送帝释伽回到帝魔家族,长孙雪缨登门拜访,正是奚九夜进入帝魔家族的第二个月。 奚九夜已经接管了内院的护卫事宜,这些原本都是帝释伽的事务,但由于天罚戈壁战况不明,这阵子,暂时由奚九夜暂代职务。 这么做的一部分原因,也是由于帝释伽早前在天罚戈壁的某些行为,惹怒了帝景天。 帝景天打算以分出他一部分权力作为惩罚,让其引以为戒。 “启禀奚大人,门外有一名叫做皇甫臣的求见,他声称护送少族长回来,与其随行的人也的确是我族内人。” 内院的一名护卫长前来汇报。 “帝释伽回来了?” 奚九夜听罢,抬了抬眉。 以帝释伽的性格,若是真的旗开得胜,必定大张旗鼓,返回异域。 连通报都要皇甫臣前来,看样子,帝释伽这一次的情况不大妙…… 天罚戈壁的事,已经有了结果,那为何一直没有消息传来。 她,不知怎么样了? 但愿,她没出什么事。 奚九夜面上不动声色,快步往院外走去。

上一篇   第3848章 谁的宿命

下一篇   第3850章 大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