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乱了心的两人疗伤 - 神医弃女

第463章 乱了心的两人疗伤

那个足有一人多高的木桶里,不停地冒出热气,氤氲的烟雾,让叶凌月的脸都被蒸红了。 这要怎么开始,她总不能穿着衣服爬进去吧。 “男女授受不亲。”叶凌月没好气地收了一句。 “本座从没把你当女人看。”巫重不急不慢回了一句。 叶凌月有种一头撞死的冲动。 巫重没有半点要走出密室的意思,手一扬,那个冰匣就落到了叶凌月的脚边。 “你只有一天一夜的时间,本座要是你,绝不会犹豫那么久。”巫重还好死不死地,拿起了一旁的茶水,很是悠然地喝了一口。 虽在喝茶,可他的目光,却紧紧盯着叶凌月,即便是不回头,叶凌月也能感受到他目光里带着的火热。 咬了咬牙,她拿起了冰匣,衣服也不脱,直接坐进了木桶里。 打开了冰匣,拿出了涅槃盏心莲,一入手,叶凌月就感到了一股热意。 她下意识地抖了抖手。 下一刻,眼前的热气消散开,她的手被一双打掌握住了。 “你属猪的不成,居然不用元力,就直接用手抓涅槃盏心莲。”看到她手上的纱布,全都被烧烂了,露出了烫伤的伤口。 巫重的怒气,让叶凌月不禁怔了怔。 这女人,能不能再不省心点。 他迅速运起了元力,护住了她的掌。 “我自己可以,你能不能先走开一下。”叶凌月很是尴尬地说到。 巫重扫了她一眼。 目光落在了浴桶里,尽管雾气环绕,可是由于被水打湿的缘故,叶凌月身上的纱布,全都已经浸湿了。 纱布贴着她的身体,勾勒出了一具湿漉漉的美好酮体,虽然这具身体上如今千疮百孔。 巫重喉间一紧,目光深沉了几分,缓缓地松开了手。 巫重的气息一走远,叶凌月松了一口气。 每次遇到巫重那家伙,叶凌月总觉得自己也跟着阴阳怪气了起来。 将身子,藏在了水下,掌中的乾鼎悄然运转了起来。 鼎息迅速渗出,护住了叶凌月的手,她开始炼化吸收涅槃盏心莲的药力。 在鼎息的作用下,涅槃盏心莲的花瓣迅速脱落,变成了一团团火焰色的精华。 随着温热的水,涅槃盏心莲的药力,钻入了叶凌月的体内。 轰,体内,像是由无数的火焰一下子被点燃了。 尽管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叶凌月还是忍不住轻呼了一声。 涅槃盏心莲的药力又冲又猛,叶凌月又是用鼎息提纯,心莲里的药力,迅猛如虎。 包裹着纱布的皮肤,一下子炸开了。 鲜血一下子漫红了水,血管也跟着一起爆开了,坐在了不远处的巫重,身形一顿,几欲起身。 浴桶里,叶凌月强忍着痛楚,始终不肯吱声。 巫重的眸,越来越暗,他凝视着叶凌月。 疼,疼的痛彻心扉,五脏六腑都挤在了一起。 涅槃盏心莲,让肌肤重生的过程,竟然比叶凌月想得还要痛苦一千倍一万倍。 她不禁咬住了唇,一直到尝到了鲜血的味道。 “你究竟想忍到什么时候。”头顶,一个黑影笼来。 巫重恨声低骂了一句,用力擒住了她的下颚,看到了她娇嫩的唇上,因为忍疼咬破的伤口,心中隐隐疼了起来。 不由分说着,巫重将手放在了她的唇边。 已经被疼折磨得快神魂不定的叶凌月,想也不想,下意识,一口咬了下来。 巫重不禁嘶了一口,看着怀中的女子。 他一手扶住了叶凌月,另外一只手抵在了她的后背上,厚重的掌,就如安抚哭闹的孩童般,抚摸着。 叶凌月只觉得,自己体内,注入了一股冰凉的元力。 那股元力,帮她消化着涅槃盏心莲的药力。 纱布,一片片脱落,药力完全溶入了叶凌月的体内。 浴桶里的水,已经被巫重换了一桶又一桶,触目惊心的残皮浮在了水面上。 一直到了第六桶水,叶凌月身上烧伤的皮肤,几乎全部已经脱落了。 她的身上,也已经是不着寸缕。 疼痛消去,意识慢慢回笼,叶凌月张开了眼。 光滑的后脊上,搭着一双手,她猛地一惊,下意识地往身旁看去。 巫重正半搂着她,他的一双大掌,还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他的目光也正凝视着她。 从脖颈到胸口一直往下,审视性的,占有欲十足。 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猫,叶凌月想也不想,一巴掌就往巫重的脸上扇去,早已猜到了叶凌月的想法的巫重,勾了勾唇,反手将她剪在了身后,压在了木桶上。 他冲着叶凌月的耳后,呵了一口热气,声音略带沙哑。 “小月月,都已经一起洗过澡了,你还害羞什么。乖,再忍一会儿,你的脸上的伤口还没彻底治好。” 叶凌月的身上,肌肤已经在不断地重新生长,就只留了一张脸,还蒙着纱布,巫重原本是想替她拆开纱布,进行最后一步的。 “巫重,你个混蛋!”叶凌月赤红着脸,就在说话时,她忽的身子一颤,身体的温度一下子升高了几度,不仅如此,她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流,一下子加快了。 血管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疯狂地蹿动。 不好,难道是涅槃盏心莲的药力太强,在换肤之后,依旧不能完全消耗? 叶凌月不过是丹境的武者,八品的涅槃盏心莲,的确不是她的肉身可以消化的了的。 所以方才巫重,才会用推宫过血的手法,替她散去药力。 她的那一个耳光,也恰好打乱了巫重的动作。 叶凌月是抵死也不愿意让巫重再碰自己,她死命推开巫重,一边同时运起了元力和鼎息,想像早前将酒精逼出体内那样,把涅槃盏心莲的药力造成的灼热感,也逼出身体。 “还逞强自己运气……”巫重意识到叶凌月的举动时,已经太迟了。 涅槃盏心莲是一种奇药,它同时也是一种奇毒。 若是用自身内力逼,只会加速药效。 一股热浪,没顶而来,叶凌月的身子一颤,面色红的很不正常,原本欲推开巫重的手,忽的一变,反客为主,皓臂如雪,轻轻一勾,整个人就挂在了巫重的身上。 巫重身子一紧,目光诧然,再一看叶凌月的模样,瞳重重一缩,意识到了什么。 ~捂脸会发生什么咩,谢谢大家的月票,还有票子,无论是推荐票还是月票,求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