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震惊朝野,她是洪府弃妇 - 神医弃女

第414章 震惊朝野,她是洪府弃妇

三日时间里,转瞬即过,军部审核了叶皇身家清白,无任何劣行,且军功属实,递请到了御前。 夏帝发出诏书,通过了封叶皇为将军的决议,夏帝当着文武百官之面,册封叶皇为三品远西大将军。 金銮殿上,文武百官分立两侧。 贵族侯一派,面色阴沉。 从今以后朝堂上又多了名平民将领,这对于贵族势力而言,无疑是个重大的打击。 平民将军以派,则是喜气洋洋。 唯独平日性格爽朗的蓝将军,此时面色沉凝。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虎狼军营副将叶皇,德才兼备,文功武治,斩杀妖蟒,特赐封为远西大将军。叶皇上前封赏。” 太监尖细的嗓子,在金銮殿上回响。 然,叶凰玉候在一旁,许久未曾移动一步。 不远处,聂风行饱含鼓励的眼神,让叶凰玉生出了一股无比强大的勇气来。 “叶皇,还不上前受封?” “臣叶皇,有事相告。臣本是女儿身,为捐躯报国,才隐瞒身份,加入军营。” 当场谢罪,解下了铠甲,解开发髻,青丝散落,红颜丽容,却是一个俏生生的佳人。 冰肌玉容,沙场猛将,原来竟是女儿身。 无数的目光,落在了叶凰玉身上,有责难的,有震惊的,其中也有无奈和叹息的。 蓝应武内心惋惜,但更担心的是,叶凰玉的安危。 “臣聂风行,与叶副将邂逅于军营,历经生死,彼此爱慕,请圣上免去叶副将死罪,成全我俩。”聂风行当场请求夏帝赐婚。 “你是……叶凰玉!你不是三弟的休弃的叶凰玉嘛?”洪世子认出了叶凰玉来。 洪放的前妻? 满朝雷动,夏帝也是不由动容。 “胡闹,简直是太胡闹了。叶凰玉,你欺君罔上,该当何罪,来人啊,把叶凰玉关押起来,听后处决。”夏帝面对如此的情形,盛怒的同时,下令将叶凰玉关入了天牢,聂风行阻拦不下,被气的一塌糊涂的冠武侯直接打晕了,拖了回去。 朝堂上的这场闹剧,旋即就传遍了整个夏都,就连远在西夏平原的洪放也是震惊不已。 叶皇就是叶凰玉? 想起了叶皇那张欲盖弥彰的脸,洪放恍然大悟。 可旋即,洪放的心底,就涌起了一股子酸味。 他回想了起来,叶凰玉和聂风行这对狗男女,还曾当着他的面眉来眼去。 叶凰玉虽然是洪放休弃了多年的女人,可也是洪放的女人,曾经的妻,就算是已经被他休弃了,洪放也一直认为她生是自己的人,死是自己的鬼。 洪放抛弃了叶凰玉之后,偶然会想起她。 在他看来,就算是没死,叶凰玉也应该活得犹如行尸走肉,苟延残喘的活着。 亦或者是,面容枯槁,某一日,待到他位极人臣时,也许会在某个街头,看到叶凰玉落魄的模样。 可绝不该是像今时今日这样,她非但没有活得很痛苦,反倒是浴火重生。 从了军,立了功,甚至还赢得了聂风行那样的男人的欢心。 她不该过得那么好! 洪放记得,聂风行看叶凰玉的眼神,那般的小心翼翼,那般的如获至宝。 明明是他不要的女人,凭什么在他人手中,就成了独一无二的那份存在。 洪放的心中,嫉恨交加。 “大将军,夏帝传来旨意,命你火速赶回夏都。” 叶凰玉的事,却意外给洪放带了契机,返回夏都。 洪放放下了军务,马不停蹄,立刻前往夏都。 月不落城内,叶凌月也已经同时收到了义父和柳皇后的信。 在信中,柳皇后的言辞很是无奈,言下之意,叶凰玉在受封时坦白身份。 “早就料到,娘亲必定会坦白自己的身份,只是没想到,聂风行会当场请求赐婚。”叶凌月放下了信。 聂风行和娘亲会用这种最激烈的方式,昭告整个天下,他们的关系。 不过如此一来也好,这让叶凌月对聂风行此人更是满意。 和懦弱自私的洪放完全不同,聂风行是拼了命的想要维护叶凰玉,这也让叶凌月对他和娘亲的将来,更有信心了。 “凌月,事情闹到这个田地,你居然还笑得出来。”蓝彩儿都要急死了。 “姐姐,该来的总是会来的。至少这也让娘亲看明白了聂风行的心。我这有几封信,你帮我发出去。我今日就要启程返回夏都,城里的事,就麻烦你和崔副总管了。” 西夏平原的事,已经暂时告了一个段落,吸收了那些神秘的黑气后,兽乱短时间内,不会再发生。 叶凌月心知,这时候的娘亲,最需要的就是自己的支持。 也是时候,和洪府撕破脸了。 就在叶凌月赶回夏都的几日里,夏都里关于叶凰玉是否封将的事,也是议论纷纷。 冠武侯将聂风行关在了府中,侯爷夫人也是苦苦哀求聂风行放弃了叶凰玉,可聂风行一语不发,他这次,铁了心,就要娶叶凰玉。 “你真是被那女人给迷了心了。你要娶她是吧,我这就去皇宫,让夏帝杀了她。女扮男装,进入军营,如此大逆不道的行径,根本就不是正经妇人所为。”冠武侯聂云气得老脸上的胡须直抖,他摔袖,就进宫去了。 “老不死的,凰玉要是少了一两肉,我就让你们聂府断子绝孙!我改明儿个就去宫里当太监!”聂风行被关在了房中,气得将房门拍得砰砰作响。 门外的侯爷夫人急得只抹眼泪。 老侯爷聂云到了宫门外,怒气冲冲,就要面圣。 可一到了御书房外,就被太监总管刘公公给拦住了。 “老侯爷,你这是要面圣哪?” “这不是废话嘛,难不成还来找皇上聊家常的不成。”冠武侯的脾气和聂风行很是相似,都是出了名的大嗓门,火爆脾气。 “侯爷,您别动怒啊。御书房内有客,就算是要见,也得按照次序来啊。您看,侧殿里还等着些人呢。”太监总管一脸的为难,说着朝着侧殿的方向,努了努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