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御前的那份霸道 - 神医弃女

第412章 御前的那份霸道

聂风行的身份,对叶凰玉而言是一个沉重的负荷。 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为了洪放,无知无畏的叶凰玉了。 就连身为洪府庶子的洪放,她都会被嫌弃。 又何况是身份地位更高的聂风行。 就算是不为自己着想,她也得为女儿叶凌月想想,一个被贵族侯府休弃的弃妇,又还有什么资格二嫁给聂风行。 见了叶凰玉的模样,柳皇后打心底同情这位可怜的女子。 “你放心,你和风行的事,本宫也许帮不了忙,但你封将的事,本宫一定会帮忙,你必定是大夏的第一名女将军。” 叶凰玉却是苦笑,曾经一心向往的将军之位,到了梦想成真的那一刻,她却发现,自己并没有那么高兴。 柳皇后与叶凰玉回到御花园时,夏帝和聂风行都已经不在了。 听太监说,聂将军被太后召了过去,说是叶副将如果回来了,就让她去百凤宫找他。 “既是如此,本宫就陪你一起去百凤宫吧。” 柳皇后笑了笑,引着叶凰玉就去了太后那儿。 太后的百凤宫内,太后正拉着聂风行问长问短。 太后的身侧,还坐着一名长得很是清秀的年轻女子,女子面若桃花,一双含情的眼,时不时就看向了僵坐着的聂风行。 “风行是哀家的外孙,这小子,打小就调皮得很,小时候每次闯了祸,就喜欢躲到哀家这里。气得冠武老侯爷敢怒不敢言。”太后说得正开心。 “风行啊,这位是如玉县主,是礼部侍郎的女儿,她今年十八岁,知书达理,琴棋书画都很精通,可是夏都有名的才女。你觉得,如玉县主怎么样?” 原来,太后今日召了聂风行过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为了撮合聂风行和这位如花似玉的如玉县主。 聂风行心里叫苦不迭,就知道太后没安什么好心,每次他回夏都,太后就会塞各种大臣之女、县主、郡主的给他。 “如玉县主,你觉得风行怎么样?”见聂风行木着一张脸,太后只能看了看如玉县主。 见聂风行相貌伟岸,又是太后的外孙,如玉县主怎么看怎么满意,哪里会说半个不字,她很是羞涩地点了点头。 “风行,那你觉得如玉县主……”太后很是满意,再看看聂风行。 “方才太后说,县主会琴棋书画?”聂风行被问的不耐烦了,抢过了太后的话。 “略懂一些。”见心上人盯着自己,如玉县主的小脸红得跟块红布似的。 “那敢问骑马、射箭、剥兽皮、去兽骨可会?”聂风行再问。 “这些,臣女不会。”如玉县主被问得,花容微变,也不明白聂风行问这些做什么。 “那县主可吃得惯五分熟的带血丝的兽肉,喝的惯污浊的浑水、懂得帮受伤的兵士包扎止血?”聂风行再问。 “臣女,臣女统统不会。”如玉县主这下子,可是完全变了脸色,光是想起聂风行说的那些场景,她就觉得一阵反胃,更不用说是真面对如此的场景了。 “风行,你说这些做什么,如玉县主是大家闺秀,双手不沾阳春水,你说的那些事都是粗鄙的妇人才做的。”太后带了几分怒气。 这个风行,每次一提到替他相亲,就拉长着一张脸。 她可是好不容易才从夏都未婚的女子中找到了一个愿意陪聂风行去西夏平原的,这下可好,如玉县主被吓成了这样子,哪里愿意再去西夏。 “太后娘娘,好好的,您老人家动什么怒。”太后正怒着,就见了柳皇后带着一名将士走了进来。 “皇后,你也说说风行,多大的人了,说话还这般不知道轻重。”太后被气得不轻。 柳皇后上前,忙安抚着太后。 聂风行却是盯着随着柳皇后一起进来的叶凰玉。 见她柳眉微皱,一双美目只也不去看他。 粗鄙的妇人…… 叶凰玉进来时,恰好就听到了太后的那番话。 心中的苦涩更浓了,太后说得没错,寻常的女人,又怎么会做那些事。 “这位是?”太后见了有外人在,也不好再动怒,看了几眼叶凰玉,觉得他很是面善,却一时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名男子。 “太后,这位是将军麾下的副将,名叫叶皇。这一次,就是她和风行一起在西夏斩杀了一头九阶灵兽,立下了大功。这次,她到夏都来时述职的,不日将会被封为将军。”柳皇后介绍起了叶凰玉来。 “原来是风行的副将,看这样子,长得真是眉清目秀,比女子还要清俊。叶副将,哀家正在替你们家将军物色妻子的人选,你看看这位如玉县主怎么样?”太后看着叶皇,觉得很是顺眼,随口就问了一句。 “太后!”聂风行变了脸色,生怕叶凰玉误会。 “很般配。”叶凰玉垂下了眼,低声说道。 当真是很般配,那名如玉县主,年轻貌美,而且出身名门,和聂风行当真很配。 “哀家就说了,哀家的眼光准没……”太后笑的跟弥勒佛似的,可是忽听到“啪”的一声。 聂风行一怒之下,腾的站起了起来,竟把身前的桌子直接给拍碎了。 “你再说一遍!”聂风行吞了叶凰玉的心都有了。 他以为他们经历了这一次的生死劫,早就该明白彼此在各自心目中的地位,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可叶凰玉这一句很般配,却瞬间将聂风行的那份自信给摧的一分不剩。 “风行,你这是怎么了。叶副将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太后和如玉县主惊诧不已。 尤其是太后,她还未见聂风行这么失常过。 “风行,你不要冲动。”柳皇后也急了,生怕聂风行冲动之下,做出莽撞的行为来。 “将军,属下是说,你和如玉县主很般配,你就应该娶她这种配得上你的女子。”叶凰玉的心口,一阵阵的钝疼,可还是强忍着,用力说完了这些话。 “唔!”叶凰玉倏然睁大了眼,一双手伸了过来,几乎是毫不迟疑,当着众目睽睽之下,狠狠地压上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