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9章 再聚之日 - 神医弃女

第3899章 再聚之日

兰楚楚扑了个空,兀自一愣,再抬头看奚九夜。 只见他退开了几步。 “兰儿,你不该来。” “我不该来?奚九夜,你好狠的心,你是不是嫌我丑,嫌我不再是神帝之女,没有了利用价值,所以想一脚踢开我?” 兰楚楚心痛欲裂,一双眼,死死瞪着奚九夜。 当初,父神曾经说过,奚九夜此人,胸有谋略,可惜是个狼子野心之人,说其不是良配。 可惜那时的兰楚楚已经被爱情蒙蔽了头脑,一心只想嫁给奚九夜。 直到今日,兰楚楚才意识到,自己看错了人。 “兰儿,今非昔比,无论你还是我,在我夺回神界之前,还需仰仗帝魔家族。” 奚九夜低头看了眼兰楚楚。 见其双膝被折断,骨头刺穿了皮,一副血肉淋淋的模样。 帝景天也委实狠毒了些,面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也下得了手。 “所以你就要牺牲我?若是换成了今日来的是叶凌月,你是否也会像对我一样对她?” 兰楚楚质问道。 奚九夜皱了皱眉,没有作答。 “你不会,若是她肯来,你一定会拼了全力救她。奚九夜,我到底哪里不如她,我为你生了孩子,我为你连自己的杀父之仇都可以不计较,为何你不能像爱叶凌月那样爱我!” 兰楚楚沙哑着声音,双眼泣血,盯着奚九夜。 “她不是你,她也不会来。” 奚九夜沉声说道。 换成了叶凌月,她不会这般不识别大体,换成了叶凌月,她也绝不会容许自己再娶。 当年,夜凌知道了他有了兰楚楚后,当即就要离开。 那时的他,以为自己是因为仇恨,所以才会将其囚禁,可事后想来,他并非是因为仇恨,而是因为害怕她的离开。 他用了最残酷的法子,将其禁锢在自己身旁,只可惜,夜凌终究是夜凌,她宁可玉碎,也不愿意留在他身边。 “兰儿,你始终是我的结发之妻子。我知道,今日之事很委屈你,可眼下,我也没有其他法子。你应该也知道了,叶凌月和帝莘即将成为新神帝,神界,已经没有了我们一家人容身之地。只有异域和帝魔家族,才能助我东山再起。” 奚九夜叹了一声,蹲了下去,搀起了兰楚楚。 兰楚楚眼神茫然,看上去很是无助。 奚九夜说的,犹如当头棒击,让兰楚楚回过了神来。 叶凌月和帝莘,竟都要成为神帝了。 难怪,冥日会送走她们,这分明是要驱赶她们。 也难怪,父神的那些旧部,都不愿再接纳她们,神界,已经没有她们一家几口的容身之所了。 可异域,根本不是神族的栖息地,那些魔兵和帝魔家族的人,都凶神恶煞的。 “我答应你,一定会在帝魔家族站住脚跟,带你和孩子们回到神界。只是在此之前,你不能再闹事。帝锦瑟是帝魔家族的四小姐,很有权势。我已经说服了她,只要你肯在她手下当婢女,她就允许你住在府中。” 奚九夜看了看兰楚楚的双腿,眉头拧紧了几分。 兰楚楚的双腿是直接被达成粉碎性骨折,就算是用了上好的续骨膏,只怕也要留下一些后遗症,她这双腿怕是要瘸了。 “服侍她?当她的婢女?凭她也配!那狐狸精,我死也不会服侍她!” 兰楚楚一听要服侍帝锦瑟,就千万个不情愿。 除了她小时候,还在古村落那阵子,她从未服侍过人,几百年的神妃经历,已经将兰楚楚养成了飞扬跋扈的性子,更不用说,对方还是她的情敌。 除了叶凌月之外,帝锦瑟已经成了兰楚楚最痛恨的人。 “可你离了这里,就没有可活的地方了。再说了,帝魔家族要领养我们的一双孩子。星落和喃思眼看都要到学武的年龄了,他们没法子返回神界,只能留在这里。帝魔家族的修炼资源不俗,他们跟着族长,修为一定会有所提升。也只有留在府中,我们一家人才能彼此有照应。” 奚九夜也知帝锦瑟将兰楚楚留在身旁的目的,就是为了羞辱她,可眼下,也只能如此。 至少帝锦瑟保证了,不会杀了兰楚楚。 在奚九夜看来,与其让兰楚楚沦落在外,留在帝魔家族里反倒更安全。 “他们连我的孩子都要抢走?奚九夜,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连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了?!” 兰楚楚质问道。 “兰儿,我的话只能说到这里,若是你答应,十年之内,我必定让你风光返回神界。若是你不答应,我也可以送你离开异域,但从今往后,你我夫妻情分已断,再无半点瓜葛。我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若非是顾念你对我的救命之恩,当初须乐方仙事发时,我就该杀了你。” 奚九夜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 兰楚楚心痛加上腿痛,险些没有昏厥过去。 可她也知道,奚九夜是说到做到的性格,她若是不愿,就只能返回神界。 可如今的神界,哪里还有她的容身之所。 与其回去看叶凌月风光无限的场面,她宁可隐忍着,呆在帝魔家族。 至少,她还有奚星落在。 “九夜哥哥,我想通了,我愿意留在这里。只要能看到你和孩子们,我什么苦都愿意吃。” 兰楚楚低眉顺眼着。 奚九夜听罢,当即就安排了兰楚楚前去帝锦瑟那里。 就这样,奚九夜一家人在帝魔家族内安下了脚。 帝魔家族的这一场闹剧,血迟在和夜北溟离开帝魔家族后,就立刻命人,传话给了在神界的叶凌月。 “夜殿,你真没什么话要传给女神?再过几天,就是神界新帝登基之日了。” 信件送出去之前,血迟还询问了一番夜北溟。 夜北溟沉吟了片刻,没有多说。 血迟耸耸肩,让人将信送了出去。 看着信使疾驰而去的身影,夜北溟抬头望了眼天空。 月正当空,今日该是十五了,一轮金月照亮了夜幕之下的大地,这本该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也不知,他们一家五口,何时能够再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