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虐虐更健康,洪氏夫妇(二) - 神医弃女

第426章 虐虐更健康,洪氏夫妇(二)

“娘,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不想和洛师兄太过亲近,还是让哥哥陪他去好了。”洪明月美眸一暗,露出了几分不欢喜来。 “好了好了,爹娘什么时候强迫过你了,娘得快点进宫了,免得耽误了,让皇后娘娘久等了。”诸葛柔笑盈盈着,说着,就带着几名嬷嬷,坐上了去皇宫的车。 到了朝华宫后,皇后已经派人在宫门口迎接诸葛柔了。 “不知皇后今日找我来,所谓何事。”诸葛柔取出了一些金子,塞给了那位宫女,旁敲侧击着。 “奴婢也不知道,不过听皇后的口气,可能是想谈六皇子纳妃的事。”那名宫女笑着,随口回答了一句。 纳妃?诸葛柔的眼神都亮了。 早前她想让女儿洪玉莹成为四皇子的妃子,只可惜四皇子不喜欢女人,可六皇子不同了,他是未来的太子,当了他的妃子,不就是太子妃了。 偏皇后又在这时,找上自己,难道是有意让她的女儿……想想府中的洪玉莹,年岁相貌和身家,也的确是最佳的太子妃人选。 诸葛柔含着喜色,急急忙忙就往皇后的宫中走去。 走到了一半,那名宫女就引着她往侧殿去了。 “皇后娘娘不在正厅?”诸葛柔奇怪着。 “娘娘在侧殿设了茶水,还请夫人这边请。” 诸葛柔也不再怀疑,带着两位嬷嬷,走进了侧殿。 “夫人还请在这等侯片刻,奴婢这就去通知皇后娘娘。”说着宫女就随手关上了门。 走出侧殿时,那名宫女取出了身上的那一块诸葛柔给的黄金,撇了撇嘴。 “不要脸的小三,就是登不上的场面,郡主给你的赏钱,可比你多多了。”说着宫女就拿出了一个口袋,里面都是金灿灿的金叶子,将那块黄金装进了钱袋子后,宫女就哼着曲儿,走开了。 诸葛柔满怀喜悦,在侧殿里等了半天,喝了好几杯茶水,都不见皇后的踪影。 “陈妈,你出去看看,怎么皇后还没来。”诸葛柔狐疑着。 大脚婆子陈妈就走了出去。 才走出侧殿没几步,就见前方的花径里,踱成了两个人来。 “那就是陈妈?诸葛夫人的老仆人?” 陈妈没见过眼前的两名少女,只觉得她们容貌娇美,气质不同凡响,一看就是当主子的人。 “正是老奴,不知两位小主是?”陈妈跟了诸葛柔多年,也学会了几分看人的眼神,只当这两位也是宫中的妃嫔美人。 “我嘛,陈妈不认得我了?我小时候,你还见过呢。”右首那位少女,噗嗤笑了一声,眉眼弯弯,那风情饶是让陈妈这样的老人也要看愣了。 “老奴记性不好。”陈妈怎么也记不得,什么时候见过这位小主子。 “不记得没关系,也许提醒提醒你,你就会记得了。”旁边那位红衣美人也笑了起来,她说着,忽然手上多了一口麻袋,一把套在了陈妈的脸上。 “凌月!打死这个狗奴才,让她不长记性!” 陈妈一听,三魂没了六魄,这才知道,这位白衣少女,正是这几日,把洪府闹得天翻地覆的叶凌月。 只是她知道时,已经是太迟了,还未及多说,身上就已经有无数雨点似的拳头落下了。 这两位少女,自然就是叶凌月和蓝彩儿姐妹俩了。 两人可都是丹境修为,不过这次下手,可没用元力,一拳一拳,全都是打在了肉里,骨头里。 没多久,陈妈就没了声。 “你们俩好歹也算是高手了,居然用这种手段对付一个后天武者。”聂风行从头到尾,都在一旁看热闹,等到两女把那老奴才打得只剩了半口气,才悠游自在地走了出来。 “聂叔叔,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也不知是谁,出的主意,让我们用皇后的名义,把诸葛柔叫到宫里来的。”蓝彩儿撇撇嘴。 聂风行嘿嘿笑了两声,只见他忽的长腿一捞,将那口麻袋带了起来,一个漂亮的侧踢,那口袋就正中在了假山上,口袋里的陈妈,哼都没哼一声,就死透了。 “身为你们的长辈,我的意思是说,你们必须下手干脆利落一点。收拾了一个,里面还有两个,打算怎么处理?”得知叶凰玉当年在洪府受了这么多委屈后,聂风行哪里还坐得住。 “另外一个,照样也收拾了,至于诸葛柔,她好歹是洪放的妻子,若是她在宫中有个三长两短,不好交代。”叶凌月笑了笑。“不过,我自有法子收拾她。” 说着,叶凌月在聂风行的耳边,说了几声。 聂风行一听,傻眼了,过了良久,才咳了几声,冲着叶凌月树了树大拇指。 “叶郡主,我聂风行这辈子没佩服过什么人,你算是头一个,这招,毒啊。” 诸葛柔在侧殿里,等了又等,依旧不见任何人,心里也是疑惑重重。 “张妈,你也出去看看,陈妈是不是记性不好,迷了路。” 另外一位老嬷嬷也走了出去。 又是等了半刻种,人依旧是没有回来。 诸葛柔这下子,可是坐不住了,她起了身,正要走出侧殿,忽然间,觉得身子有些不对劲,身上一股燥热感从腹部窜了上来,正迅速往身体的各个部位散去。 “我这是怎么了?”诸葛柔纳闷着,她抓起了一旁的茶杯,咕咚咚灌了几口。 可是茶水下肚后,非但没有解渴,反倒是燥热的更加厉害了。 “热,好热。”诸葛柔面泛红晕,一双眸里,染上了红色。 这时,房门被推开了,诸葛柔朦朦胧胧间,见了前方有人走了进来。 那人进来时,就开始解诸葛柔的衣服,诸葛柔身上燥热难耐,被人脱去了衣服后,又套上了什么,她也不清楚,迷迷糊糊的。 “区公公,你不是一直说要找个对食嘛。诺,你看看,里面这女人怎么样?” 侧殿里,有两名公公走了进来,其中一名面红齿白的小公公带着一名四五十岁的面白无须的太监。 他指了指里面的那名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