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一线生机 - 神医弃女

第392章 一线生机

“事情发生了后,大将军和四皇子可有再去村庄,派人去击杀那头双头蟒,寻找聂将军和叶副将的下落?”蓝彩儿听得惊心动魄。 “姐姐,连聂风行和那么多虎狼兵士们都没法子击杀的灵兽,绝不会是普通的九阶灵兽,那应该是一头九阶巅峰的灵兽王。洪放和夏侯宏躲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派人去找它?”叶凌月红着眼,冷声说道。 九阶巅峰的灵兽,若是洪放和聂风行联手,也许有斩杀的机会。 可是,洪放一直对聂风行又成见,又怎么会冒那样的危险去救人。 就因为当晚洪放不肯及时派兵增援,娘亲和聂风行才会死在双头蟒的口下。 “征西大将军和四皇子……”那名兵士面露豫色。 “都什么时候了,还吞吐个屁。”蓝彩儿怒喝道。 兵士被吓得一个激灵,这位蓝郡主的火爆脾气和聂将军简直就是一个样。 “大将军和四皇子是等到天亮后才发兵的,他们说,那些村民中了邪术,要把他们统统都烧死。眼下,大将军他们已经带着人马,包围了整个村落。那个村落里,有五百多人……”兵士的声音越来越小。 余下的虎狼军的军士们,也觉得大将军和四皇子的做法,太过残忍。 可是他们都只是普通的兵士,人微言贱,大将军和四皇子根本就不听他们的话。 “放屁!洪放和夏侯宏是脑子被马给踢了不成。一个村子的人都中了邪术?”蓝彩儿急得团团转。“简直就不是人,他们俩要真杀了那么多百姓,那简直就是连牲口都不如。不行,我一定要告诉父亲,可是这里离夏都太远了,就算是……” 五百多条性命,洪放和夏侯宏说杀就杀? 他们真以为人命是野草,割了还能长出来? 蓝彩儿急得团团转。 “姐姐,我打算去一趟歧城。”叶凌月听完了那名兵士的话后,反倒渐渐冷静了下来。 早前,她刚听到娘亲的噩耗时,一时之间还无法接受,才会想险些乱了心神。 “你是打算去制止洪放和夏侯宏那连头牲口?”蓝彩儿虽然也急,可她也知道,洪放和夏侯宏根本不会听她们的。 “不仅仅如此,我还觉得,有可能娘亲和聂将军,还没有死。”叶凌月艰难地说出了“死”这个字眼。 兵士也说了,虎狼军回来的兵士们只是看着叶副将被那头九阶巅峰的双头蟒吞了下去,紧接着,聂将军才失控着,冲上前去,被双头蟒吞了。 蟒蛇这种灵兽,消化能力极其慢。 以前民间也曾有发生过,人畜被蟒蛇吞下后,数日后被发现还是活着的例子。 尽管机会很是渺茫,可是只要还有一线机会,叶凌月都要试一试。 见叶凌月主意已定,蓝彩儿也不好再阻拦。 只是月不落城前往那个小村庄,路途还有些遥远。 即便是赶到了那里,也未必能救下那些村民们的性命。 “救人如救火,阿骨朵,这次就要靠你帮忙了。”叶凌月找来了阿骨朵,将事情的经过简单地和阿骨朵说了下。 后者当即心领神会,找来了几只灵鸟。 “这些灵鸟,飞行速度极快,大概半个时辰内,就可以赶到你们所说的那个村落。”阿骨朵听说叶凌月的娘亲生死未卜,也主动要求一同前往。 “不,我们先去另外一个地方,随后再去小村庄。”叶凌月不再多说,和蓝彩儿、阿骨朵,以及金乌老怪在内的十几名方士,一起坐上了灵鸟。 歧城外,一座座临时搭建起来的营帐里。 营帐外,挂着黑色的丧巾。 数百具还没来得及安葬的尸体,就停放在营帐外。 往日士气如虹的虎狼军营里,今日如死一般沉寂。 自从聂风行和叶皇的噩耗传回来后,余下的两千名兵士们就一整日没有说话。 有些人红了眼眶,偷偷坐在角落里发呆,还有人抱着头,痛苦地拽着自己的头发。 他们曾经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可是今日,他们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最敬爱的将军和叶副将横死,一千名兄弟,几乎全都遇难。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不知是什么人先哭出了声,很快哭声就连成了一片。 “哭个熊,哭什么哭,哭了将军就能活过来了,叶副将就能活过来了!我们甚至连他们的尸体都找不回来。”队长陈忠跳了起来,边骂边哽咽着,狠狠锤了自己的心口一拳。 他恨啊,恨死的不是自己。 恨那么多兄弟死了,连好好安葬他们都做不到。 将军和叶副将牺牲了,近千名兄弟们也死了。 可洪放和夏侯宏却说,虎狼军不听指挥,擅自行动,等到兽乱平息后,还要治他们一个治军不严。 “说的不错,哭有什么用。男儿流血不留泪。要是聂将军还活着,也绝不希望你们一个个像懦夫一样,只知道躲在军营里难过。”军营的帐帘一掀。 几名女子走了进来。 平日这军营里,连一个女人都看不到,今日却是一下子来了三个。 而且这三名女子,容貌气质各不相同。 为首的那一人,冷若秋月,气质出尘,只是站着,就有种让人不禁望而生畏之感。 “你是叶皇的妹妹,叶凌月?”陈忠见过叶凌月一次,当时他还逗趣,叶皇的妹子长得标致,要是他还没娶妻,一定上门求亲,结果被叶皇狠狠地教训了一通。 想起了往事,陈忠更加难过了。 可是一想,叶皇的这位妹妹,好像是丹都的方士,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军营里? “事情的经过我都已经听说了。我只问大家一句,想不想为聂将军和叶副将讨回一个公道?”叶凌月厉声问道。 “当然想,可是叶姑娘,我们能有什么法子?大将军和四皇子根本就不听我们的。他们甚至不允许我们去继续寻找将军和叶副将的尸体。”陈忠懊恼着。 “大将军是大将军,四皇子是四皇子,你们是虎狼军,你们的将军,只有聂风行。如今洪放和四皇子要草菅人命,残害数百名无辜平民的性命,难道你们就坐视不管?”叶凌月的质问,让陈忠在内的其他兵士们瞬间都热血沸腾了起来。 “你们是虎狼军,聂风行一手培养出来的虎狼之师。没有了将军,你们依旧是西夏最锋利的刀。” “不错,我们不能让将军蒙羞。救人,找回将军和叶副将!”虎狼军营的兵士们齐声喝道。 兵士们的喝声如雷般轰鸣,整个虎狼军的军营,如同炸开了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