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叶家母女的背景很强大? - 神医弃女

第415章 叶家母女的背景很强大?

作为整个大夏最尊贵的人,这阵子,夏帝可算是烦透了。 自从叶凰玉的事发生后,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昨日一个来说叶凰玉大逆不道,当斩的。 今日来一个说叶凰玉乃是女中军巾帼不让须眉,乃是女子表率的,该嘉奖的。 朝廷中,完全不同的两派声音,也是让夏帝迟疑不定,至今还没做出决定。 “还有人求见圣上?”冠武侯纳闷着,除了他还有些什么人,而且看样子,也都是来面圣的。 老爷子没有告成御状,也不想回家对着愁眉不展的夫人和疯狗似的儿子,索性就背着手,走进了侧殿。 这一走进去,冠武侯愣了愣。 哎呦妈呀,这是夏都里的大人物都到齐了啊。 你看坐着的都是些什么人,从武侯古苍天,再到兵马大将军蓝应武,就连鲜少在夏都走动的清海侯和清海世子也在。 再看另外一边,坐着洪府的老侯爷,洪世子,还有安国侯等人。 两边的人马,分别坐在了左边和右边,象征着两个派别,这会儿都是虎视耽着,瞪着对方。 这蓝应武在,冠武侯倒是可以理解,好歹叶凰玉是平民势力那一派的,但是武侯和清海侯是怎么一回事,还有连洪府的老侯爷也出面了? 武侯深居简出,在朝堂上都已经多年不见了。 至于清海侯,那也是国内出了名的中间势力。 还有洪老侯爷,那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 什么时候,一个洪府的弃妇,也轮得到洪老侯爷出面了。 冠武侯可是打听过的,当初叶凰玉被赶出洪府,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洪老侯爷不答应。 “几位都在呢?”冠武侯走上前去,再看看两边的位置,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坐在哪一边,索性就自己拖了张椅子,坐在了中间。 “武侯大人您是?”饶是贵族侯,可见了武侯古苍天,冠武侯也得客客气气的。 “我是为了我徒儿来的。”古苍天不冷不热地说道,看向冠武侯的眼神里,还有些恼火。 古苍天对自己这个新收的女徒弟,还是很寄予厚望的,所以当初才会送到虎狼军,本想借着聂风行严苛的治军手法,好好让叶凰玉磨练一番。 哪知道,聂风行那小子,平日看着人模狗样的,结果是一头白眼狼,自己的徒弟遇到他,连骨头都不剩了。 莫名其妙感受到了武侯的火气,冠武侯也有几分纳闷。 一旁的蓝应武看不下去了,接了一句。 “叶凰玉是武侯的徒弟。” 叶凰玉竟然是古苍天的徒弟? 非但是冠武侯,就连洪老侯爷也不由动容。 尤其是洪老侯爷,他和武侯是多年的死对头,对方明知叶凰玉的身份,还收她为徒,这摆明了是跟他洪某人过不去。 “天下人这么多,武侯人到暮年,却是收了个‘好’徒弟啊。”洪老侯爷阴阳怪气道。 早知叶凰玉这女人,会这般让人不省心,让侯府遭受那么大的羞辱,洪老侯爷当初,就不会让她活着离开洪府。 “我对这个徒弟,的确很满意。大陆那么大,能大器晚成,突破到轮回二道的,还真不多。”武侯故意气洪老侯爷。 他字里行间,时时刻刻都在提醒洪老侯爷,他们洪府那叫有眼无珠,叶凰玉如此的天赋和气运,却被洪府一纸休书给休弃了。 “古苍天!你别以为,在宫中,老夫就不敢与你动手!”洪老侯拍案而起,嘭的一声,一张上好黄花梨木桌毁了。 “比就比,洪青云,我徒弟要出了什么事,信不信我把你们洪府夷为平地。”武侯一掌拍下,啪的一声,手旁一件宫窑白玉龙纹茶碗碎了。 两位轮回五道高手,同时释放出元力,一时之间,整个侧殿里噼噼啪啪,值钱的不值钱的全都碎了一地。 蓝应武和洪世子忙拉住了师傅和自家父亲,这两位大夏的大能,已经多年不动武了,想不到这一次一见面,就要拳脚相向。 两人若是真的打起来了,别说是皇宫,就算是大半个夏都,都要遭殃了。 得知叶凰玉是古苍天的徒弟后,早前对叶凰玉负面情绪爆棚的聂老侯爷,却是悄然对叶凰玉有了些改观。 尤其是,他还得知了叶凰玉是轮回境的武者。 方才聂风行那一句进宫当太监的狠话还犹然在耳边。 照聂老侯爷对自家那个混帐小子的了解,他还真的是说得出做得到,当年他因为自己的一句气话跑到西夏十几年,说不回来,还真是没回来。 光是为了这件事,自家的婆娘,就对他很是恼恨。 哎,若是叶凰玉不是洪府的弃妇就好了,聂老侯爷一脸的愁容。 “那清海侯和世子又是来?”冠武侯可不想得罪武侯和洪老侯爷的任何一方,索性就和清海侯父子俩聊起了天来。 “我们也是受人之托,为了叶凰玉而来的。”清海侯和清海世子的话,让冠武侯又是一愣? “叶将军的家中,与小犬有些生意往来,我们两父子,也都是受人之托,前来求情的。”清海侯父子俩对于叶凰玉是不是洪府弃妇的事情,并没有多大兴趣。 他们父子俩并非是政客,他们是商人。 两日前,清海世子收到了西夏平原来的一封信。 信是叶凌月写来的,叶凌月在心中,坦白了自己和叶凰玉的身份,她愿意以交出一部分北青云锦的专卖权,条件是,清海侯父子俩能够向夏帝施压,赦免了叶凰玉。 清海世子虽早就知道,叶凌月有些能耐,但绝没想到,连北青云锦这么珍贵的东西,叶凌月都能拿到专卖权。 结合了这阵子叶凌月迅速蹿起的势头,很是知情识趣的清海侯父子俩理所当然就站在了叶凌月那一边。 嘶—— 冠武侯一听,诧异连连。 不是说叶凰玉只是个无依无靠的弃妇嘛,怎么一下子成了武侯的徒弟,一下子,又有了强大商业背景的家族在背后支持。 冠武侯一时之间,踟蹰不定了起来。 正说着,御书房的房门,忽然打开了,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