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谁才是真的森林之王 - 神医弃女

第480章 谁才是真的森林之王

陈敏之坐在了紫微垩象的背上,想起了往事。 开疆王陈家,在北青也算是一方贵胄,父亲身居高位,陈敏之又是长房第二子,但在武学修为方面,他没有大哥那样的天赋,但他野心很大,从小就一直想要出人头地,在北青获得一席之地。 他大哥看出了他的心思,恰好无意中从混元宗的一本古籍里,发现了上古百兽教的教派遗址所在地。 陈敏之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就到了古森林,哪知却被古森林的灵兽袭击,险些丧命。 那时候,他遇到了阿骨朵。 坐在了紫微垩象背上的阿骨朵,就如王者一般,从那一刻开始,陈敏之就下定了决定,一定要获得了百兽教的传承。 等了半年,他终于得到了这个机会。 前方,就是紫微垩象的巢穴了。 紫微垩象的巢穴旁,原本长满了高大的芭蕉树,而此时,已经被砍伐一空。 巢穴的正中,有一口池塘,那就是陈敏之费了大气力,用了近半个月时间,建造而成的秘法血池。 池塘里,此时正咕咚咚的发出了响声。 犹如煮沸的水锅,气泡不停地翻滚着,只是里面沸腾的并不是水,而是粘稠的血液。 数百种灵兽的兽血被灌入这口池塘里,空气中,血腥味厚重的让人很难呼吸。 获得百兽教的传承秘法,需要数百种灵兽血和一撮阿骨朵的头发。 此时,整个池塘里,血水已经干涸了了三分之二。 陈敏之站在了血池旁,深深吸了一口气。 那浓厚的让人几欲作呕的血腥味,在他看来,却犹如人间美味一样,甚至于,他还伸出了舌来,舔了舔嘴唇。 他能感觉到,随着血水的减少,秘法血池里的兽血精华,全都一丝丝汇聚在他的四肢百骸里。 靠着这秘法,在短短半个月时间里,他从一名丹境武者,突破到了轮回一道,等到血池彻底被吸收一空后,他甚至可以直接突破到轮回二道。 只要拥有了轮回二道的实力,他就有实力,返回北青帝阙城,参加三年一次的星宿洞冒险了。 “只剩下最后一个多时辰了,从今以后,我陈敏之,就是整个古森林的王者。”等到百兽血彻底干涸时,陈敏之坐在了象背上,发出了一声长呼声。 “陈敏之,凭你也配!” 突如其来的一声厉喝,让陈敏之脸上的笑,僵住了。 他迟疑地转过头来,难以置信地看到了一个女子,从天而降。 “阿骨朵!你竟然还没有死?”陈敏之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清晨的时候,他的亲兵早就回报,山洞已经彻底塌了,里面的一切都烧成了灰烬。 “你当然巴不得我死,告诉你,只要我阿骨朵还有一口气在,你就休想在古森林里为非作歹。”阿骨朵怒斥道。 “啧啧,阿骨朵,你还是那么天真。当初你能把我赶出古森林,那是因为你坐拥传承的缘故,可如今,你传承之力全无,你还有什么资格和我斗。更何况,秘法血池很快就要干涸,成王败寇,已成定居。”陈敏之狞笑着。 “那倒未必,她至少还有我们。” 忽听到一阵嘹亮的呼喝声,叶凌月和蓝彩儿等人冲了出来。 紧随着她们的还有贺家二老。 陈敏之的眼皮,跳了跳,早前狂妄自大的笑容,也消失了。 他忽的摸出了一枚令箭,掷入了天空。 哪知令箭一出,有人的速度比他更快,只见小吱哟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测控翻,一把就抱住了那把令箭,撒着小短腿,很是狗腿地跑到了叶凌月的身前。 “二公子,你可是要召集你的手下。可惜了,他们眼下也自顾不暇。”叶凌月把玩着开疆王府的那枚令箭,似笑非笑。 “二公子,不好了,外面有大量方士冲了进来,他们把营地给……”松方士心火燎燎地冲了进来。 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时,呆在了当场。 陈敏之这才知道,阿骨朵等人也是有备而来,一方面,叶凌月和阿骨朵感到了秘法所在地,另一方面,金乌老怪带着训练有素的一百多名战斗方士和开疆王府的雇佣兵和侍卫们,恶战了起来。 陈敏之脸上,再无笑容。 他的目光,从阿骨朵身上,落到了叶凌月身上。 他看出了来了,这些人,都是以这个脸上包着纱布的神秘女子马首是瞻的。 “罢了,本公子倒是小看了你的能耐。我原本只是想获得了传承之力就算了,也不想再多造杀孽,倒是你们,逼得我不得不大开杀戒。阿骨朵,这可是你自找的。”陈敏之笑的很是阴冷,只见他忽的站了起来,咽喉里鼓动着,发出了一阵贯穿云霄的长唳。 长唳贯穿整个森林之时,阿骨朵的神情骤变。 几乎是同时,陈敏之的气势陡然增强,眼中的杀机,如寒冰般刺骨。 古森林里,发出了一阵怪响。 那声音初时,并不明显,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声音越来越响。 那是无数的灵兽奔跑的声音,无数灵鸟扇翅的响声。 除了小吱哟和小乌丫以外,整座古森林里的灵兽,在同一时间里,接收到了指令。 杀! 杀光这些擅自闯入古森林的入侵者。 杀!杀! 杀光要掠夺百兽教秘宝的入侵者们。 杀!杀!杀! 紫微垩象的眼中,也闪动着疯狂的光色,它忽的长鸣一声,惊人的元力,挟带着强大的威势,席卷而来。 包括贺老大等人顿觉全身咯噔一想,气息顿时紊乱了起来。 “百兽教的终极传承,不好,那是百兽教的五流武学,万兽吼!”贺老大等人,闻之色变。 他们万万没想到陈敏之,利用了秘法血池,竟然在半个月时间里,连这么高深的功法都已经领悟了。 万兽奔腾,古森林整个都沸腾了起来。 在万兽面前,叶凌月几人,就好比蝼蚁一样,微不足道。 “阿骨朵,看在你我相好一场的份上,本公子就让你最好的伙伴大紫送你一程。” 此时的陈敏之,早已没了人的模样,他的双眼,泛着野兽一样的光芒,只见他手臂忽的一挥,身下的紫微垩象犹如一堵巨墙,排山倒海般地压向了阿骨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