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5章 妖刀,现世 - 神医弃女

第3915章 妖刀,现世

山阴圣子感到了那股杀机,神情也凝重了起来。 “妖刀湛天,乃是一把极其凶险的煞刀,曾屠戮十位神帝级别的高手,是山阴界第一凶刀。” 在山阴圣子用封魔手套奉上那一把妖刀时,叶凌月的脑海中,就出现了这一行字。 这是神机符给叶凌月的提示。 和早前山阴老鬼相比,神机符关于这把妖刀的解说可谓是寥寥几语。 从字面意义上看,妖刀湛天是一把很凶险的刀,其危险度,应该还在早前的山阴老鬼之上。 叶凌月得了神机符也已经有一段时日,从最初的不熟练,到逐渐掌控,叶凌月对神机符也算是越来越了解。 神机符同时拥有预测未来和看破天机的作用,但是它的这两个作用,也并非是屡试屡灵的。 预测未来,只会偶尔为之,其时效性,叶凌月迄今没法子掌握。 相比之下,看破天机就容易一些,无论是人和物,通过神机符,叶凌月都能看到一些深浅。 只是要看到多少,就要根据那人或者是物的深浅而言了。 对人而言,实力越强,就越难看透。 对物而言,级别越低,看得越清楚,反之则越难。 这也就是说,眼前这把妖刀,很是麻烦,神机符也只能看出,它非常之凶险。 曾经屠戮过十位神帝级别的存在,这把湛天刀,该是有多么的凶险。 想到这里,叶凌月不禁为帝莘捏了把冷汗。 她递给了帝莘一个担忧的眼神,帝莘冲着她轻轻点了点头,示意她不要过分担忧。 山阴圣子虽是戴上了风魔手套,可他看上去神情一点也不轻松。 豆大的汗水,从他的额头挂下来,他的膝盖微微弯曲,仿佛手上承受了千斤之力。 短短的几步,对于山阴圣子而言,就犹如背着万斤重的负荷前行。 “圣威帝君,此刀名为湛天,乃是山阴第一炼器大师,无印上人所炼。无印上人的名号想必你们也听说过,比起贵界的慕容老方仙,他还要更胜一筹。” 山阴圣子虽面上吃力,可嘴上依旧很是傲慢。 不过也难怪山阴圣子会有如此反应,那无印上人也的确了得,他是山阴界第一个飞升到三十三天的存在。 他比起慕容老方仙来,更厉害之处在于,他是方士和武者双修,且在两方面的造诣都很不俗。 他本尊炼刀出身,又是方仙级别的存在。 可惜了,就是这样的一个天才人物,最终却不得善终。 他在山阴界飞升之后,由于性格冷傲,在三十三天得罪了当地的大宗门,最终被围剿而死。 他死前,杀了对方十位神帝级别的存在,手中的戒刀也已经浴血化为了血刀。 最终无印上人含恨而亡,在其咽下最后一气时,用了最后一丝神念之力,将随身佩刀隐匿。 “以身化刀,那些害了我负了我的,我终有一日,要让你们血债血偿!” 无印上人说罢,被击毙,可那佩刀也随之消失。 那大宗门唯恐无印上人的刀上有怨念,祸害苍生,还一度在三十三天一番寻找。 可是足足找了十余年,都没有找到那把刀。 直到三十三天都已经遗忘了无印上人的存在,山阴界内的一个无名小子偶然在山林间寻获了一把破刀。 可那之后,那无名小子却一举成为了山阴界的绝世高手。 可就在那无名小子名声和声望都最鼎盛之时,他却突然发狂了,自裁而亡。 此时,才有人惊然发现,那人手中所持之刀,就是当年无印上人的那把戒刀湛天。 那无名小子死后,湛天再一次消失了。 它再次出现时,又是一名绝世高手的崛起,可随之又陨落。 足足一千三百年,经手这把戒刀的人足有三百多人。 可没有一人,能够最终真正掌控这把刀。 此后山阴界出现了一代圣皇山阴圣皇,山阴圣皇感念这把刀太过凶险,就带了百名方士,将其封印,置放在山阴圣宫内。 封印的关键所在,就在那一把刀鞘。 可尽管湛天刀已经被封印,可是刀身在刀鞘里就会不断嗡鸣作响,那声音如哭如泣,让整个圣宫都很是不安生。 山阴圣皇更是为此,夜夜做噩梦。 这玩意,比起山阴老鬼来还要棘手,山阴圣皇某一日做梦,梦到刀身之所以作响不止,是因上面留有无印上人的残魂。 那残魂心怀怨念,日夜都挂念着想要杀上三十三天报仇雪恨。 可山阴圣皇哪里敢去三十三天闹事。 好在梦境之中,山阴圣皇得知只要将此刀送到东方去,即可化解这刀鸣不止的现象。 恰好这时候,封天令出现在神界,山阴圣皇派遣山阴圣子和山阴圣女前往神界。 说来也巧,神界的位置就在东方。 山阴圣皇手下的祭司们一推算,一致要将此刀送往神界。 这才有了帝莘眼前的第二份大礼。 无印上人的曲折经历和此刀的来头,叶凌月和帝莘自是不知道的。 不过对方一说,此刀是比慕容方仙还要厉害的存在炼制的,诸神都清楚,此刀非比寻常。 山阴圣子虽是双手奉上了湛天刀,送到了帝莘面前,可帝莘却没有立刻接过。 山阴界来者不善,绝不会那么好心。 而且这把刀一看就有问题,帝莘虽可不愿意当了冤大头。 “山阴圣子,你这到底是来送礼,还是来送垃圾的。” 帝莘抬了抬眼皮,不紧不慢地说道。 “圣威帝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可是无印上人的遗物,十分珍贵,就连我父神都将其供奉在圣宫中,乃是山阴界的圣刀。圣皇有感两界感情笃深,才会将此刀送到神界来。” 山阴圣子一听,掀了掀眉,一脸的不悦。 “既然此刀如此珍贵,还请圣子将其拔出,我倒是要看看,它珍贵在什么地方。” 帝莘倒也没有一口回绝,而是看了眼圣子。 圣子一听说要拔刀,脸色变了变。 “怎么,圣子不敢?” 帝莘扫了山阴圣子一眼,眼底满是讽刺之意。 气彻底吞噬,最终不得善终。

上一篇   第3914章 帝莘之礼

下一篇   第3916章 怨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