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神秘的二号洞穴 - 神医弃女

第524章 神秘的二号洞穴

“那一号洞穴呢?” 连二号洞穴都那么厉害,那如果能进入星宿洞的一号洞穴,里面又会是什么? “没有人知道,星宿洞的一号洞穴是什么样子,就连鸿儒大师也说不清楚。也许一号洞穴根本不存在。”温旭遗憾地说道。 这些事,都是他进入星宿洞之前,鸿儒大师告诉他的。 但在温旭询问,二号洞穴里,究竟是什么时,一向不苟言笑的陈鸿儒,神情有了一丝丝的波动。 他什么也没说。 很显然,二号洞穴里的经历,陈鸿儒大师,不愿意和任何人提起。 温旭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了。 温旭的话,让众人的对接下来的冒险,更加好奇。 二号洞穴,造就了北青历史上,最强的方尊的陈鸿儒的星宿洞穴,里面究竟会是什么? 究竟藏有了怎样的灵宝或者灵器或者说是逆天的丹药,能让陈鸿儒发生这般翻天覆地的变化? 贪婪、渴望各种情绪如流星一般,闪过了每个人的眼。 而此刻,叶凌月的心情却是不同的。 温旭的话中,叶凌月听得最分明的是“只有一个人出来。” 能进入二号洞穴的,那可都是天才级的人物,至少也是九鼎方士,连他们都是有去无回。 那也就是意味着,二号洞穴里,凶险异常,能够活着出来的人,寥寥无几。 叶凌月听罢,心中一阵疾跳,羿神破虚弓就在二号洞穴! 可为何,陈鸿儒出来时,没有带着羿神破虚弓一起出来? 种种疑问,夹杂在一起,让叶凌月的思绪很是混乱,她总觉得,遗漏了什么,可就在她试图去捕捉时,脑中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不停地搅合着,让她愈发想不清楚。 手掌被人突然握住了,修长有力的指,将她纤细的手指,包在了他的手中。 凤莘的手,有些微凉,可就是这只带着几分凉意的手,让叶凌月心中的阴霾,一点点散去。 叶凌月愣了愣,迎上了凤莘的眼眸,他的眼底波澜不惊。 叶凌月耳根子红了起来,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无论何时,都不要松手。” 耳边,是凤莘低沉的声音。 他绝不能再让她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否则……没有否则。 心中微微一颤,叶凌月想起了凤莘的童年。 叹息了一声,叶凌月没有再挣脱他的手,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十指紧扣。 不知是听什么人说过,十指是连着心的,叶凌月觉得,此时两人的心,也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诸位,告诉大家这些,只是想让大家更加警惕。二号洞穴里,等待着大家的,可能是从未有过的宝物。和其他几个洞穴不同,二号洞穴一旦进入,玉刻阵就会消失,离开洞穴只能等到三十天之后,或者在洞穴之内,找到离开之法。”温旭的话,就如一记警钟,重重地击在了每个人的心上。 多少年之后,当这只三十一人组成的临时冒险队里,为数不多的幸存者都已经成为了大陆甚至是位面上叱咤风云的存在。 每每有人问起,他们此生最难忘的一次历险是什么? 他们的脸上,就会浮现起一种介乎于喜悦和疯狂之间的神态来,他们会坚定不移地说道。 “北青.星宿洞。” 温旭说罢,就与陈敏之各自取出了半块玉刻。 当两块玉刻合二为一时,玉刻上掠出了三十一道流光,冲入了每一个人的身体内,三号洞穴里,空空如也,所有的人,都消失了。 流光入体的一瞬,叶凌月觉得神识一恍,周围的景物和人都消失了。 可握住她的那只手,却一直都在。 直到脚下再度踩上了地面,三十一人,已经身处在一个陌生的洞穴里。 二号洞穴的景象,让所有人很是意外。 和三号、四号洞穴不同,这里没有南北分开的岔道,有的只是一间石室。 这间石室,和叶凌月早前在四号洞穴底看到石室有些相似,但无疑更大,这就像是一个大型的炼丹房。 一个凌乱的,被废弃的炼丹房。 一口打翻在地的破丹鼎,破碎的丹方,还有无数的废丹。 地面上已经积了层厚厚的灰,让人难以插足。 在炼丹房的一处角落里,静静地坐着一具尸骸。 尸骸早已经风干了,但由于二号洞穴近乎是封闭的,尸骸并没有腐烂发臭,只是尸骸上的水分已经全部蒸发了,那具尸骸就像是一具木乃伊。 尸骸的面貌已经辨认不清了,但从瞪圆的眼珠,和神情看,尸骸像是受了什么重大的惊吓后死的。 在尸骸旁边,几根只剩了皮包骨的指下,有两个字,“不要。” 很显然,这具尸骸还没有写完字,就已经断气了。 那尸骸已经蒙了尘,容貌年龄也已经很难辨认了。 可不知什么缘故,叶凌月总觉得,尸骸有些熟悉。 “叶凌月,你恶心不恶心,一具尸骸还要翻来覆去的看。”洪玉莹那样的千金大小姐,从没有见过这般可怖的尸骸,见了叶凌月还在检查尸骸,忍不住讥讽道。 “闭嘴,没人当你是哑巴。” 叶凌月头也不回。 她小心地检查着尸骸的骨头,确认尸骸不是中毒而死,身上也没有其他致命的伤口。 再看了看他的骸骨,叶凌月大致判定了,这具尸骸的是一名六七旬的长者的骸骨。 “吱哟~”小吱哟在尸骸身旁刨来刨去,从尘土中,刨成了一块小小的令牌。 叶凌月拿起了令牌一看,上面写着“夏侯术”三个字。 “夏侯术,你说他是夏侯会长,这不可能!”看到那块令牌时,仇方士冲上前来。 大夏唯一的一名方尊,方士塔的夏侯方尊,失踪多年,包括龙语大师在内的大夏方士,没有一人知道他的下落,想不到,他居然早已横死在了北青星宿洞内。 “不错,他真的是夏侯会长,我认得这身方士袍。”仇方士和夏侯会长算是旧识,大概二十余年前,夏侯会长就失了踪。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他和往常一样,外出游历去了。 夏侯会长,那可是大夏方士界第一的存在啊。 他的修为,听说也只是逊色于陈鸿儒而已,他都死在了这里……