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天生媚骨 - 神医弃女

第467章 天生媚骨

“你的脸上,烧伤最严重,又是最迟治的,还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拆开。”巫重冷冷说了一声。 这个男人,除了第一天,说过几句话后,在叶凌月元力恢复的这几天里,都硬邦邦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叶凌月摸了摸脸,懒得与他理论。 “你的脸,这一次之后,可能会有点变化。”巫重看了她一眼,慢吞吞地说道。 “变化?”尽管对容貌一向不是很看重,可终究是女人,叶凌月听罢,还是有些紧张的。 “反正已经很丑了,再变丑也丑不到哪里去。”巫重继续毒舌。 “滚!”叶凌月一恼,抓切了一团雪,没头没脑,就砸向了巫重。 巫重大笑着,躲开了,气得叶凌月跺了跺脚,不再理会他,拔腿就往山下走。 看着她的背影,巫重不紧不慢地跟着,眼中闪过了一抹深思。 她的脸……为何会变成那样,难道仅仅是涅槃盏心莲的缘故? 不可否认,叶凌月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 但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巫重见过的女子中,她算不得最美的,就连雪翩然,也要比叶凌月稍美几分的,但无疑她是唯一一个让巫重感觉到与众不同的。 只是,那都是之前的叶凌月。 那一晚……巫重的兴心底一热。 那个蜷在了自己的身下的女子,判若两人。 脸,依旧是那张脸,但又好像不同了。 服用了涅槃盏心莲后的叶凌月,换下的又岂止是身上的一层皮。 她就如同脱胎换骨了一般,眉目口鼻,肌肤声音,无一不让人心摇神曳。 仿佛生来媚骨,一颦一笑间,都带着勾人魂魄的魅力,让人不知不觉沉沦。 巫重回忆起了那一日,月色下的那张动情的脸,只是一眼,就让他的心魂都不禁一颤的绝美姿容。 那样的她,就好像迷人的妖,又像是惑人的狐。 连她自己,怕都还没发现这一点。 一想到,再过不久,她就要前去北青,和凤莘那废物朝夕相处,巫重的心中就一阵阵的不舒坦。 凭什么自己憋得都要不举了,都不能碰一下的女人,凤莘却可以堂而皇之的相处。 可不能白便宜了凤莘那小子,就让他对着个“粽子”,巫重没来由的扯了扯嘴,脚步轻快,如影随形跟着叶凌月。 叶凌月一直到了山下,才知道,自己被巫重带到了一座雪山下。 山下一眼看过去,都是雪原,四面八方,也没有任何道路和房屋,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身在何处。 “这里是神落川,这里的冰湖,能化解你身上的你药力。那一晚,因为情急,我就将你带了过来。此处位于西夏平原的北方,大概需要两日的时间。” 巫重已经在了她的身后。 巫重说的两日时间,自然是叶凌月的脚程,那一晚,他心急火燎的带着她来,最多不过用了一个时辰。 “彩儿姐姐她们还在阎城,我得尽快赶回去,前往北青。”叶凌月刚说完,巫重嗤了一声。 “就你这身手,还敢去北青?别忘了早前我跟你说过的,我不满意前,你哪都不能去。”说着,他大手一张,犹如老鹰抓小鸡似的,把叶凌月拎了起来。 叶凌月才想起来,在九号阎城时,巫重好像说过,她的身手实在是太差了,他要调*教调*教她。 叶凌月本想吼几声,忽然想起了什么,乖乖地闭了嘴。 虽然巫重这人的人品是不怎么样,可是不可否认,这厮的实力很强。 不说其他,就连那个已经死翘翘的展峰的蚀元魂链,也是巫重传授的。 这个男人,年纪太轻,身上的秘密太多,就连身怀乾鼎的叶凌月,都是自叹不如。 能被他看得上眼调*教的人,世上还真没几个。 想到了即将前去北青,叶凌月只能是忍下了一口气,由着巫重拎着,在神落川上,驰骋而过。 一直到了一出空旷的雪原上,巫重才停下了脚步。 他手一扬,叶凌月就稳稳当当,落在了地上。 巫重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早前的邪肆,而是一脸的冰冷。 这一刻,他又恢复成了那个杀伐决断的鬼帝。 “把你所有的功夫,都使出来,攻击我,放心,我不会还手。” 巫重鼻间,哼了一声。 不还手,随便打? 叶凌月一听,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她转了转眼珠子。 “若是你还手了怎么办?” 见了叶凌月黑漆漆的眼珠子里,闪着的跃跃欲试,巫重不禁莞尔。 “若是我还手了,我就教你一套功法。” 巫重的功法? 她盯着巫重的那张冷冰冰的金色面具,牙齿早就一阵牙痒痒了。 与叶凌月磨牙霍霍的表情不同,巫重的神情毫无波动,只是掠了眼叶凌月。 倏然间,叶凌月动了。 她身上已经换上了自己的衣物,一件月华宛转的窄口云锦袍,身法一动,一股蓬勃的元力,朝着巫重席卷而去,几乎是同时,她的精神力攻击,也一起袭来。 巫重抬了抬眼皮子。 他脚下,根本就没有移动,只是上身微微一晃。 叶凌月只觉得前方一空,巫重已经躲过了她的双重攻击。 但很快,叶凌月轻吐了一口气,手腕一转,手中多了把星涎匕,多道匕光闪动,叶凌月的指尖,也同时迸出了无数的指影。 却是一下子,使出了她的最强攻势。 看到了叶凌月发狠的攻击,巫重旋即一笑,只见他衣袖微微一动,一股无形的屏障护在了他身前,瞬间将叶凌月的攻击化为了无影。 巫重前后躲闪了叶凌月使出的好几种功法,一直没什么反映,连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巫重坐拥十八座阎城,通晓的天下武学,也是驳杂的很。 一般的武学,他都能立刻认出来。 可方才,叶凌月使用星涎的手法,他却从未见过。 “不打了。”叶凌月也有些泄气。 她忽然发现,自己努力所学的武学,在巫重这个怪物面前,压根不算什么。 这种婴儿和大人打架式的感觉,让她很是挫败。 “生气了?”巫重轻笑了几声,正要走上前去,可就在这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