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9章 替代人选 - 神医弃女

第3989章 替代人选

可惜赵镇长的话,叶凌月已然听不见了。 叶凌月发现了情况不对后,已经是一张疾风符,前去周楚镇了。 意识到宋管事的行为有异,叶凌月就认定了这其中必定有诡。 这一场拍卖会只怕比叶孤等人想得要复杂得多,甚至它很可能是一场惊天大阴谋。 只可惜,事态紧急,叶凌月也没法子在三言两语间,袒露自己的身份, “人已经走了。” 叶流云也一脸的讶然。 “哎,这小子可糟了,我怎么和老家主交代。” 赵镇长急得直摇头。 半个时辰后,高级拍卖会就要开始了。 没有鉴宝师,叶家接下来的拍卖又要如何收场。 “赵叔叔,那人当真是银霜妹妹请来的鉴宝师?” 叶流云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手,她居然连对方的衣角都沾不上,那人的实力岂非比秦小川还要强? “是……自然是的。” 赵镇长吞吞吐吐着。 “既是如此,那我们就信银霜妹妹一次,我们先去高级拍卖场。” 叶流云也不再多说,带着一脸焦急的赵镇长前去拍卖场。 虽然对那叶方士依旧不是很信任,可对方方才展现出来的身手,已经超乎了叶流云的想象之外。 她不相信叶银霜能够认识那样的少年高手。 可是,叶银霜却是叶家唯一一个和叶凌月最是交好的人。 难道说,那叶方士是叶凌月派来的? 即便是现在,叶流云也没有把叶方士和叶凌月联系在一起。 毕竟在叶流云的心目中,叶凌月早已是神人般的存在,又怎么会是个貌丑的小鬼。 高级拍卖场内,可比普通拍卖场里冷清多了。 这里摆放着做工精致的檀木桌椅,每一套桌椅都设有编号,有左右两张椅子。 进入高级拍卖场的人,全都是八卦天门精心筛选过的,在场共有十八套桌椅,象征着大陆上不同的势力。 这些桌椅,还是有头有脸的势力才能坐的。 像是赵镇长这样的由于特殊原因得到请柬入内的,只能在一旁站着。 叶家虽然依旧是设有桌椅,可已经是摆在了最末尾的第十八号桌椅处。 叶孤见到了所谓的鉴宝师后,就一直闷闷不乐。 叶银霜小心翼翼陪同在旁,唯独说错了话。 “爷爷。” 叶流云脚步轻快,走了进来。 “流云,你怎么来了?” 叶孤见了最宠爱的孙女,脸上总算是露出了几分笑脸来。 虽然叶凌月是叶家最有出息的孙嗣,可由于她小时候痴傻的缘故,叶孤并没有过于关注。 都是叶流云自小就展露天赋,叶孤是一路看着长大的,对其也最是宠爱。 “爷爷,我听说宋香君死了。” 叶流云冲着叶银霜点了点头,拉着叶孤的手坐下了。 “哎,这件事不说也罢。” 叶孤一想到那名不靠谱的年轻鉴宝师,再想想宋香君,又是一声叹息。 这会儿,他宁可宋香君还活着。 “都是银霜一时莽撞。” 叶孤摇了摇头。 “那女人太可恶,早就该死了。” 叶银霜不服气道。 虽说没有叶凌月在场,她也没那个胆杀宋香君,可她心底的确是恨透了宋香君。 “银霜,闭嘴,这件事,我说过多少次了,绝不可再提。” 叶孤警惕着,环顾四周,确定没有宋管事的人,才松了口气。 宋管事痛失爱女,居然跟没事人似的,叶孤这般的老狐狸,自也觉得很是古怪。 “死的好,那贱人,若是我在,我也一剑给杀了。换成了凌月妹妹在,也一定会和我们一般决定,我倒是觉得,我们叶家的女子比男人比有骨气多了。” 叶流云冷笑了几声。 叶孤这般的做法,叶流云一直心有不满。 对于自家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叶流云也是一直恨铁不成钢。 当初若非是她身在瑶池仙榭,不方便返家,宋香君根本没法子进叶家的门。 “哎,这事莫要再提。” 叶孤也知,提到了叶凌月,叶孤还有几分黯然。 叶凌月已死的消息,已经传得纷纷扬扬。 早前他刚到高级拍卖场时,还有一些老熟人假意上来询问。 他们看似来慰问,其实都是来幸灾乐祸的。 谁都知道,叶凌月一死,叶家等于是失去了大靠山。 “爷爷,凌月妹妹的事,可是真的?” 叶流云忍不住问道。 “真假未定,不过据说消息是孤月海那边传出来的。” 叶孤担忧的正是这一点。 孤月海是叶凌月的师门,若是连孤月海都那么说,想来消息十之八九是真的。 叶银霜身后的赵雷见叶家几人都是面露忧愁之色,只能无奈地和唯一知情的叶银霜互递了个眼神。 这一看,叶银霜没看到叶凌月,不免有几分吃惊。 “赵叔,怎么只有你一人?叶月呢?” 半刻钟后,拍卖会就要开始了,这节骨眼的功夫,叶凌月又去了哪里? “叶方士有要事在身,说是一个时辰后回来。” 赵镇长硬着头皮说道。 “什么?一个时辰之后?” 叶孤本就对这位鉴宝师有些不信,这会儿人居然还走了,这摆明了是坑他们叶家! “那小子是怎么回事,再急的事,能急过叶家的事?岂有此理,一个时辰之后,拍卖会都要结束了,若是叶家不能……哎。” 叶孤气得又是吹胡子又是瞪眼。 可叶凌月压根没说去了哪里,办得又是哪门子的急事,几个人只能干瞪眼的份。 “爷爷,你也不用太担心,若是仅仅是鉴宝,我们瑶池仙榭也有一位方尊,她眼力不错,我这一次来参加拍卖会,也把她带上了。” 叶流云见叶孤急得团团转,心有不忍,主动开口说道。 “那还等什么,快,快把那位大师请出来。” 叶孤一听,就跟见了救命稻草似的。 “老家主,可是叶方士那边……” 赵镇长和叶银霜急了。 “那小子先背信弃义在先,在这时候丢弃叶家,可谓是毫无责任感可言,我们叶家请不了他。” 叶孤冷哼一声,叶流云无奈,只得临时传了那名方尊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