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他也有霸道的一面 - 神医弃女

第491章 他也有霸道的一面

凤府内,叶凌月的脑里一片乱哄哄。 夜市里的那阵子脸红心跳,已经成了一片冰冷。 叶凌月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被人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她眼下,只想快点离开凤府。 胡乱收拾了行李,叶凌月才想起来,得通知蓝彩儿她们一声,带着两人一起离开,只是她该怎么说,如今已是深夜,两人应该都已经睡下了。 要是问起缘由,又当怎么回答。 难道说她发现凤莘有未婚妻……她又哪来的资格说这样的话。 她和凤莘,只是朋友而已。 他本就是个温柔多情的人,他的体贴,他的未婚妻未必没有体验过。 兀自笑了笑,一种悲凉感,从心底升起。 一时之间,竟不知该何去何从。 还是躲进鸿蒙天里,将这些喧嚣的琐事,全都丢在脑后。 “凌月。” “夜已经深了,凤王到我房里做什么,还是早些回房休息吧,免得引来他人的闲言碎语。明日一早,我就会带着姐姐、小乌丫离开。” 叶凌月说到“他人”时,语气尤其差。 凤莘本以为自己会很难过,可看到微弱灯光下,叶凌月那番带了几分怒气的脸时,心中反倒多了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一时之间,凤眸宛转,竟是看痴了过去。 叶凌月只觉得脸上多了两道灼灼的目光,见凤莘还不肯挪开,她更气了。 用着手肘就要去推人,虽是气,可也知道,凤莘身子不好,她也不敢妄用了元力,只是使出了全身的气力去推。 纹丝不动。 比她高了快一个头的凤莘,就跟泥塑似的。 这人没事长那么大个,平时看着弱不禁风的。 “你与我之间,从未有过他人。” 凤莘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叶凌月听到那个声音,心中没来由多了一把火。 她用力一推,不管凤莘就要把门关上。 当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她好像看到了凤莘的脸色,刹那惨白,身形也矮了下去,让叶凌月心中一慌。 “你没事吧?”叶凌月听得心中一紧,急忙把门打开了,以为他的寒症又发作了。 紧张地摸了摸凤莘的额,暖暖温温的,哪有半点平日寒症发作时的征兆。 凤莘倏的擒住了她的双手。 手被他抓得牢牢的,叶凌月心跳骤然加快,心知自己被他骗了,气得就要推开凤莘。 可她忽略了,男人和女人的力量之间的差别,凤莘单手扣住了她手腕,将她困在了手臂里,凝视着怀中的人儿。 忽的欺下了头来,压上了她的唇。 冰凉凉的唇,碰触上来时,叶凌月下意识一愣,脑中哗然一声,空白得什么都不剩了。 凤莘的吻,和巫重的不同,他的吻微凉,却很温柔,就如羽毛般,轻轻拂过她的唇。 他的舌上,带着股淡淡的药草的香气。 他的吻,很青涩,但凤莘素来是个好学生,学什么就悟什么,当家主如此,做生意如此,吻,也是如此。 他的舌就如一把刷子,或轻或重地扫过,嘴里酥酥麻麻的,叶凌月觉得自己的身子,软软的,就如一滩水似的。 就连他大步抱起自己,将门关上,将她收拾好的行李丢出了门外都不知道。 一直到彼此都要窒息了,凤莘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叶凌月。 叶凌月的唇,红红肿肿的。 她从不涂抹胭脂,可在凤莘眼中,此时的叶凌月,比涂了任何胭脂水粉都要好看,她的眸子,亮晶晶的,蒙着一层水光,呼吸有些乱。 唇,艳艳的红色,很想让人一口吃了它。 这般模样的叶凌月,偏偏脸上裹着累赘的纱布,愈发显得旖旎妖娆。 被人轻薄了一番,最气人的是,还是被一个体弱多病的病号。 叶凌月说不出是羞恼还是其他,抬起了手,就要打过去。 她抬起的手,眼看就要落在凤莘的脸上,手却始终没有落下,对于凤莘,叶凌月心中,总是存在一分不舍。 她与他的关系,如同好友,但又不仅仅是好友。 与他在一起时,叶凌月是毫无负担的,嗔怒撒娇无理取闹,他总是可以一一包容下。 叶凌月气结,一跺脚,转过了身去,不愿意再去看凤莘。 “凌月,她不是我的未婚妻。” 凤莘叹了一声,手下依旧紧紧将她搂住。 刮干净了胡渣子的下巴有几分扎手,如同一只慵懒的猫那样,轻轻蹭着她的颊。 这般亲昵的动作,让叶凌月浑身发僵,身子一震,想要挣脱,却被他用力锁在了怀中。 这男人,竟也有霸道的一面。 “凤莘,你就是仗着我不敢打你,仗着你自己是个病人对吧!你明知道我把你当成了交心的朋友,舍不得你害病,你就认准了这一点是吧?凤莘,你个卑鄙小人,比任何人都要卑鄙一万倍。” 叶凌月恼火着,在心底和自己说,不错,因为他是个病人,她才没法子狠心退开他,骂他,打他。 对于巫重,她可以又咬又骂,可对于凤莘,任何的骂和打,都好像是落在了棉花上,使不出力来。 叶凌月不知道,她为何要将这样两个风格截然不同的男人,放在一起比较。 明明是那么的不同,可某时候,又如此的相似。 “是,我是个病人,病入膏肓。见不到你时,我害了一种叫做相思的病,总是想着你的音容笑貌。见到了你时,又得了一种患得患失的病,怕你误会,怕你难过,怕你不喜欢这样子的凤莘。叶凌月,我告诉我自己,若是那一日,你就那样丢了福鹤,我就死心,再也不去招惹你。但你把它们又还给了我。是你自己又回到我身边的。我们回不去了,我要你!我要你当我的女人!”他身形高大,这一抱,叶凌月被衬得很是娇小,他低下了头,唇贴在了她的圆润的耳珠上。 他的话,富有磁性,又像是有着无穷的魔力,犹如情人般的摩挲耳语,柔声中,带着几分专横,依稀间,有些熟悉。 “你疯了不成,你有了未婚妻,还招惹我干什么。” 凤莘的话,重重地撞进了叶凌月的心,砰砰跳的厉害。 “那是青帝和鸿儒大师指定的,我从未承认过,要娶,他们自己娶去。”凤莘近乎是无赖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