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3章 扮猪 - 神医弃女

第4103章 扮猪

那尸体的模样,未免太难看了些。 在场的都是练家子,论胆量都不差,可那尸体,一身的燎泡被烧得面目全非不止,还缺胳膊断腿的,那模样,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就连那几名神族此时脸色都不大好看。 其中一名看着三旬上下的男子振了振嗓子,忽说道。 “岳长老,斗胆问一句,今日我等前来,不是来参加驯兽师募集的?不知贵派的驯兽到底是何物,为何会如此凶残?” 瑶池仙榭对外招募驯兽师,可并未公布到底是驯化什么兽种。 在几位神族驯兽师看来,人界的灵兽,哪怕是灵兽王都未必有多了不得,所以才会主动前来,可看样子,那灵兽只怕是不容易对付。 “诸位,瑶池仙榭只有一头镇派神兽,就是瑶池古凰。那是一头凤凰后裔,它原本脾气很是温驯,可有一次,被不知名的小贼盗取了心头血。古凰没多久之后就休眠了,好在天佑我瑶池仙榭,古凰在休眠三载后,浴火涅槃,又新生了。可也不知是不是由于受了小贼盗取心头血的影响,古凰重生后,就变得很是暴躁。不过我相信,在座诸位,都是经验丰富的驯兽师,一定能够安抚古凰。” 岳梅解释道。 提起这桩往事,岳梅也是不禁摇头。 心头血被盗取之事,当初在瑶池仙榭也是引发了轩然大波。 岳梅曾经奉命追查真凶,那小贼据说是鬼帝巫重,可三年多前,鬼帝巫重忽然在人界消失,从此再未现身。 曾经在大陆上轰动一时的地下阎殿也崩分离析,心头血之事,也就成了无头公案。 “原来如此,也不知哪家小贼如此该死,敢盗取心头血。那可是凤凰最珍贵之物。” 众人听罢,都交头议论了起来。 凤凰心头血,就好比龙之逆鳞,一碰即死。 对方居然连心头血都敢盗取,难怪古凰在那之后,就变得十分暴戾。 众人的反应又分为两种,人族驯兽师听罢,都是有些担心,毕竟他们都很清楚,古凰脾气暴躁,以他们的修为,未必能够降服对方。 “浴火涅槃后的古凰?” 几名神族听罢,反应和人族驯兽师却是截然不同。 浴火涅槃的凤凰族,即便是神界的神兽朱雀,都未必一定会经历。 浴火一次,就意味着古凰的血统提升了一次,已经成了高等神兽。 一旦古凰能被驯化,就意味着它最亲近之人就是驯兽师。 对于神族驯兽师们而言,就意味着他们可能拥有一头高等神兽。 要知道如今人界和神界被隔绝,他们当初又是匆匆逃到了人界,根本没携带什么神兽,如果能够控制古凰,等于是一箭双雕,同时拥有了高等神兽和瑶池仙榭的支持。 叶凌月却是暗囧。 在场众人都没想到,小贼如今就在他们当中。 “岳长老,既是如此,就快带我们前去驯化古凰。” 几名神族驯兽师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诸位,既然没有人退出,那就意味着诸位都愿意驯化古凰,此后诸位的生死,就与瑶池仙榭无关了。” 岳梅将众人的反应都看在眼里 她的目光从叶凌月身上一掠而过,并未将其看在眼里。 岳梅也曾怀疑过,那名叶家子弟也混在驯兽师中,她的怀疑对象集中在几名神族神兽师身上。 “那是自然。” 在场众人都一致点头。 “在驯古凰之前,诸位还请先驯化瑶池仙榭的另外一些灵兽,待岳某评估了诸位的驯兽本事后,再确定,是否要驯化古凰。这么做也是为了保证诸位的安全。” 岳梅说罢,带着众人前往瑶池仙榭的后山。 瑶池仙榭的后山,圈养着大量的灵兽。 到处都是一片鸟语花香,在这里,几乎看不到半点人界灵气异变的痕迹。 “前面就是灵兽园,诸位大师,还请在灵兽园中驯化灵兽诸位有一个时辰的时间,驯化灵兽数量越多,级别越高,代表诸位的驯兽水准也就越高。排名前五者,可获得驯化古凰的资格。其他失败者也不用太气馁,瑶池仙榭自会有其他大礼相送。” 岳梅做了个请的手势。 叶凌月抬眼看去,就见前方山门入口处,悬挂着一个牌子,名为“千兽园。” 神族和人族的驯兽师们,也纷纷进入了兽园。 那些人族驯兽师也知道自己的对手是那些神族驯兽师,一个个争先恐后,冲入了园中。 叶凌月倒是不急,她脚下不急不慢,就如散步般,在山园里晃荡了起来。 “这座千兽园还真是名不虚传,灵兽还真不少。” 叶凌月留意着四周。 她的意识之中,神机符正在缓缓发挥作用。 方才岳梅的话,叶凌月可是听得很清楚,驯化的数量多者,时间短者放有资格进入前五,参与驯化古凰。 这就意味着,叶凌月必须驯化实力强大的灵兽。 整座灵兽园里,实力最强大的无疑是…… 叶凌月目光一深,目光看向了前方的一条沟堑。 那沟堑中,有一腔河水,潺潺而流,发出了叮叮咚咚好听的声音来。 看上去,水下一片波澜不惊。 不过,叶凌月的脑中,却多了一条讯息。 “抱月吞云兽,水中灵兽之王,形如巨蟒,又似狂鳄,战力极其惊人。” 看样子,这头吞云兽应该就是灵兽园里的最强者了。 叶凌月抬抬眉,可不等她走到水边,身后就一阵拳风袭来。 叶凌月挑了挑眉,脚下忽的一个踉跄,险些坠入河中。 “识相的,就滚远点,这里面的变异灵兽,不是你能够觊觎的。” 身后,男子的声音很是粗犷。 叶凌月回首一看,脸上满是惶恐,就见早前与岳梅说话的那名男子,和一名女驯兽师并肩而立,正虎视眈眈,看着自己。 “这位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变异灵兽?我只是口渴,想到此地找些水喝。” 叶凌月战战兢兢地说道,一张其貌不惊的脸因为惶恐,吓得惨白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