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叶凰玉的坦白(上) - 神医弃女

第400章 叶凰玉的坦白(上)

在双头蟒的腹中,有一处高高的隆起,看上去就像是怀了孕似的。 可是那隆起处,依稀可见人的身形。 叶凌月的心难以遏制地跳动了起来,娘亲和聂风行很可能还在蟒蛇腹中。 就是这一个迟疑,让叶凌月错过了最佳的撤退的机会。 河面上,还未被撞沉的几艘独木舟,也都或多或少受了破坏,船体开始进水,夏侯宏命令着兵士,奋力往河岸那一边靠去。 在水上,人根本就不是双头蟒的对手,唯有上了陆地,还有几分活命的机会。 四皇子怎么也不明白,那头双头蟒早前,还好好地在水里睡着呢,怎么一下子就跟害了狂躁症似的。 “四皇子,你看。”听力惊人的招风,察觉到了附近还有人的呼吸声。 夏侯宏等人抬头看去,恰好和叶凌月四目交汇。 看到了叶凌月,夏侯宏的眼珠子,差点没瞪掉了。 “叶凌月,原来是你!” 算上这一次,夏侯宏都已经不知道被叶凌月阴了几次了,早前的怀疑,顿时迎刃而解。 “小贱人,本皇子这一次,绝不放过你。”夏侯宏暴怒,他取出了一把弩弓,对准了叶凌月。 那是大夏军营里特有的神兵弩,用了上等的月铁打制而成,一发可射出三枚箭,每一枚都足以击穿百斤石头。 三枚冷箭,如同流星暗矢,破空而出。 叶凌月扯了扯嘴角,一个倒挂金钩,身子从树枝上挂了下来,冷箭正好击在了树枝上,树枝应声而裂,朝着河面坠去。 树枝坠落的一瞬,叶凌月发出了一阵嘹亮的尖哨声。 早已在一旁待命的小角瞬间腾到了半空,将叶凌月叼在了嘴里。 “四皇子,看在我们已经是老熟人的份上,送你一份大礼。”叶凌月说罢,神识一动,悬浮在和河面上的星涎,化成了九道光芒,爆射向了四皇子所在那艘独木舟。 独木舟原本就已经漏水,遇上了九把匕首一起轰来,顿时炸成了稀巴烂。 听到了异响,双头蟒蛇迅速往河岸这边游来。 河面上,顿时如烧沸开了的水一样,浪花瞬间就吞没了几名兵士。 “救命,我不会泅水。”鼻皇呛了几口水,奋力想要抓住夏侯宏。 夏侯宏眼看那头双头蟒就要游过来,吓得肝胆欲裂,他自己的水性就不怎么的,再拖上一个拖油瓶,不死也得残。 他一脚踢向了鼻皇,后者往下一沉,双头蟒带着剧毒的牙齿,咬住了鼻皇的大腿。 一百多斤的鼻皇,被双头蟒拖下了水去,水面翻滚起了几多血浪,夏侯宏和招风争先恐后地往河对岸游去。 爬上了岸后,河面也已经恢复了平静,那头双头蟒也不知去了何处。 就连那个祸害叶凌月也不知所踪。 “小贱人,你害得本皇子好惨。”夏侯宏看看身旁的亲兵,一个不剩,就连擅长跟踪的鼻皇都死了,只剩了他和照风两个人。 那么大的一片丛林湿地,他怎么找双头蟒,夏侯宏已经开始打起了退堂鼓。 他是想让夏帝刮目想看,可不想来送死。 “四皇子,方才那女人的那头傀儡方兽挺厉害。看她的模样,也是来找双头蟒的,不如我们跟在她后面,等到她和双头蟒斗个你死我活的时,再出手?”招风献计。 虽然没了鼻皇,可是靠着他过人的听力,一定能找寻到叶凌月等人的下落。 “好计。那小贱人虽然实力不怎么样,可是胜在够狡猾。她和虎狼军营的叶副将关系不错,想来是想杀了双头蟒替对方报仇。”四皇子听罢,觉得此计甚好。 当下就命着招风探路,在丛林里,寻找起叶凌月和小角的下落来。 “不好,大人不见了。”方才那场恶战,躲藏在丛林里的金乌老怪和阿骨朵等人都是看得惊醒动魄,等到他们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叶凌月和小角都不见了。 显然,是追着那一头双头蟒去了。 “不用担心,凌月半路上留了暗号。”蓝彩儿做了个手势。 在一旁的一棵树木上,发现了一个只有她和叶凌月才认识的记号。 一群人紧随其后,也寻找着叶凌月的下落来。 一阵沙沙的响声,大量的草丛迅速塌陷下,一条蜿蜒的蛇道出现在前方。 方才在大河里,双头蟒一怒之下,咬死了几个人后,腹里忽的一阵滚疼。 自从前日,在牧民村里吞噬了两个活人后,双头蟒就一直很舒坦,它迅速游回了巢穴,准备静养几日。 双头蟒游行的速度很快,叶凌月匐在了小角的背上,穷追不舍,可还是跟丢了。 前方是一片烂泥湿地,双头蟒早已失去了行踪。 “该死,还是跟丢了。”叶凌月暗恼不已。 娘亲已经被双头蟒吞噬了整整一个日夜了,时间越长,她生还的机会就越小。 双头蟒方才凶性大作,但突然间又游走了,看它的模样,分明就是身体不舒服,这也让叶凌月更加相信,娘亲和聂将军还有生还的可能。 “即便只有一分机会,也得找到双头蟒。”叶凌月咬了咬牙,在四周地毯式地搜查了起来。 丛林深处,一处极其隐蔽的洞穴里,弯曲盘旋的甬道深处,双头蟒盘着身躯,懒洋洋地眯上了眼。 蟒蛇类,本就是蛇类中很是懒散贪婪的一种分支。 它们除了猎食,平日就不喜欢外出活动。 一次吞食,足以让它保持一个月不动弹。 洞穴里,恢复了平静,只有偶尔的一些水滴的声音。 双头蟒的一个蛇头,已经闭上了眼昏昏欲睡,那一个较小点的蛇头的眼,却是睁开的。 在蜷缩的双头蟒的腹里,叶凰玉艰难地移动了下自己的身子。 她的身体,到这会儿还是一阵碾压似的疼痛。 她……双头蟒吞食了。 叶凰玉还记得,当时她想救一名被困在屋子里的老者,刚出了屋子,那名老者就发狂的攻击自己。 她的背后,被砍了一刀。 在她夺下了老者手中的柴刀时,身后的黑暗中,多了两对幽绿色的眼,那两双眼,一大一小,紧接着,就是一阵磅礴的元力,压顶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