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7章 女人之争 - 神医弃女

第4197章 女人之争

黑长老听罢,冷哼了一声。 “叶凌月,我倒是要看看,没了紫堂宿后,你还能得意多久。” 两人相视一笑…… 奚九夜出了院落。 天色近了黄昏,可是奚九夜却不想返回住处。 他和帝锦瑟成亲后,一直还是有名无实的假夫妻。 对此,帝锦瑟已经很是不满了。 另一方面,兰楚楚也在院里服侍,低头不见抬头见,每次遇到他,她都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这让奚九夜愈发不耐烦。 在分岔口徘徊了片刻,奚九夜折身就欲往校场那边走。 修炼也比对着两个女人来得省心。 哪知刚走几步,迎头就遇到了长孙雪缨。 夕阳斜下,长孙雪缨一人行来,却见其一身练功服,双颊粉红,看上去刚修炼万不久。 这一身考究的练功服,穿在长孙雪缨身上,却是腰肢纤细,胸前鼓囊囊的,晚风吹来,她长发飘扬,当真是恍若天女,让人一眼看过去,就不由心跳加速,失魂落魄。 不过奚九夜早已过了愣头青少年的年龄,他阅女无数,对于长孙雪缨,倒是没有多少好感。 “长孙姑娘。” 奚九夜不冷不淡,行了一礼,就欲抽身离开。 “我奉劝你一句,最好离黑雾那帮人远一点。” 长孙雪缨将奚九夜的冷漠看在眼底,她也不让开,站定在奚九夜面前,那双异常动人的眼,在奚九夜看了一眼,仿佛施舍一般。 在长孙雪缨看来,她对奚九夜已经是极客气了。 至少,帝魔家族除了帝景天外,她还从未与人多说过话。 她之所以对奚九夜另眼相看,也是有原因的,长孙雪缨一直觉得,自己和奚九夜是同一类人。 奚九夜已经迎娶了帝锦瑟,婚礼当日,长孙雪缨还做了证婚人,可长孙雪缨看得很清楚,奚九夜对帝锦瑟根本无情。 至于来投奔奚九夜的那个叫做兰楚楚的丑女,也是如此。 奚九夜加入帝魔家族,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是个有野心的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 奚九夜脚下一顿,脚步悬在了半空中。 他心下警惕,没想到,自己和黑雾等人的事,居然被长孙雪缨看在了眼中。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若是帝释伽出了事,只怕长雪缨会怀疑到他的头上来。 奚九夜面上,没有露出多少异色,他神情自若道。 “长孙姑娘何出此言,黑雾大人等人可是老族长的客人。” “奚九夜,命人面前不说暗话。你以为,你有了黑雾他们的支持,就可以掌控帝魔家族?那你可知,黑雾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 长孙雪缨好笑道。 “他们是什么来历,与奚某又有什么关系?长孙姑娘若是怀疑奚某人,大可以和老族长或者是你的未婚夫告状。” 奚九夜似笑非笑,睨了长孙雪缨一眼。 后者脸色变了变。 “闭嘴,谁许你替帝释伽那个废物!” 一提到帝释伽,长孙雪缨再好的修养也维持不住了。 长孙雪缨为了封天令,不得不暂时留在帝魔家族。 她早就和帝景天说过,她要解除和帝释伽的婚约,可帝景天却以帝魔家族的颜面问题为由,次次都搪塞长孙雪缨。 长孙雪缨若非是另有所图,绝不会忍到今时今日。 可她没想到,自己的容忍,到了帝释伽那,就成了她已经接受了这桩婚事。 帝释伽甚至开始催促他爹娘,不断游说长孙雪缨,早日完婚。 长孙雪缨这几日,早出晚归,也是为了躲避帝释伽。 “我要嫁的根本不是他,若非是当年……也罢,与你多说无益,奚九夜,你少打那个疯女人的主意,帝莘很快就会回来的。“ 长孙雪缨张口就欲说,话到了嘴边,又被她吞了回去。 她毕竟是女孩子,脸皮薄,怎么说得出,自己的心仪对象是帝莘这件事。 帝莘的生母的事,必定已经传到诸神山。 帝莘一定在赶来异域的途中,长孙雪缨也一直在等待他出现。 她早前和帝景天妥协,也是要求帝景天一旦有证据证明,帝莘就是帝魔家族的子嗣,其天赋比帝释伽高,就要废除帝释伽的少族长身份,让帝莘认祖归宗。 届时,她的未婚夫就顺理成章从帝释伽那个废物换成了帝莘。 当然,这个如意算盘,长孙雪缨眼下也不好说出口,一切就等待帝莘出现后再说。 那时,也就是帝释伽的死期。 “奚某不懂长孙姑娘的意思。若是没有其他事的话,奚某先行告退了。” 奚九夜说罢,拱拱手,就欲离开。 “慢着,方才我在校场里看到……” 长孙雪缨叫住了奚九夜,正要说什么,可她眼珠子一转,又止住了口。 “什么?” 奚九夜挑挑眉。 长孙雪缨也不多说,抬脚就走。 “目中无人的女人,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跪下来求我。” 奚九夜目光深冷,也懒得再与长孙雪缨多做纠缠,径直就往校场走去。 长孙雪缨虽是走了,可她关于暗之领的那番话,却一直回荡在奚九夜的脑海中。 暗之领的真正来历和用意? 难道黑雾和黑长老的目的不就是封天令? 奚九夜想着,脚下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校场。 帝魔家族的校场,是专门供帝魔家族的子弟练武之用。 它分外南北两处,南校场是巫者修炼精神力之地,北校场是武者练武之地。 奚九夜的帝魔命脉提升后,还未在人前展露过,他今日就是来测试自己突破八命帝魔后,实力上到底增进了多少。 不知不觉中,奚九夜就已经靠近了北校场,正欲入门,他就听到一阵怒斥声。 “把这个贱人拖下去,狠狠打五十鞭。” 一阵求饶声紧接着传了出来。 奚九夜一听,不由心底一沉,那声音,正是兰楚楚的声音。 她怎么到这里来了? 另外一个声音,赫然就是帝锦瑟。 这两人,怎么又撞到了一起? 兰楚楚不会武,按理说,不该出现在校场才对……奚九夜不再迟疑,快步走进了北校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