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5章 将计就计 - 神医弃女

第3985章 将计就计

叶凌月的前半句话,让满众哗然。 可下一句话,却是让满堂一片死寂。 齐师兄被叶凌月一脚踩了个正着,坚硬的灵粟壳擦破了他的脸,火辣辣的疼。 “来人!快抓住这小子!” 齐师兄嘴里满是灵粟,气得差点没吐血,可偏他怎么也无法挣脱。 说话间,齐师兄又猛烈咳嗽了几声,被碾碎了的灵粟渣滓,被其吞入了口中。 “特等灵粟,小子,你睁眼说瞎话也该有个限度,就凭这些破烂谷子,也敢自称特等灵粟。” 怔愣了一瞬,乔大千先反应了过来。 他指着叶凌月的鼻子,冷嘲热讽了起来。 开什么玩笑,特等灵粟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 就算是在孤月海那种人界大陆上灵气最充沛的地方,一年也就只能出产个百八十斤罢了。 周楚镇那种芝麻大点的地方,怎么可能产出特等灵粟。 更不用说,今年周楚镇的水源还被截断过。 乔大千幸灾乐祸着,叶月这小子吹嘘的越厉害,周楚镇和赵镇长就死得越惨。 “叶方士,您就别说了。” 赵镇长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小小姐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被乔大千那帮人气昏了头不成。 这批灵粟,明明就是二等灵粟,就是上缴给孤月海的灵粟,也只是一部分是一等品,小小姐怎么能睁眼说瞎话。 “是不是特等灵粟,吃过就知道。你说呢?” 叶凌月面对众人的质疑,没有半点意外。 她只是一脚松开了脚下的齐师兄。 八卦天门的这位师兄,嘴里还满是灵粟和泥土,也分不清到底吃了些神么。 他面色铁青,一跃而起,就欲破口大骂。 可是嘴里塞了太多的灵粟,他连呸了几口。 可还未来得及骂出口,齐师兄的脸色就变得有些不对头了。 他脸色先是一阵苍白,再是一片红润,正呸着,又连忙咀嚼了几口。 “这……” 齐师兄最初觉得满口的沙石和着口水,正一团乱糟糟。 可吞咽之间,忽觉得腹部有一股暖流,直冲丹田。 这种感觉…… 齐师兄能加入八卦天门,倒不至于太草包。 他立刻意识到,丹田里的那股暖流,并非寻常之物。 那是! 齐师兄大吃一惊,也不顾呵斥叶凌月,当着众人的面,胡乱抓起了一把灵粟。 那些看着不过是二等品的灵粟,在齐师兄手间,只见他没有使用任何符箓,只是用手指捏破,顿时有一股浓郁的灵气,从灵粟里喷涌而出。 一股草木特有的芳香,瞬间弥漫开。 灵粟破壳之后,迅速化为了一股甘甜的米汁。 “不用炼化,就能灵化……这真是特等灵粟?” 齐师兄的嘴张得大大的,脱口而出。 特等灵粟?! 这下子,可换成乔大千、洛青等人目瞪口呆了,这怎么可能? 一二等品灵粟之间的差距,在于品相。 而特等灵粟之所以被称为特等灵粟,是一二三等品灵粟,要食用,必须用特殊的火种或者符箓炼化。 特等灵粟只需要脱壳,甚至是直接生食,就能吸收全部的灵力,其效果堪比灵丹妙药。 眼前这灵粟,无论其外形如何,可是光看吸收和灵化程度,无疑就是特等灵粟。 那灵粟,怎么摇身一变,从劣等品成了特等灵粟了? 若是说,凭着周楚镇的那等水土,自然是不可能种植出上等的灵粟。 而且还是用了缺乏水之灵的楚河的河水,可若是那河水被换成了彩虹河里的河水,那就不同了。 对于洛青的奸计,赵镇长这样的凡夫俗子,用了肉眼自然看不出来。 可对于叶凌月这样的神念师而言,就不同了。 在赶走了洛青和乔大千后,赵镇长看到楚河的河水恢复灌溉,欢天喜地了一番。 可叶凌月在观察流水时,却发现里面的水之灵早已缺失。 灵植没有了水之力,就不能称之为灵植了。 索性叶凌月发现的早,她趁着赵镇长等人不留意时,将一部分的彩虹河的河水注入了楚河里。 虽然彩虹河的河水不多,可也足以让原本成为劣等品的灵粟维持一等灵粟的水准了。 只不过由于错过了最佳的灌溉期,这批灵粟虽然里面灵气充足,可却额秘法子像是一早灌溉的那样,外形也达到一等品的质量。 所以才会被赵镇长当成了二等品的质量上缴了。 叶凌月早前之所以没说破,也是免得赵镇长怀疑。 至于赵镇长打算用来出售的这些灵粟就更了不得了。 早在这批灵粟收割之前,赵镇长就无意中和叶凌月透露过,打算用这批灵粟来拍卖,用来弥补镇民们这一两年种植灵粟造成的损失。 叶凌月得知消息后,就暗中将那批灵粟移植进入了鸿蒙天。 在鸿蒙天灵气的作用下,虽然只是移植了一个夜晚,可也让这批灵粟直接达到了特等品的级别。 叶凌月偷偷将劣等灵粟提升为特等灵粟,不过是想报答周楚镇和刘妈的恩情,算是送给赵镇长的一份大礼。 “那真的是特等灵粟?” 连赵镇长,都犹如做梦般,一脸的目瞪口呆。 “既然八卦天门不愿意收这批灵粟,那我们就另觅买家。想必孤月海也会乐意收购这批灵粟。” 叶凌月说罢,也不客气,只见其手一挥,手中多了口乾坤紫金袋。 袋口一张,那些被当成劣等品的灵粟,就自发被收入了叶凌月的储物袋中。 “等等,这批灵粟,天门愿意出高价收购。赵镇长,方才是我多有不是,这批灵粟,天门愿意全部收购。” 齐师兄这下子可回过神来了。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特等灵粟,光是服用,就可以增加修为。 八卦天门乃是异界来的门派,门派中的弟子这些日子难免有些水土不服。 服用了这批灵粟后,能让那些弟子尽快恢复,门主若是知道了,必定会重重有赏。 齐师兄立马就换了一副嘴脸,冲着赵镇长又是赔礼又是道歉。 “你们倒是乐意收了,可我们不愿意卖了。” 赵镇长这会儿也回过神来,心知灵粟的事,一定是小小姐的缘故。

上一篇   第3984章 特等灵粟

下一篇   第3986章 意外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