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意外的再次相逢 - 神医弃女

第459章 意外的再次相逢

“阎九,你究竟是敌是友,如果你是敌,就算你是凤三的大哥,你依旧是我的敌人。”叶凌月的声音,让房中的气氛,一下子僵冷了起来。 阎九苦笑。 这位叶姑娘,年纪小,胆子却不小啊。 “叶姑娘,你不要误会了。其他的事我不敢说,但至少,在黑雾这件事上,我与你们是站在一个阵营上的。别忘了,九号阎城也位于西夏平原上,黑雾肆虐,对九号阎城的损失也不小。” 为了不让黑雾影响九号阎城,阎九不得不在九号阎城外设置了专门的阵法,有时甚至得搬迁九号阎城,这些都是力气活。 对于阎九这种性格懒散的人而言,这无疑是一个苦差事。 “你知道黑雾的成因,难道,你去过黑之谷?”叶凌月大惊。 黑之谷深处的事情,她还未告诉任何人。 “叶姑娘,其实算起来,这一次是我们的第二次碰面,只是上一次,在下没有与你打招呼而已,相信,你也已经看到了黑之谷里的始魔之眼了吧?”阎九就是那一日,黑之谷里的那个神秘人。 只是早前,叶凌月并没有与他正式碰面。 而且让叶凌月更意外的是,竟然说出了那双眼的来历。 若是囚天娘娘还在,自然是知道那双眼的来历的,可笑囚天记忆还未恢复,它只知道,那双眼很危险,是如今的叶凌月,绝对没法子抗衡的,所以它让叶凌月立刻离开。 叶凌月私下也查过无数的资料,但都没有这双眼的任何线索。 “究竟什么是始魔之眼?”叶凌月神情凝重。 “始魔之眼是上古魔祖的双眼,上古时期,神魔人本是一家,可魔祖野心泛滥,后人神联手,将始魔祖击杀。由于始魔祖的肉身,水火不侵,万古难灭,神族和人族就将他的尸身,处以车裂之刑,剜心去眼,将他的身体每个部位,封印在大陆的不同地方。始魔之眼就是魔祖的眼,传说,它会带来灾难厄运和疾病。” 关于这一段始魔的历史,大陆上知道的人已经少之又少。 阎九也只是一笔带过,却没有告诉叶凌月,他究竟是从什么地方,知道这些的。 叶凌月隐隐猜到,这恐怕和地下阎殿有关系,亦或者说,行事作风剑走偏锋的地下阎殿,原本就和魔祖有渊源。 “听你的意思,北青有再度封印始魔之眼的法子?”叶凌月愈发不敢小看这位阎九了。 虽然不知道阎九真正的身份是什么。 但是凤莘是王爷,从律是御前侍卫,这位阎九,能当两人的大哥,身份必定也不低。 “在说到封印始魔之眼的事情前,恐怕,叶姑娘还要和阎九先去见一个人。这个人,咳咳,很有些棘手,恐怕只有叶姑娘,才能让他平静下来。”阎九很是无奈地摊了摊手。 叶凌月没想到,让阎九都很是头疼的人,居然还是个老熟人。 当看到薄情被十几名阎衣使者层层包围,激战正酣,嘴里还怒骂着阎九时,叶凌月终于知道,阎九为什么会那么头大了。 方才,得知叶凌月是被阎九带走后,几人就找到了城主府。 阎九言简意赅地说了下,鸿十三正在接受城中的方士的治疗。 可是得知十三受了重伤,还可能毁容之后,薄情就暴走了。 他当场怒斥阎九,不好好管教手下,让十三受了伤,说是要拆了九号阎城。 阎九看上去脾气不错,可就像是他面上戴着的面具一样,这人其实说白了就是个笑面虎。 有人敢在他的地盘上撒野,阎九一个不爽,就让人把薄情轰出九号阎城。 薄情原本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被轰出来后,直接就在城外怒骂了起来。 那脏话,滔滔不绝,把阎九的祖宗十八代外都问候了一遍。 阎九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命了几个阎衣使出去把人有多远丢多远。 薄情旋即就拿出了几样地级灵器,自爆了,直接把那几名阎衣使者给炸个个半死。 这会儿,人还在九号阎城外,激战不休呢。 “薄情?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凌月没想到,这个在九号阎城里大闹了一场的人,竟然是早前避而不见的绝情宗薄情。 听到了那个声音时,男子猛地回过了头来。 他瞪圆了那双,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秋水明眸,睇了叶凌月一眼。 从层层纱布之中,只是一眼,他就看到了那双让自己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眸。 “十三,真的是你!我就知道你没死。”薄情是个真性情的人,他的喜恶全都在一张脸上。 失而复得的这种感觉,让薄情早就忘记了那几个被他打的鼻青脸肿的阎衣使者。 他扑了上去,以阎九都吃惊的速度,抱住了叶凌月。 任由自己的鼻涕眼泪,稀里哗啦,粘了叶凌月一身。 阎九皱了皱好看的眉。 心里衡量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凤三。 搂得叶凌月差不都快断气了,薄情才猛的一个激灵,松开了叶凌月。 “你这样子,好丑,跟个饺子似的!” 叶凌月原本看到薄情,还有几分感动,可听到“饺子”这个形容词时,她心里顿时有一百只怒兽在喷火。 你丫才是饺子,全家都是饺子! “算了,我不会嫌弃你成为这副模样的。都怪阎九那个没用的城主,不好好管教手下。不对,罪恶的源头还是巫重,那小子,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你明明没死,他却骗我说你死了。那小子,是何居心,居然把你藏在了九号阎城里。” 薄情好不容易,才适应了鸿十三变成了这副模样。 他被火焰老妪送回了绝情宗后,也抱着最后的希望,希望能在打听到一点鸿十三的消息。 可是任凭他怎么努力,都没有查到半点鸿十三的消息。 他心中,更加确信十三已经死了,发愤图强,一门心思就想找巫重报仇。 可是巫重神出鬼没,薄情只打听到了阎城是地下阎殿的地盘,就想在这里闹场子,逼得巫重现身。 谁知道,巫重还没看到,却是先遇到了朝思暮想的鸿十三。 只是看看“他”这副样子,再想想自己这阵子的相思之苦,薄情理所当然把全部的账都算在了巫重和阎城身上。 阎九的眼皮子抖了抖,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