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溜兽时间,狂炸天 - 神医弃女

第389章 溜兽时间,狂炸天

“比试过程中,你选出你的一头灵兽,我也选出我的一头灵兽,比比谁的本事更大。”叶凌月的话,让阿骨朵惊喜往外。 在阿骨朵看来,叶凌月满打满算,都只有两头灵兽,可是她阿骨朵,可是有无数的灵兽的。 那她不就是稳操胜券,看来这月不落城的守城将军,她是当定了。 想到了胜利来得那么容易,阿骨朵都要不好意思了。 在她看来,叶凌月就算是自身实力和她不相上下,可是比灵兽的话,她是输定了。 “看在你这么吃亏的份上,比什么就由你说了算吧。”阿骨朵终究是古森林出来的,想着占人家太多便宜,总归是不好意思的,索性就很是大方的,把比试的条件,交给了叶凌月来说。 “所谓的灵兽,不外乎是上天入地的本事,不如,我们就比比,谁的灵鸟飞得更高?”叶凌月指了指天空。 “飞?”阿骨朵瞅瞅叶凌月左边肩膀上灰不溜秋的小乌丫,严重怀疑,它确定能飞。 “啾啾~”小乌丫表示强烈抗议,它被鄙视了! “条件说好了,可是不能变的,就比飞行能力。”阿骨朵想了想,冲着天空吃了一声响哨,就见一头舰雕落到了她的手上。 舰雕,是一种高空灵禽,居住在古森林边缘最高的山峰上,最高可飞行到一千尺的高空。 那头毛色雪白的舰雕得了号令后,嗖的一声,张开了翅膀,飞上了蔚蓝色的天空。 “小乌丫,轮到你了,争气点。”叶凌月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拍了拍小乌丫的小脑袋。 小乌丫摇晃着到了城楼上。 看到了它黑不溜秋的小身板时,还有连毛都没长齐的翅膀,正在天空看热闹的那些灵禽们叽叽喳喳叫了起来。 小乌丫被惹毛了。 忽的也冲上了天空,只见飞到了百尺高的距离时,它的身形忽的一变。 化成了一头大鸟,那大鸟的翅膀上,长满了风的纹路,每振一次翅膀,速度和高度都陡然增加几倍。 不过是几个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超过了那一只舰雕。 小乌丫绕行到了那只舰雕的身旁,一声清脆的长鸣,吓得那一头舰雕扑棱棱从空中掉了下来。 “什么?那,那是什么东西?”阿骨朵看到了忽然幻化为大鸟的小乌丫,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那是举风鹏,扶摇直上九万里的大鹏鸟的一个分支,是大陆所有的鸟雀中,能飞得最高的灵鸟。阿骨朵,你输了。”叶凌月笑道。 “我……我还没输。分明就是你耍赖,我知道了,你的那头小黑鸟,它不是普通的鸟,它是一只还没长大的幻影凤凰!我用神兽和我的灵兽比,这分明就是作弊。”阿骨朵忽然意识到了,自己上了叶凌月的当。 她居然知道幻影凤凰? 叶凌月很是吃惊,看来这女野人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倒是自己早前小看了她了。 “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有本事,你不用那只凤凰,和我再比一场,这一场若是你还能赢,我就心服口服,当你的奴仆。”阿骨朵一脸的得意,亏了她在最后关头,认出了小乌丫的真身,否则真要被这个狡猾的人给蒙蔽过了。 “可是,我只有一头灵兽了,再说了,若是这一次你还赖账……”叶凌月为难不已。 “不会,我这一次,绝对不会赖账。”阿骨朵猛瞅着小吱哟。 怎么看,怎么是一头普普通通的狐狸犬,绝不可能再是什么神兽了。 再说了,大陆上哪来的那么多的神兽。 小吱哟郁闷了,它好像又一次被严重小瞧了。 “好,我就再信你一次,那我们这次就比……”叶凌月思忖着。 “就比谁的灵兽更厉害,上一次的比试条件是你开的,这一次也该轮到我了。”阿骨朵生怕叶凌月反悔,发出了一声号令。 忽然间,地面一阵震动,就好像爆发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 在灵兽们当中,走出了一头巨象,那头巨象,通体紫色。 那灵象是阿骨朵离开古森林时,专门用来背行李的,乃是古森林里,年岁最大,修为最高的九阶巅峰紫微垩象。 这种灵象,皮糙肉厚,身体表面先天有一股天地罡气护体,又被成为象中霸王,灵象中的巅峰存在,整个大陆都找不出几头来。 象类的灵兽,本就是庞然大物,阿骨朵的这头象,至少也有一座小山大小。 这种体积,光是一掌拍下来,就可以瞬间把小吱哟给拍成了肉酱,更不用说是比试了。 看得出,阿骨朵也是急于求胜,连最厉害的灵兽都用上了。 “灵象嘛,还真是挺大个的。小吱哟,你行不行?”叶凌月说罢,递了个眼神给小吱哟。 “吱哟(尊严问题,必须行)” 小吱哟哧溜一声,就从城楼上跳了下来,落到了紫微垩象面前。 紫微垩象和小吱哟的体型差异,实在是太过巨大了。 它不得不用低下了头,才勉强看清了地上的那小家伙。 紫微垩象有点搞不清状况,阿骨朵不会是叫它收拾这个小家伙吧? 它迟疑着抬起了象鼻,想要把小吱哟给拍飞了。 可是它这样随意的一个动作,直接就把小吱哟给激怒了。 小乌丫四肢用力一蹴,额头的那一抹鲜红色的血滴烙印闪冻着耀眼的红光,生生刺得人睁不开眼来。 忽然间,它的咽喉里发出了道暴虐声十足的怒吼声,小小的身子,作出了扑食的动作。 小身板爆发力惊人,嗖的往高出一冲,竟是朝着紫微垩象撞了过去。 这样的行径,落在了阿骨朵和其他灵兽的眼中,无疑就是自杀。 难不成,那小奶兽自知自己不敌,打算拼了? 可就在半空中时,小吱哟的身子急速变化着, 犹如螳臂当车般的一个冲刺下,风惊云动。 一道白影,暴掠而出。 那是一头不知名的暴兽,它的四肢壮实,顶天立地,浑身的线条都象征着无尽的力量,幽蓝色的眼中,透着目空一切的杀机和苍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