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7章 谁是弱者 - 神医弃女

第3997章 谁是弱者

叶凌月此言一出,却是满众哗然。 常武的面色沉了沉,宋管事则是一脸的尴尬。 “胡说八道。本国的龙血宝马乃是本国特产,又怎么会是变异魔兽,叶家买不起龙血宝马,还在那胡说八道。” 白驹国的使节恼羞成怒。 “说得不错,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是变异魔兽?” 黄方尊也是一脸的恼火。 她身为瑶池仙榭的方尊,居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质疑。 “叶方士,这批战马老夫不买了,这件事点到即止。几位,叶方士年纪轻,若是言语上有什么不当之处,还请诸位多多包涵。” 看事情已经闹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叶孤也很是尴尬。 虽说他还不完全相信叶凌月的话,可万一这批龙血宝马真的有问题,如今的叶家可禁受不住这样的损失。 叶孤忙起身,拱手道歉。 “叶方士,算了。” 叶银霜也有些慌了,拉了下叶凌月,示意她就此作罢。 毕竟一下子得罪八卦天门和瑶池仙榭、白驹国,可不是什么小事。 叶凌月冷哼了一声,她眼角余光一扫,却见那常武正在旁暗暗打量自己。 不好……叶凌月心底一沉。 她险些一时大意,暴露了身份。 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是很清楚了。 显然是八卦天门指使了白驹国,打算用这批龙血宝马陷害叶家。 一旦叶孤买走了这批宝马,叶家的损失必定会非常惨重。 叶凌月急忙赶回来,就是为了制止叶家上当。 可若是硬碰硬,眼下又是在八卦天门的地盘上,只怕会让叶凌月的身份暴露。 想到了生死不明的夏侯颀,以及一直没有现身的叶凰玉,叶凌月强自压下了心头的怒火。 叶凌月心不甘情不愿,退了回去。 哪知这时,那白驹国的使节唯恐天下不乱,又说道。 “简单的一句道歉就可以就此作罢?龙血宝马的名声蒙污,白驹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既然叶方士是叶家的人,他的所作所为,都应该由叶家主负责。除非叶家主奉茶磕头道歉,否则,这件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让叶孤磕头道歉? 白驹国使节这么一说,叶家几人都是面色一沉。 叶孤也是背脊一僵,他堂堂叶家家主,曾几何时,在大陆上,也是叱咤一时的人物。 居然要和一个小小的小国使节赔礼道歉…… 可若是不道歉……叶孤叹了一声,端起了一杯茶水,向白驹国的使节走了过去。 那使节的脸上兴起了一股倨傲之色。 已经年届八旬的叶孤,佝偻着背,一步步走向了白驹国使节。 曾几何时,叶凌月印象中的叶孤是个骄傲的老者。 哪怕是叶家还未崛起的那些日子里,他也从不曾向人低头。 可如今,大陆的形式,天门的强势,却成了压死叶孤骄傲的最后一根稻草。 凝视着叶孤的背影,叶凌月第一次感觉到叶孤真的老了。 那个曾经,顶起过叶家的天的男人,真的老了。 叶凌月的鼻尖微微一酸,原本已经压下去的怒火,腾的又蹿了起来。 “慢着。” 叶凌月走上前去,劈手夺去了叶孤手上的茶杯。 “叶方士,你这是……” 叶孤一愣,皱了皱眉,正欲喝斥叶凌月。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懂事。 难道他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唯有低头,才能息事宁人。 叶孤对这位叫做叶方士的少年,虽然没有多少好感,可他终归还是个孩子。 叶孤不想他因为这场拍卖会惹祸上身。 “叶家主,冤有头债有主,这杯茶,我来奉。” 叶凌月说罢,对上了叶孤的眼。 叶孤那双已经有些浑浊的老眼里,倒映出叶凌月坚定无比的眼神来。 叶孤微微一怔,有种说不出的震撼感。 这个年纪足以当自己孙子的少年,这一刻,身上有种说不出的威慑力。 叶孤的手一松,杯盏已经被叶凌月给夺了去。 “爷爷……” 叶银霜搀住了叶孤。 叶凌月奉茶走向了白驹国的那名使节。 “小子,毛都没长齐,就想逞能。告诉你,这大陆上,强者生存,像是你这样的弱者,只有磕头道歉的份。” 那白驹国使节一脸的傲然。 “不错,强者生存,弱者磕头,这就是大陆的铁律。方才是我多有得罪,这杯茶……” 叶凌月说罢,手上的茶杯“嘭”的一声,应声而裂。 茶杯破裂开,杯盏的碎片,忽然的兵分两路,几块直射向白驹国的使节,另几块却是射向了那一匹龙血宝马。 “小子,你找死!” 白驹国使节勃然大怒,却见其周身,一阵一闪破裂的声响。 原本身形不显的使节,衣衫碎裂,犹如铁疙瘩般的肌肉,一下子裂了衣服。 他周身的灵力也陡然一变。 看上去不过是先天武者修为的白驹国使节,一下子气焰猛涨,成了一名轮回六道的武者。 他挥掌即出,可他面前的瓷片才一靠近,瓷片就化为了齑粉。 白驹国使节一愣。 忽听到耳边一阵嘶鸣声。 原本安安静静候在一旁的那匹龙血宝马,也不知是不是受了惊吓,忽的惊跳了起来。 龙血宝马的身上也骤然发生了变化,现出了一片片可怖的魔兽纹路。 一身的龙鳞全数贲张开,身上的马鬃毛,变得犹如钢针粗细,一双眼迸射出幽绿色的光。 一瞬之间,马形全无,就化为了一头体型可怕的魔兽。 那魔兽怒吼一声,正欲行凶。 只听得“嘭”的一声,叶凌月的那块茶杯瓷片准确无误,击穿了龙血魔兽的头颅。 魔兽巨大的身躯,在半空中晃了晃,轰然倒在了地上。 再看叶凌月,依旧静立在那里,负手而立。 她的身躯,在魔兽的映衬下,显得很是的瘦小。 可这一刻,每个人看向她的眼神都不同了。 场内,一片死寂。 只听得“嘭”的一声,也不知是何人手中的茶杯杯盏破碎开了。 滴答滴答,分不清茶水洒落在地的声响,亦或者是那发狂魔兽身上滴血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