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凤府未来的女主人 - 神医弃女

第489章 凤府未来的女主人

“凤莘,我,我还是自己走吧。”叶凌月在他怀中轻声说道,耳边,清晰的听到凤莘的心跳声,扑通扑通扑通,听久了,她觉得自己的心跳也加快了几分。 “乖,你身上还有伤。”凤莘抚了抚她的头发,目光在闹市中扫过,心里念叨着,叶凌月方才说想吃什么来着? 人后,老板娘只看到了两个人影,紧紧依偎在一起,顺着人流渐渐走远。 闹市、喧哗、灯光、树影一下子全都消失了,天与地之间,就只剩了那两个人影,像是要一直走到天荒地老。 老板娘突然觉得,这两人可真般配啊。 她陡然想了起来,凤府? 方才那位说他是凤府的人? 数年之后,当凤王和凤王妃成了北青的一段传奇后,已经成为了北青小有名气的胭脂水粉商的老板娘还会逢人就说。 凤王和凤王妃是她这辈子,见过,最般配的人,哪怕,凤王妃的容貌,迄今不为外人所知。 北青皇宫里,华灯初上时,宫宴已经开始了。 丹宫天女雪翩然在丹宫里等候多时,凤府的马车始终没有出现,等到的却是凤王身体不适,今晚不会出席宫宴的消息。 得到了这个消息后,雪翩然的心中一冷。 涅槃盏心莲送出去后,凤莘就也没来看过他。 那人,凤莘重要的人,是否已经服用了。 雪翩然心中没有底,对于凤莘,她自以为很了解,可这一次凤莘回来后,她又觉得自己一下子对他越来越陌生了。 这个念头,在雪翩然听了青碧公主的那番话后,更加明显了。 北青的这一次宫宴,宴请的并非仅仅只是大夏的代表团,这次的星宿洞开启,同时到来的,还有其他一些大小国家,甚至有一些门派。 作为丹宫的天女,雪翩然是非去不可的。 她精心打扮了一番,面上戴上了华美的面纱,走进了皇宫。 “天女姐姐,你怎么才来。” 青碧公主今晚打扮的很是隆重,玫瑰色的紧身上衣,下罩了一身天女散花裙,整个人看上去,娇俏可人。 和青碧公主不同,天女雪翩然一袭碧霞色的罗裙,发髻上也只有一根素淡的玉翠发簪。 由于心上人夏侯颀也在场,青碧一脸的娇羞,和雪翩然聊天时,时不时就偷偷看夏侯颀的方向几眼。 “丹宫有些事,耽搁了。”雪翩然脸上带着笑,迅速在四周看了几眼,没有看到任何凤府的人的踪影。 凤莘性子素淡,平日就不喜欢参加这种热闹的宫宴,也许就如穆老管家说的,他今日身体不适,所以没过来吧。 收回了视线后,雪翩然拉过了青碧的手,上下打量了她几眼。 发现这位公主,双颊发红,眸间含着春光,虽是和自己说着话,神魂却不知早已飞到哪里去了。 再顺着青碧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见不远处,站着一名男子,男子身形颀长,丰姿玉容,长得很是英挺,不由心中了然。 “五公主今日人比花娇,难道是遇上了什么事。”雪翩然逗趣道。 “天女姐姐,你就别逗青碧了。”青碧害羞着。 “对了,凤王哥哥怎么没随你一起来,听说他身子不舒服,我还以为你会去看他,然后与他一起来。”青碧公主也听说了凤莘没有参加宫宴。 “你凤王哥哥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尤其是他身子不舒服时,任何人都别想靠近他。”雪翩然悻悻地说道。 她原本是打算,宫宴结束后,去看看凤莘的。 凤莘生病时,素来不见人,有一回,从律和雪翩然按耐不住,想去看看他。 还没进病房,一个砚台就飞了出来,他们之来得及听到凤莘异常冰冷的声音。 “滚!” 哪怕是雪翩然贴身照顾凤莘的那几年,也是如此,他寒症发作时,雪翩然都会被赶出来。 青碧听罢,吐吐舌头。 想起了早前洪明月等人说的,叶凌月一到了帝阙城,就住进了凤府,青碧目光闪了闪,拉着雪翩然到了一旁。 “天女姐姐,你可要小心提防了。我听说,凤王哥哥在大夏时,被一个坏女人给缠上了。凤王哥哥回到北青后,那女人也跟了过来,听说她还不要脸住进了凤王哥哥的府里,你身为凤王哥哥的未婚妻,可要多小心了。” 雪翩然一听,神情有些发僵,可旋即,又笑了起来,用手指轻轻点了下青碧的额头。 “你这丫头,平日就嘴碎的很。我相信凤莘不是那样的人,住进凤府,未必就是你想得那层关系,也许只是凤莘在大夏时,受过别人的照顾。” 雪翩然并非是那种目光狭隘的女人。 她知道,凤莘身为凤府的家主,她身为凤府未来的女主人,不能太过斤斤计较。 “就算是住进凤府没什么,那凰令呢?天女姐姐,我可是亲眼看到,那女人拿了凤王哥哥的凰令出来,你要是不信,可以问问从律,他也亲眼看到了,那是真的凰令。” 雪翩然听到了凰令时,面色终于变了,早前的自信,在一点点土崩瓦解。 “从律,五公主说的可是真的?”雪翩然的声音听上去依旧悦耳动听,可是自小跟她一起长大的从律知道,雪翩然生气了。 “翩然,你是想问住进凤府的事,还是说凰令的事?”对于雪翩然,从律一向是无法拒绝的。 雪翩然没有再问,她已经知道了答案。 “从律,你早知道了不是吗?那么重要的人,为何不带到宫宴上让我看看,还是你打算,让凤莘亲自带到我面前?”雪翩然咬紧了牙。 “天女姐姐,你千万别生气,那女人根本就没资格参加宫宴,她甚至还不够资格成为大夏代表团的一员。”青碧不服气道,她还想说什么,却被从律拉到了一旁,到了夏侯颀的面前。 青碧公主脸上的义愤填膺消失了,换上了小女子的娇容。 宫宴,一下子失去了味道。 雪翩然冷笑着,这时,她留意的,不远处有一道视线一直盯着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