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7章 巨灵神符 - 神医弃女

第3947章 巨灵神符

叶凌月一死,叶家最后的希望也没了。 乔大千和洛青都是一脸小人得志的模样。 赵镇长脸色难看,方才那一拳,赵镇长算是看清了,周楚这边,压根不是巴楚镇的对手。 武总教头的临时倒戈,无疑是成了压死赵镇长的最后一根稻草。 “赵老哥,别怪我没给你最后的机会,交出一半的灵粟,你至少还有一半灵粟。真要惹毛了我,我让你周楚今年颗粒无收。” 乔大千叫嚣着。 “镇长,不如我们的答应算了,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周楚镇这边,管事几人都有些退缩了。 只有叶运,依旧是执拗着,不肯松口。 “不能让,没了那一半灵粟,周楚镇的镇民都得死。横竖都是死,我们大不了拼一拼。” “怎么拼,我们连武总教头都打不过,拼下去,都只有死路一条。” 赵镇长恼火道。 “赵老哥,你们也不用商量了。我最后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你们那有人能够打得赢武总教头,我就放弃那一半灵粟,甚至还能恢复截断的楚河。” 乔大千看赵镇长等人已经开始犹豫,趁机煽风点火。 他这话,说了等于没说,谁都看得出来,叶运已经是周楚那一边最强的,连他都斗不过武总教头,又还有什么人可以与武总教头一拼。 “哎,罢了,也怪我没用,没能保护好乡亲们。交出一半灵粟,大家还有活路,大不了,我这镇长不当了,前去抵罪。” 赵镇长眼神一黯,横了横心,决定接受巴楚镇的条件。 “镇长,你若是相信我,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就在赵镇长以为,这一次周楚镇输定了的时候,早前一直跟在几人身后,乜有吭声的叶凌月忽然说道。 “你?” 赵镇长一听,难以置信。 这小子就是早前叶运提起过的帮手,正午时,叶运带着他一起过来。 看到对方不过十几岁的样子,赵镇长当时就认定了,他没有多大能耐,也就没有多理会。 哪知道,对方会在这个时候,突然站出来。 “叶月,这件事不管你的事。那武总教头和洛青都不是善类,不好对付。” 叶运吃过武总教头的亏,对他们很是避讳。 他虽然也看到了叶凌月昨晚使的那一手用符的本事。 可叶凌月昨晚用的,只是回春箓,那是疗伤用的符箓。 叶月又说过,他家是医药世家,想来也只是精通一些疗伤方面的手法,叶运自是认为,叶月不可能真的事武总教头等人的对手。 “叶大哥,赵镇长,你们不要误会。我并非是要亲自出手,而是相帮叶大哥获胜。对方不是说过了嘛,只要叶大哥能够打赢武总教头,就算是周楚镇赢了。” 叶凌月不急不慢地说道。 “话是没错,可……我不是他们的对手。方才那一拳,已经耗了我四五成的元力,再接一拳,我必伤无疑。” 叶运懊恼着。 书到用时方恨少,叶运如今也恨自己当初没有及早开始修炼武道,否则也不会如此狼狈。 如果巴楚镇的阴谋得逞,那以后周楚镇的日子就难过了。 “叶大哥,你不用妄自菲薄。你和那武总教头,不过差了两道左右的轮回之力。实不相瞒,我祖上留有一种神符,名为巨灵神符,只要使用了,就可以一下子突破三个武境。” 叶凌月压低了声音说道。 三个武境! 赵镇长和叶运等人,顿时瞪圆了眼。 世上居然有这么神奇的符箓? 要知轮回丹这么珍贵的丹药,都只能一次性提升一个武境。 “那什么巨灵神符,会不会有后遗症?” 赵镇长迟疑道。 他怎么看,怎么觉得叶凌月不像是那么厉害的方士。 “和它的效果比,它的副作用简直是不值得一提。巨灵神符使用后,会脱力一天。” 叶凌月眨眨眼,显得很是古灵精怪。 符箓和丹药不同,大部分的符箓都是外用的,副作用并不明显。 比起轮回丹可能会导致修为提升缓慢,巨灵神符乃是叶凌月从万符录里发现的一种天符。 这种天符,一经使用,即时生效,不过它之所以没有位列十大天符之一,是因为它只能在虚空境以下使用。 也就是说,像是叶凌月这样的修为,使用了巨灵神符也没有多少作用。 叶凌月早前在研究符箓时,一时觉得好玩,就随手炼制了一张,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那事不宜迟,我们立刻使用。” 叶运稍作思考,就答应了使用巨灵神符。 “叶运,你要考虑清楚了。这万一那符箓不管用,武总教头会打死你的。” 赵镇长一脸的担忧。 武总教头早前就看叶运不顺眼,这次再出手,必定会借题发挥,痛下狠手。 赵镇长对叶凌月这么个来历不明的少年医者,始终是不放心的。 更何况,事情还关乎到整个周楚镇的安危。 “镇长,我相信叶小哥,只要能化解周楚镇的这次危机,就算是死,我也心甘情愿。” 叶运虽认识叶月不过几天时间,可不知为何,觉得与他特别投缘。 叶月说的话,他几乎是无条件相信的。 更何况,他是见过叶月使用符箓的,昨晚,若非是叶月的符箓,他早已是个死人了。 此番,若是没能阻止巴楚镇的阴谋,叶运死也不瞑目。 “既是如此,那我们就使用巨灵神符。这符箓使用的法子很简单,符箓入水即化,只需要喝下去即可。” 说罢,叶凌月取出了一个水囊,以极快的速度,将巨灵神符塞进了水囊里。 符光一闪而过,叶凌月的口中,念念有词了几句,就示意叶运把水喝了。 叶运没有半分犹豫,接过了水,一口喝了下去。 赵镇长等人见了,怎么看,怎么觉得那个叫做叶月的,所作所为,都和神棍没什么两样,可事已至此,他们也无话可说,只得是眼巴巴,看着叶运。 镇长他们心底不断祈求着,希望有奇迹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