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炼化,有毒的黑气 - 神医弃女

第397章 炼化,有毒的黑气

“老伯,你回想一下,你是什么时候,发的病?” 叶凌月见黄老伯还很虚弱,也不能一下子询问太多,就循循善诱着,先问起了他的病因来。 “大人啊,老汉我没病。今年六十三,身子一直很壮实。我只记得,这阵子我时而清醒,时而浑浑噩噩。至于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副样子,应该是三天之前。”黄老伯勉力回想着。 黄老伯是牧民村的一名孤寡老人,家中的一双子女,儿子在几年前的兽乱中,不幸丧生。 女儿也远嫁到了内陆去了,老汉住在牧民村,平日就是靠着村民和村长家的照顾。 三天前,老汉像往常一样,出门去挖一些野菜,回来吃了饭后,就出了意外。 “野菜,可是吃了有毒的野菜?”叶凌月疑惑着。 可老者的身上并没有中毒的迹象。 “不会的,牧民村里的人吃了一辈子的野菜。黄老伯那天挖的就是一些很普通的马芥兰的嫩叶,村里各家各户都吃的,从来没出过什么事。”村长忙解释道。 生怕叶凌月不信,村长还特别找来了一些自家还没来得及炒的野菜。 叶凌月看了几眼,绿油油的野菜,看上去的确没什么。 “黄老伯,我怀疑,问题就出在那些野菜上。你还记不记得那一天你采摘的地方,我让兵士兄弟们背着你过去。”叶凌月命兵士,背着黄老伯,由黄老伯指路,往村外走去。 牧民村毗邻的那一块水草坡地,原本有很多野菜。 只是经过了村民的采摘,附近的野菜都已经没了。 黄老伯就翻过了一个坡地,在另外一片坡地采得野菜。 “就是前面。”黄老伯带了一段路后,告诉了叶凌月和那名兵士。 叶凌月忙命人点起了松油火把,循着光亮,看了过去。 微微融起的一片坡地间,生长着一片片的野菜,绿油油的,很是肥美。 野菜地旁边,还空了一小片,显然就是早前黄老伯采集的那一片。 “叶掌鼎,要不要我们上去看看?”几名兵士问道。 “不用。”叶凌月凝视着那片,在夜风中,摇摆着嫩叶的野菜,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即便是隔了五六百米,她也能感觉到,一股森冷的寒气,从土壤中,钻了出来。 在普通兵士和黄老伯眼中,看着很是可口的野菜,在叶凌月的眼中,却是催命的鬼符。 无数的蝌蚪状的黑点,在野菜的叶尖上,根茎上跳动着。 而且这片黑气,不仅仅对人和植物有影响,看它们的活跃程度,对土壤都有影响。 如果不及时制止,只怕会蔓延到附近去,如此一来,附近的军民和牲畜,甚至连军营都会受到威胁。 只要是人畜吃上一点,都会立刻被黑气污染。 “你们,去把阿骨朵姑娘叫过来。”叶凌月命令兵士们,把在村落里的的阿骨朵给找来了。 “阿骨朵,你看看,早前你在那些躁动办的灵兽身上感觉到的气息,是不是和这些野菜上的一样?” 阿骨朵是除了叶凌月之外,唯一可以感觉到那些黑气的人。 辨认了一番后,阿骨朵很是肯定地点了点头。 叶凌月更加肯定,这些野菜必定是因为受了那些黑气的影响,发生了变异。 “把这一片区域先捞起来,阿骨朵,你再带着其他兵士,在十里以内的范围搜寻,如果也发现了这种带黑气的植物,一并封锁起来。”连金乌老怪的金乌丹火,都收拾不了这些古怪的黑气。 叶凌月如今能肯定的是,她的乾鼎正是这些古怪黑气的克星。 可乾鼎只有一个,这些肆虐在平原上的神秘黑气的数量,很难预测。 凭她一人之力,若是不能找到妥善的法子,很难将西夏平原上的黑气,全都吸收一空。 经过了一个白天的忙碌,村那些害病的村民们,大部分体内的神秘黑气,都已经被叶凌月用乾鼎吸收了。 为了防止再有兽乱发生,当晚,虎狼军的那些兵士们,在村落旁边驻扎起了临时的军营。 不时有兵士在附近巡逻,一切都好像恢复到了聂风行还在时候的秩序。 让叶凌月意外的是,阿骨朵和那些粗野性子的兵士们相处的很好。 也许是因为阿骨朵的那些灵兽的缘故,尤其是那一头小山似的紫微垩象的威压下,那些虎狼军的刺骨头似的兵士们,在阿骨朵面前个个都是服服帖帖的。 叶凌月看在眼里,心中暗道,看来阿骨朵还真的有当女将军的天赋。 等到神秘黑气的事情平息后,也许她该向义父举荐一下,凭着阿骨朵百兽教传承人和大元丹境的修为,她很有可能,成为大夏历史上,最年轻的女将军。 一直到深夜,依旧没有发生兽袭。 叶凌月想着娘亲的噩耗,心情很是烦闷。 身旁的蓝彩儿早已呼呼睡了过去,一阵心烦意乱后,叶凌月进入了鸿蒙天。 她想起了白天里,吸收的那些神秘黑气,心间一动,查看起了手心的乾鼎。 神识在鼎里扫了一圈,叶凌月也是面露诧色。 寻常的药材,矿石,一旦被黑鼎吸收后,都会被鼎息迅速炼化。 就连金乌老怪的金乌丹火,入了乾鼎后,都薄弱了很多,倒是这些黑气,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变化。 可是白日里,她吞噬的那些黑气,却没有被直接炼化。 乾鼎里,游离着大量白色的鼎息,和那些淤泥颜色的黑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眼看过去,黑气的数量大概有五六十条那么多,很像是在池塘里不停攒动的蝌蚪。 在外界很是猖狂的蝌蚪状的黑气,进入了乾鼎后,速度慢了许多,只是艰难地在乾鼎里,游来游去。 “不知将它们炼化后,会变成什么东西?” 叶凌月一想到,自己的娘亲,就是因为这些神秘的黑气,被双头蟒吞噬的,心中一个口恶气无处发泄。 叶凌月神识一动,鼎印化为了黑鼎,悬浮在了叶凌月的手心。 精神力飞速钻进了乾鼎里,小鼎里的鼎息一下子强大了许多。 似是意识到了乾鼎的意图,那些蝌蚪黑气也意识到了不对头的地方,它们团结在一起,奋力抵抗者鼎息。 一时之间,竟和鼎息陷入了拉锯战。

上一篇   第396章 病的源头

下一篇   第398章 狭路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