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5章 谁是废物 - 神医弃女

第4105章 谁是废物

岳梅话音刚落,就听到有个虚弱的声音飘了过来。 “等等,还有我!” 就见了一个身影,从千兽园里跑了出来。 只见来人一脸都是爪痕,身上满是气味奇怪的污物。 她一出现,其他驯兽师就不由捂住了口鼻,一脸的嫌弃样。 “时间刚刚好。” 女子一脸的不好意思,冲着几人点头哈腰着。 岳梅皱着眉,瞟了眼叶凌月,连多给她给眼神都不愿意。 其余的驯兽师则是看笑话似的看着叶凌月,此人是所有人中实力最弱的,看她的样子,也不可能驯化什么厉害的灵兽。 “诸位,既然人都已经齐了,就把各自驯化的灵兽中召出来吧。” 岳梅笑了笑。 千里符一路追踪这些驯兽师,她自是很清楚,在场的众人有几斤几两。 那个叫做月叶的驯兽师的驯兽方法,简直是可笑…… “在下献丑了。” 一名人族驯兽师走上前来,想要表现一番。 却见他取出了一管毛笔,那根毛笔却是由精铁打造而成。 “太卦阵笔?” 那名曾姓男驯兽师见了那只笔,不禁轻咦了一声。 符师有符笔,阵师有阵笔,眼前这名人族驯兽师的笔,就是一管阵笔。 而且看上去,那阵笔并不是一般的阵笔。 “这是要绘制驯兽阵了?” 一旁的几名人族驯兽师见状,都是一脸的艳羡。 驯兽有很多法子,使用驯兽阵意味着此人的修为不俗。 果不其然,那名驯兽师笔尖一个描绘,一道流光如同行云流水般,骤然出现在地面上。 流光形成阵文,阵文里,忽是出现了一个身躯,那是一头铁背天脊犀,四肢如柱,浑身上下散发着戾气。 它怒吼一声,就欲冲出驯兽阵。 “孽畜,还敢作恶。” 那驯兽师怒喝一声,阵法中,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有阵光化成了铁链,将那一头天脊犀死死困住。 “哗,是变异高级灵兽,天脊犀!” 围观的那些人族和神族驯兽师见了天脊犀都不禁惊叹。 高级灵兽在人界已经是极高的存在了,毕竟人界不同神界,神兽并不多见。 像是古凰那样的涅槃神兽,已经是千年难得一见了。 不过变异灵兽,在遭遇了人界被入侵事件后,变得比以前强悍了不少。 所以可以等同于是初级神兽的存在。 这名人族驯兽师,能以一己之力,驯化一头高级变异灵兽,其实力也是毋庸置疑的。 “岳长老,这就是我驯化的高级变异灵兽。” 那名人族驯兽师一脸的骄傲。 虽说他驯化的灵兽数量只有一头,这可是高级变异灵兽,一头就堪比几十头中级灵兽。 而且整个千兽园里,这头天脊犀的级别,绝对可以排得进前三。 其他人族驯兽师都一脸的羡慕,早前和叶凌月有所交集的那两位驯兽师反倒是看好戏似的,站在一旁,也不多说。 就在那名人族驯兽师以为,自己一定能入选今日招募的前五时,岳梅却是摇了摇头。 “很抱歉,你落选了。” 岳梅这么一说,那名人族驯兽师的面色变了变。 “岳长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在下可是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妥?” “你没什么做得不妥,只是你忘了,瑶池仙榭要的是驯兽师,可不是猎人。这头天脊犀,凶性未驯,完全不听掌控。你只是将其捕获,而没有驯化。你连一头高级灵兽都驯化不了,怎么驯化古凰。所以,你落选了。” 岳梅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示意手下的弟子将这位人族驯兽师带走。 对方一脸的哑然,连争辩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拖了下去。 “愚蠢。” 旁边那一对男女驯兽师冷笑了两声。 天脊犀的确是兽园里为数不多的高级变异灵兽之一,甚至比沟堑里的那头吞云兽也低不了多少。 可天脊犀是出了名的凶兽,它野性未驯,至少要数日才能驯化,如此情况下,就算是再厉害的驯兽师,也不可能将其驯化。 所以那对男女驯兽师才放弃了这头天脊犀。 “诸位,想必你们也看清楚了。我们要的是驯兽师,古凰比起天脊犀要更加暴戾。” 岳梅淡淡说道。 紧接着,又有几名人族和神族的驯兽师纷纷上前。 他们的驯化手段,也是各有不同。 不过再没有出现驯化高级变异灵兽的情况。 很快,十几人的队伍中,只剩下了叶凌月和那对男女驯兽师。 “按照当前的排名,有良性神族驯兽师和一名人族驯兽师都有可能进入前五。余下的只有我们三人了……” 那名神族女驯兽师扫了眼叶凌月。 方才三名驯兽师的实力都不错,怎么看都怎么比眼前的这女子强。 “两位,你们驯化的灵兽分别是?” 岳梅笑着问道。 眼前这两位神族驯兽师,无疑是所有驯兽师中最强的。 若是古凰能被驯化,那也只能是眼前这两位最有可能。 至于叶凌月,则是被岳梅直接忽略过去了。 “岳长老,还请过目。” 那名男子一步跨前,却见其手中多了一张符箓。 符箓“突”的一声,骤然化为了一个火球。 看到火球时,岳梅眼眸一深,她眼底闪过一抹阴霾,可很快掩饰了下去。 那火球中,出现了一个火牢,火牢里,传来了一阵痛苦的怒吼声。 一头巨兽趴在了火牢里,那是一头似鳄,又似牛的变异灵兽。 它身上伤痕累累,显然是受了不少虐待,它的眼眸中,满是怨恨和恐惧,早已没有了早前的暴戾之气。 很显然,这头吞云兽在被驯化之前,经历了一场激烈的大战。 男驯兽师手段了得,让吞云兽最终不得不蛰伏在他的淫威之下。 在那头吞云兽的眉心处,还有一抹似乎伤痕般的兽纹烙印。 那枚烙印,意味着,吞云兽已经受到曾驯兽师的控制,沦为其驯兽了。 “曾大师果然了得,能在如此短时间内驯服这头吞云兽,这头大家伙,一直躲在沟堑里,让人很是头疼。” 岳梅满意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