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叶凰玉的坦白(中) - 神医弃女

第401章 叶凰玉的坦白(中)

叶凰玉意识到,她这一次在劫难逃。 她听到了聂风行的怒吼声,一股腥气十足的臭味传来,她觉得身子被一股大力吸了进去,再接着,她就是去了意识。 在失去了意识前的一刻,她听到了聂风行疯了般的叫声。 “把叶皇还给我。吃了我啊,有本事就连我也一起吃了!” 希望聂风行和其他弟兄们没事吧,叶凰玉苦笑着。 这一次,也是她太莽撞了,若不是她贪图军功,想要尽快立功被封为将军,也不会在信息不全的情况下,贸然进入村落。 说来也是她运气好,入了蛇腹后,竟没死? 叶凰玉还很好奇,为什么蛇腹里还能够呼吸。 她四下摸索了一阵子,摸到了一些碎片。 叶凰玉并不认得这种碎片,但若是有叶凌月在场,她必定会认出,那些碎片是一种叫做风珠的灵器的碎片。 这种风珠,可以在密闭空间里产生流动的气体,多被一些方士带在身边,当做炼丹炼器时助燃炉鼎的工具。 想来是双头蟒在吞食了叶凰玉之前,刚吞食过一名方士。 这名倒霉的方士,自己是死了,可破碎掉的风珠却阴差阳错,让叶凰玉活了下来。 在叶凰玉的不远处,还有一头还未消化完毕的水牛,那是在吞食了叶凰玉之前,双头蟒吞下的。 已经饱腹的双头蟒,一时半会儿,还没法子消化了叶凰玉。 可是即便如此,叶凰玉还是能感觉到,四周都是腐蚀性极强的胃液,她的伤口也越来越疼。 如果不能出去,就算有风珠,她最多也就只能熬个三四天。 身处在黑暗中,四周都是一些被双头蟒吞食的兽骨和人骨,叶凰玉觉得自己的意志在一点点崩溃。 这种坐着等死的感觉,可不好。 “叶皇……叶皇。” 已经逐渐意识模糊的叶凰玉,忽然听见了一个微弱的声音。 她还以为是幻觉,可是直到有什么东西,正慢慢朝着她爬来,她才竟然觉醒。 “将军……聂风行,是你嘛?” 叶凰玉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开始哽咽,像是黑暗中,找到唯一的一缕光明,叶凰玉循着声音,身子用力向前倾。 手被用力握住了,长满了茧子的手,将叶凰玉用力地扯了过去。 真的是聂风行! 为什么聂风行会在这里? 叶凰玉并不知道,过去的一天一夜,对于她而言是痛苦难熬的,可是对于聂风行,又何尝不是如此。 看着双头巨蟒吞食了叶皇,聂风行只觉得心中有一股无名的火在燃耗,把他所有的理智都燃烧殆尽了。 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救叶皇。 可是一切都太迟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叶皇被吞食。 他拼了全力,想要斩杀那头双头蟒,即便是衣裳染血,即便是他元力衰竭,连手中的兵器都无力握紧。 在迎上双头蟒张开的巨口时,聂风行生出了个念头。 即便是死,他也要陪着叶皇一起。 他一个人在蟒蛇腹中,必定很怕。 他真是该死,他应该保护他,不该让他来猎杀什么九阶巅峰的灵兽。 悔恨,如同洪水没顶而来。 知道聂风行也被吞食了,在进入蛇腹后没多久,聂风行就醒了过来。 由于之前的激战,他身上四处都是伤,可是他抱着仅存的一丝念头,在双头蟒的腹内,手脚并用,一路攀爬而过。 胃液腐蚀了他的手脚和膝盖,聂风行感觉自己随时都会死去,可最终他还是抱着死也要找到叶皇的念头,一路怕了过来。 直到他听到了一个异常熟悉的呼吸声。 “聂风行,真的是你?”虚弱的男声,让原本意识已经开始模糊的叶凰玉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捉住了聂风行的手,感觉到了他虚弱后,叶凰玉发现,他受了很重的伤,他的腹下,有一个很大的血口。 聂风行一路爬来,鲜血不停的冒出来。 “找到你就成了,莫怕,有我在。”聂风行的声音越来越弱,他那双深邃的眼,慢慢闭上了。 “聂风行,你怎么了,不要睡?”叶凰玉从未像今天这么害怕过。 即便是十几年前最绝望的时候,她也没像今天这么绝望。 聂风行会死,他绝对不能死。 他必定是因为失血过多,体力不支,才会昏迷过去。 在这种环境下,根本没法子给他止血。 叶凰玉咬了咬牙,摸到了自己的手腕处,捡起了身旁的一根兽骨,用力划开了一道口子。 温热的血,喂进了聂风行的嘴里。 聂风行渐渐有了气力。 “你疯了!我不能喝你的血。”聂风行口中都是猩猩甜甜的味道,那是血,人血的味道。 “我服用过七品的续命丹,凌月说过,我的体质已经被改造过了,血可以续命。我不能让你死。”叶凰玉不顾手臂上的疼痛,看到了聂风行的声音,比早前有力气多了,她破涕为笑。 想起了在军营时,叶凰玉数次经历生死,最终都自愈了过来,看来她说的话是真的。 聂风行暗暗运了运气,发现自己的元力果然恢复了一些,再探了探叶凰玉的手腕,血已经止住了,他这才松了口气。 “你怎么进来了?”叶凰玉见聂风行转危为安,松了口气。 一阵尴尬的沉默后,叶凰玉随口问道。 “我不放心你。”聂风行嘀咕了一句。 蛇腹中,窒息般的闷热,可叶凰玉却有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你傻啊,不放心我,就自己送上门,喂蛇!”叶凰玉还没见过这样脑子不好使的人。 “遇到你之后,我就傻了。”可是下一刻,聂风行抱住了叶凰玉,历经了生死后,聂风行想明白了很多。 他再也不管其他人怎么看了,他喜欢叶皇,任何人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你胡说什么?”叶凰玉急忙要推开聂风行,可下一刻,男人的唇压了过来。 聂风行含住了叶凰玉的唇,温润的唇里,带着一股股血腥味。 那是叶凰玉的血的味道,就在方才,两人的血混在了一起。 聂风行的身体里,如今流着叶凰玉的血。 两人从未像现在这般契合过,甚至于叶凰玉也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被聂风行给偷吻了。 忘乎所以之下,聂风行紧紧抱住了叶凰玉,他的手忽然碰触到了什么,下意识地摸去,手中多了两团柔软。 手中的触感异常的美好,尽管没有经历过太多的女人,聂风行也不会傻到,连这是什么都不知道。 如遭雷击般,叶凰玉嘤咛了一声,挣脱了他的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