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凤王的专宠方式 - 神医弃女

第474章 凤王的专宠方式

看到马车时,大夏众人不免精神一振。 众人这几日连日赶路,虽说都是习武之人,可难免还是觉得一路上颠得慌,看到马车时,最高兴的莫过于青碧公主。 她娇生惯养习惯了,如果不是看到有夏侯颀在场,她早就命从律去找马车了。 此时看到了马车,她自然恨不得立刻征用了过来。 “站住,本公主要买下你的马车。”青碧喜上眉梢,马鞭一挥,骑了上去。 哪知道到了那车队之前,车队的主人,行了一躬。 “小老儿的马车,是不卖的。敢问几位中,可有叶凌月姑娘、蓝彩儿、阿骨朵和金乌老先生一行人?” 青碧脸色一垮,这算是什么意思,这只车队,竟然是来接叶凌月的? “叶姑娘一行人,应该还在后头。”从律上前催促着青碧继续赶路。 青碧觉得有些丧气,只能是继续赶路。 人家不卖,她也不能强卖。 好不容易到了北青边境的城池,霜山城。 众人都是疲倦不堪,到了霜山城最好的客栈一打听。 客栈居然被人包了整整一个月,只接待叶凌月、蓝彩儿、阿骨朵和金乌先生四人。 青碧当即就想发火,却被从律拉住了。 夏侯颀意味深长地看了眼从律,不再多说,和大夏的众人,找了一间普通的客栈。 到了夜晚…… “这算什么意思?最好的客栈、最好的酒楼、就连最好的马车,全都被人包下了,真是气死我了。要是让我知道了,什么人敢抢在本公主前头,和本公主作对,本公主一定不会放过她。”青碧憋屈的很。 夏侯颀面色,愈发深沉。 若是没猜错的话,这才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他不笨,这是在北青,一路上,驿站城防众多,能在每一个城都设下了舒适的马车、客栈、酒楼,一路接应叶凌月的,只有那个人了吧。 从律心中苦笑。 看来,叶凌月前往北青的消息,送到了凤府了。 这一路上,所有的安排,只怕都是凤莘的安排。 没想到,凤莘看上去温和,一旦霸道起来,却是霸道的很。 他这分明,是因为青碧对叶凌月无理,才会用这种方式,敲打青碧。 凤莘啊凤莘,我一直以为你这人清冷无情。 如今看来,只是你未遇到让你挂心之人。 若是被你记挂上了,只怕恨不得,连整个天下都捧到了那人的面前了。 只是凤莘的这番苦心安排,叶凌月却没有享受到。 因为在离开了月不落城后,叶凌月并没有按照官道,一路直取北青。 某种程度上,和夏侯颀等人分开,叶凌月还是很乐意的,这就意味着,她不需要束手束脚,可以顺道去一次古森林。 “大人,你是说,你想开发古森林?” 阿骨朵刚得知这个消息时,还很是意外,同样意外的还有蓝彩儿和金乌老怪。 “不错,我已经受制于人太久了,听说古森林幅员辽阔,但因为灵兽众多的缘故,一直没有被开发。有阿骨朵在,古森林里的灵兽并不成问题。” 叶凌月并非什么忠君报国之人,大夏是她的母国,但是夏帝的多番冷待,让叶凌月决心脱离大夏,自占一方,处处受制于皇权的日子,她已经是受够了。 等到她完成了这次的西夏平原的任务,叶凌月就决定辞去大夏的官职。 得知了叶凌月的心愿后,最高兴的莫过于阿骨朵了。 一行人,于是就偏离了官道,抄了近路,前往古森林。 早阵子,由于担心灵兽们在古森林里生活不习惯,阿骨朵已经提前让灵兽们在九阶垩象的带领下,先行返回古森林了。 三日之后,在和夏侯颀等人彻底分开后,广袤的西夏平原,终于消失在了眼前。 前方,出现了一片繁茂的森林。 这一片位于大夏西北和北青东南之界的古森林,也是青洲大陆上,最古老的森林之一。 这里树木繁茂,鸟语花香,人烟罕至,算得上,真正的人间乐土。 到了古森林后,叶凌月也忍不住将小吱哟和小乌丫放了出来。 俩小兽显然,也很喜欢这里。 “花花,吼吼,大紫,我回来了!” 才一古森林的入口,就见阿骨朵几个轻跃,人就如灵猴似的,从地面跳到了一棵足有十余米高的大树上。 中气十足的声音,随风送了出去。 叶凌月和蓝彩儿等人,看着阿骨朵的模样都是一脸的笑意。 自从臣服在了叶凌月麾下后,阿骨朵尽管已经很努力地去融入月不落城的生活,但是已经融于她的骨与血的古森林的烙印,却是无论如何,也洗不去的。 只有在古森林里,她才会展露出她最坦率可爱的一面。 “奇怪,怎么阿花和吼吼它们,没有出来。” 阿骨朵纳闷着。 这时,一阵穿林风吹来。 叶凌月眉头一皱。 阿骨朵也紧张了起来,因为她们都同时闻到了,风里面有血的气味。 “不好!” 阿骨朵心神大乱,如迅雷般,往了古森林里掠去。 “主人?”金乌老怪和蓝彩儿想要追上去。 “你们去外围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我跟上去看看。”叶凌月说罢,让小乌丫飞在前头,带着小吱哟一起去找阿骨朵的行踪。 这并非是阿骨朵第一次离开古森林。 但无疑是她离开古森林最久的一次。 越往古森林里走,阿骨朵的神情越难看。 翠绿色的草地上,到处都是凌乱的马蹄和车轱辘的痕迹,树木被折断,地面上,有不少小兽的尸体。 箭痕,碎裂的刀剑随处可见。 是偷猎者! 阿骨朵的眼中,几欲要喷出火来了。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次离开,竟会让偷猎者有机可乘。 愤怒之余,阿骨朵的心中也明白,这一次的偷猎规模,比起过往的每一次,都要严重的多。 带着惊恐而又复杂的心情,阿骨朵开始循着马匹和车辆的痕迹。 前方的树林里,出现了一片若隐若现的营地。 阿骨朵脚下一蹴,落到了不远处的一棵树上,多年的森林生活,让她对这一带再了解不过。 营地里,正生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